第二百四十章 圣树崩塌!

而在防住迦楼罗攻击的同时,嗡,光芒一闪,陈少君掌中光芒扭曲,眨眼之间就多出了一张金色书页,那书页熠熠生辉,蕴含了一股大道和规则的气息,其中更是蕴含了一股强大的浩然正气。

“一儒破万邪,一念破万法,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邪法厉害,还是儒道的正法厉害!”

陈少君厉喝一声,毫不犹豫抛出了那页金色书页,狠狠轰向了对面的鬼族国师以及她爆发出来的精神风暴。

儒道即天地正道,是千万年来,无数人心中正直的念头所化,也是天下妖邪的克星。

所谓儒道教化所至,诸邪退散,正本清源,如果说陈少君身上有什么东西能对付鬼族国师,化解眼前的困境,也只有这儒道圣贤留下的金色书页了。

“诸位先贤,请助我一臂之力,破此妖法!”

陈少君的声音响彻整个水底。

这一击寄托了陈少君所有的希望,再无退路可言。

金属书页抛出的刹那,陈少君也将自己全部的精神力灌注到了其中,这是他最强的一击。

“轰!”

仅仅只是刹那的时间,鬼族国师那磅礴的精神风暴就和陈少君抛出的金色书页在空中猛烈的撞击在一起。

两者相撞,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金色书页的力量本来是有限的,就算陈少君每次从中汲取浩然正气,获得的量也是有限度的,然而就在鬼族国师阴邪的念头接触金色书页的刹那,这张陈少君从文道圣树那里继承来的儒道圣物,骤然一暗,随即就好像被激活了一样,瞬间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炽烈光芒,一股阳刚,正直,圣洁无比的力量陡然从金色书页深处迸发而出。

不止如此,当这股光芒迸发而出的刹那,更有一道孔圣的虚影高冠博带,衣袂飘飘,陡然出现在虚空之中。

“儒,儒道?!”

看到那虚空中陡然出现的孔圣虚影,鬼族国师满脸惊恐道,连声音都扭曲了:

“你竟然有儒道圣物,你是儒道弟子!”

在诸天万界所有存在之中,没有任何东西比儒道更让鬼族忌惮,陈少君说的没错,一儒破万邪,不管是生活在另一个空间的鬼族还是邪道,所有阴邪黑暗的力量都会受到邪道的克制。

陈少君自身的修为和境界此时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这种和儒道诸圣相关的宝物面前,就算是鬼族国师也显得微不足道。

“仁!”

“义!”

“正!”

“法!”

那孔圣虚影神色湛湛,只简简单单的吐出了四个字,下一刻,无穷无尽的浩然正气从金色书页中爆发而出,轰,只是一击,那磅礴的精神风暴,立即有如冰雪消融,荡然无存。

不止如此,那股磅礴的力量反震而回,更朝着鬼族国师那缕意识本体而去。

“啊!”

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这至阳至刚的儒道力量面前,鬼族国师瞬间就猛烈的燃烧起来,她附着在圣树核心上的这点意识,和那金色书页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大将军,救我!”

鬼族国师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猛烈的爆炸开来。

——她还是低估了金色书页的力量,在金色书页面前,她连挣扎片刻都做不到,更不用说等待鬼族大将军的救援。

砰,只是眨眼的时间,鬼族国师附着在圣树上的意识立即有如泡沫般烟消云散,彻底蒸发。

这一刻,在陈少君身前,再无任何阻碍。

“就是现在!”

陈少君再不犹豫,猛然飞纵过去,一把抓住了那枚圣树核心,同一时间,无数的根茎从陈少君体内迸发而出,缠绕在这块鬼族圣树的核心上,大股的力量精纯无比,如同江河倾泻而出,统统涌入了陈少君脑海的神木之中。

咔嚓嚓,陈少君脑海中的神木立即以惊人的速度飞速成长,壮大,气息也变得越来越磅礴。

而同一时间,唳,核心受创,那高大的鬼族圣树猛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它的树干以前所未有的幅度晃动,所有延伸出去的藤蔓迅速由银白转为原来的黑色,再以惊人的速度枯萎凋零,化为虚无。

而紧随其后,轰隆,只听一声巨响,水浪四溅,就连鬼族圣树庞大的树干也随着崩塌。

“不好!圣树!”

迦楼罗神色骤变,猛地扑了过去,然而还没有靠近,一股庞大的气劲立即将他狠狠震飞出去。

轰隆隆!

