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真是真的服气了!

除了点头,就只有赞美!

幺姬选几路剑法的精华部分舞罢,粗气都不带喘的。

她望着张口结舌的二人一笑,拉着李文便朝暗道中走去。

经过重重机关,总算到了。

幺姬打了个暗号,有一小头头过来验了信物,朝二人行过礼便笑道:

“雷龙见过大小姐,少寨主在前厅小室候着,请跟我来。”

说罢便引二人去前厅。

经过聚义厅,当值的人一个个的朝二人行礼,幺姬不停地跟当值的人挥手致意。

李文跟在她后面,感受着什么叫气场。

“我操!这个女的不简单!”

明太祖朱元璋发来语音,显得有些激动。

李文进群去,清空那些扯淡的记录。

李文:“大佬们,这要怎么办?眼下一切都是谜一样的存在!”

始皇帝嬴政:“怎么办?先想办法抽身,什么都应‘好’!回去带他五万人马,杀杀杀!”

汉高祖刘邦:“94,94!一班草寇,难道还跟他们客气?”

汉昭烈帝刘备:“这不可惜了那小娘子?要不同则天妹妹一起,送进群来!”

明太祖朱元璋:“这女的本非善类,可惜个屁!”

南唐后主李煜:“青青蛇儿口?我看也不见得,小娃要脱身,只怕还得依仗她才行。再说了,她又不是皇帝,这破系统又没有邀请入群的功能……”

李文:“本以为有个系统有个群,我可以无敌了,结果……”

始皇帝嬴政:“女人,三足不曾见过,两只脚的遍天下,哎,看你们那点出息!小娃都被你们教坏了……”

汉高祖刘邦:“我赞同杀!但不接受你的乱指责!”

汉昭烈帝刘备:“94,94,抗议!”

明太祖朱元璋:“老始,你他娘的讲的是人话么?小娃用得着我们带?那是一套一套的,和尚我是甘拜下风。”

南唐后主李煜:“能不能说点正经的?人家小娃是来问怎么办的,不是来看你们胡咧咧的!别一个个的只顾扯!”

李文:“好久没禁言了!一个个的都不鸟我了!”

始皇帝嬴政:“嘿嘿,哪敢呀,不是在说嘛……”

汉高祖刘邦:“能不能整点新鲜的,老是禁言禁言的。”

汉昭烈帝刘备:“不带这样玩的,群主,这环境,你不清楚,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呀。”

明太祖朱元璋:“系统是一个,获取外界信息的渠道是一样,群主,不是不帮你,只是基础信息太少了,没办法分析呀。”

南唐后主李煜:“群主,还真没办法分析,你看这女的,明显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对外却是一个风尘女子的形象,武力又是如此高强,辈份也高……”

李文:“我只知道她有问题,却看不出是什么问题。”

始皇帝嬴政:“让我想起个事来了,有本什么书来着,里面有个事跟这有点像……”

汉高祖刘邦:“我也有些印象,莫非是前朝的公主?”

汉昭烈帝刘备:“看那举止,不是公主也得是个王侯家的闺秀!”

明太祖朱元璋:“有些道理,李二不是娶了个前朝的公主么?乱套了,乱套了,全他娘的不按套路出牌!”

南唐后主李煜:“不会吧,无巧不成书?若是前朝的公主,来找李二家寻仇的,那小娃不就危险了么?小娃,你得当心呀!”

李文:“你们扯,马上要到了,我得看看环境。”

听他们讲了一气说废话,想来也是毫无益处,便出得群来。

四下观望,这粗木头搭设的大堂,并不精致,有些地方连水皮(真皮层)都没刨掉。

当值的汉子怕不下半百,一个个拿着各色兵器,看来起孔武有力。

有美女师奶前面开路,一路走来很是顺利,进得一间石室中,里面也是灯火通明。

一个约莫三四十岁的汉子,比自己更是要高出大半个身子。

一身精致的兽皮衬着饱经沧桑脸,一双大而有锐利的眼睛直盯着二人。

起身拱手,动着八字胡须儿道:“师妹,你来了!这位是?”

哇塞,竟然是老乡?

跟自己那是一个口音,李文硬是感到亲切了几分。

“他便是先前那娃儿的头,朝中大名远播的宁轩公子。”

幺姬道了个万福,指着李文说着,回头对李文道:“这位是少当家的薛雄!”

薛雄?这个名字有点熟,李文仔细想来,却又想不起是谁,拱手道:

“宁轩公子见过薛大侠!”

我去,武侠小说看多了吧!竟然叫起大侠来了。

李文一开口,薛雄便盯着他看。

在他看来,这就出鬼了,这小子说是十皇子,可这开口便是一口龙门口音?

“哈哈!有点意思,那宁轩公子有那么大的名气么?一天内来了两个假的。”

薛雄哈哈大笑道。

老子又不是网红,有那么大的名气么?

干嘛都要冒充老子呢?

李文讷讷地问道:“小姐姐,他说有两个假的,还有一个在哪呢?”

“呆子,他说你是假的!”幺姬被李文这逗逼乐得,腰都弯下去了。

“我是假的?宁轩公子有什么可以冒充的?”李文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冒充个皇子来你这土匪窝里看哪把刀快?老子有那么笨么?”

“哎!小子口气还不小,说得也有点道理。”

薛雄皱眉望着李文,像是要把他看穿似的,看得李文浑身不自在。

李文却不理你,朝幺姬做了鬼脸,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哈哈大笑道:“你们不讲规矩,来客一不泡茶,二不上果子,老子自己坐好了!”

薛雄冷眼盯着李文,因为这一切超出了他的想象。

在自己这山寨之中,一个个的不是端着明晃晃的刀,就是拿着枪的,那气氛森严,能吓退不少人。

可这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娃,泰然自若不说,还开始起调子。

他忍不住鼓掌道:“哎呀,不错,调子蛮高的,小子有种!”

“天下毒物,蜂不乱蜇,蛇不乱咬,何况薛少当家的,更是人中之雄?你说我讲的对也不对?”

李文笑嘻嘻地说着,拍了拍椅子上的灰尘,又扯着幺姬道:

“站着不累呀,来,来,小姐姐坐这。”

嘴里说着,心里却在想着,一来你一不分烟,二不摆酒,看来不坑你,那天都不肯!

幺姬看着李文,望着他这调皮倒蛋的样子,哭笑不得。

复一看薛雄,见他一脸黑线地站在那里,心头不禁一颤。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