没有丝毫征兆,就在圣树倒塌的刹那,整个鬼族地界的大地猛烈震动,就好像受到某种强烈的冲击一般。

而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

随着鬼族圣树的倒塌,湍急的黄泉猛烈爆炸,一波波水浪冲起近百丈高。

“嗷!”

同一时间,无数鬼猴子朝着圣树的方向发出阵阵凄厉惊恐的嚎叫,砰砰砰,只不过片刻,一头头鬼猴子由内至外,猛然炸裂,而仅仅只是片刻,越来越多初阶形态的鬼猴子尸体翻白,浮上黄泉水面。

黄泉是鬼族的生命之河,无数鬼猴子都是从黄泉中诞生,而鬼族圣树又是黄泉中心,是其精华所在,当鬼族圣树倒塌湮灭的刹那,这些最低级的鬼猴子也受到了致命重创。

“唳!”

一阵阵凄厉的叫声不绝于耳。

同一时间,水浪翻腾,无数冥鱼、鬼鳗、鬼水母……,纷纷拨动着身体,发狂的往外逃去。

黄泉之中一片混乱,没有了圣树和鬼族国师的控制,这些鬼族水生生物不再攻击陈少君,而是纷纷逃跑,圣树的陨灭似乎也让这些鬼族生物受到了极大惊吓。

随着圣树的倒塌,一道道红光从地缝之中冲霄而起,呱,气流涌动,狂风习习,天空中原本成千上万的鬼族凶禽,以及地面上的鬼蟒、鬼猿、鬼狮、鬼狼……,所有生物都悲号起来,纷纷看了一眼圣树崩塌的方向,随即转过头来,一哄而散,朝着远处疯狂逃跑,原本密集的战场顿时为之一空。

“怎么会……,鬼族圣树竟然被人毁掉了!”

河岸上,暗影之刃看到眼前那恐怖的异象,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眼中透出深深的震动。

“是他!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远处,郑知一衣袂飘飘,长发飞舞,他表面上保持平静,但瞳孔深处的颤动却表明了他内心深处有着同样的震撼,丝毫不逊于其他人。

鬼族国师加上圣树,以及迦楼罗和众多鬼族的攻击,这种级别的攻击,就算是郑知一也自问不可能存活,更不用说还反过来击杀圣树。

“他到底是什么人?”

郑知一目光闪动,眼中透着一股深深的震动。

“所有人听令,趁现在赶紧离开!”

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郑知一就反应过来,毫不犹豫下令。

鬼族圣树倒塌,被人彻底毁灭,这在鬼族历史上从未有过,这么大的事情,郑知一已经想象到,接下来恐怕整个鬼族地界都变天了。

所有鬼族生物早已一哄而散,这种时候是离开的最好时机,迟则生变,再不离开,恐怕很快就要面临整个鬼族方面的恐怖报复。

“咻咻咻!”

有郑知一带头,其他人也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纷纷往外逃跑。

“跟上他们!”

几乎是同一时间,万花门大弟子红水仙跟着下令道,她看了一眼身后沸腾的黄泉,眼皮连连跳动。

鬼族圣树泯灭,这一刻,红水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不安。

这里绝不能再留!

“轰隆!”

就在众人逃跑的同时,随着圣树陨落,大地轰鸣,这股震动没有停止,反而一路朝着更远处扩散。

“嗡!”

就在鬼族地界深处,一处地方黑暗笼罩,连一缕光线都射不进去,如同一片无尽的深渊。

“深渊”中一片死寂,只有一颗硕大的古树矗立。

当震动传来,大树底下,一道目光陡的睁开,眼中迸发出比之太阳还要炽亮无数倍的光芒。不止如此,当那双眼眸睁开的同时,天地骤然一亮,冥冥中,无数雷光闪电迸发而出,笼罩整个天地,不过仅仅只是一瞬,所有光芒全部敛去,消散一空。

“是圣树!圣树的气息竟然完全消失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毁掉我鬼族圣树。”

一个洪亮的声音陡然响起,声音中透出深深的震惊。

圣树是鬼族地界之根,当圣树泯灭,整个鬼族地界都会受到影响,所有规则都会波动,只要修为高到一定程度,就一定能够从这大地的波动中感觉出来。

然而关键不是这个,圣树陨落,这可是千古未有的巨变,在他漫长的生命中还从未遇到这种情况。

轰隆!

下一刻,一股庞大的气劲冲天而起,立即朝着陈少君和鬼族大将军所在的方向而去,只不过片刻就消失无踪。

而感受到这道气息变动的远不止深渊的那道强大存在。

“这股气息是国师!”

轰,另一处地方,大地轰鸣,又是一道强大的存在睁开眼眸,望向了黄泉方向。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