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轨透醒来之后,卫宫就带着艾丝,罗翠莲,以及龙女仆,库丘林等人离开了方便,让给了夏目贵志和多轨透两个人。

毕竟两个人一脸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说的表情。

卫宫当然不会不识趣。

他们走出房间之后,库丘林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哟,master,这一次的地狱之旅怎么样,有没有遇到强大的对手。”

卫宫淡定的说道:“遇到了一个,不过没有打起来。”

“没有打起来?”

“没错。”

卫宫简略的将地狱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库丘林听罢,忍不住说道:“明明是地狱第一咒怨鬼神,结果什么都不做就把多轨透的魂魄送回来,喂喂喂,这也太怂了吗?”

“怂?不不不,应该说是理智吧。”

卫宫回想起鬼灯的表情和说过的话,否定了库丘林的看法,“那家伙很清楚我们对于多轨透的灵魂势在必得,同时也很清楚我们的实力,所以为了避免地狱在战斗中遭到破坏,主动将多轨透的灵魂交给了我们。”

罗翠莲十分赞同卫宫的看法,“没错,那个家伙鬼灯的家伙实力不错,但他看穿了我们的目的,明智的认为,为了一个灵魂不值得和我们发生冲突,所以才会多轨透的魂魄交出来。毕竟地狱被破坏之后,努力修复地狱的是他们,而不是我们。”

库丘林顿时恍然,“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卫宫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将心比心,如果把卫宫换成鬼灯,卫宫估摸着也会做出相同的行为。

他也不想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类的魂魄,而和一群强大的家伙在自己的地盘发生冲突。尤其是你还不知道这群人身后,有没有更加强大的家伙。

所以卖给对方一个面子,是理智的办法。

只有那种不顾一切的战斗狂,才不会考虑那么多,比如某个爱尔兰的狂犬。

不过这位爱尔兰的狂犬并不知道卫宫心里的想法,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然是回去了,会弑神者的世界。”卫宫说道。

艾丝问道:“不和夏目打一声招呼吗?”

卫宫掏出手机,“在群里打一声招呼就行了。”

说罢,他登陆聊天群发了一句:“我们回去了,夏目,就这样,拜拜。”

随后,他就带着一群人离开了夏目的世界,返回了弑神者世界。

与此同时,撒丁岛。

露库拉齐亚看到群里的消息,忍不住发了一句:“啊咧,老板回来了吗?”

不一会,她就看到卫宫发的消息:“回来了。”

露库拉齐亚:“那正好,赤铜黑十字的小姑娘正在我这里,说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你,不知道老板你什么时候过来一趟。”

卫宫:“那就现在吧。”

下一秒钟,露库拉齐亚就看到自己房间的空气被推开,形成了一扇门,卫宫迈过这扇空气形成的大门,进入了她的房间,来到了她的面前。

“艾丽卡呢?”卫宫环视了一圈,发现房间内只有露库拉齐亚一个人。

露库拉齐亚说道:“正在客房内休息,要把她叫醒吗,老板。”

卫宫不置可否,问道:“她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露库拉齐亚回应道:“大概是因为剑之王的事情吧。”

“剑之王,那个连别人名字都记不住的傻瓜?这么说,剑之王找她的麻烦了。”

露库拉齐亚无奈的笑了笑,剑之王可是弑神者,这个天底下可没有几个人敢认为对方是傻瓜,并且如此直白的说出来。

不过考虑到卫宫的身份和来历,露库拉齐亚并没有太过于意外,“没错,不久之前,剑之王确实找了艾丽卡的麻烦。”

“然后呢?”卫宫问道。

“然后他就被你派遣到艾丽卡身边的赫拉克勒斯给击败了,如果不是弑神者的身体异于常人,大概已经死掉了吧。”

“哦吼,看样子赫拉克勒斯搞了一个大新闻啊。”

露库拉齐亚叹了口气说道:“何止是大新闻,现如今整个魔术界大概已经天翻地覆了吧,毕竟这可是魔王第一次败在了既不是不从之神,也不是弑神者的手里。”

卫宫好奇的问道:“他们难道就不知道,击败了那个傻瓜的人是赫拉克勒斯吗?”

赫拉克勒斯虽然从大力神降格变成了英灵,但也是一位拥有者神性的半神。

露库拉齐亚刚想要说什么,她房间的大门就被人推开了。

艾丽卡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在没有你的吩咐之前,我们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赫拉克勒斯大人的身份,卫宫大人。”

露库拉齐亚说道:“偷听他人之间的谈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小姑娘。”

艾丽卡行了一个淑女礼,“请原谅我的失礼,露库拉齐亚前辈,不过我并非是有意要偷听你和卫宫大人之间的对话,我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结果却不小心听到了你和卫宫大人的对话,仅此而已。”

露库拉齐亚不置可否,不过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反而略过了这个话题,“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艾丽卡的目光转向了卫宫,“刚才有事,不过现在没事了。”

露库拉齐亚会意一笑,“所以,你的目的是我的老板。”

“是的。”艾丽卡不做隐瞒,爽快的点了点头。

卫宫扭头看向了这位深红恶魔,问道:“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艾丽卡单膝跪地,以觐见王的方式说道:“卫宫大人,自从赫拉克勒斯击败了剑之王之后,魔术界就产生了轩然大波,一些魔术结社暗地里和赤铜黑十字接触,希望加入赫拉克勒斯大人的麾下,不知道卫宫大人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卫宫有些意外,“这些魔术结社应该都是那个傻瓜的麾下吧。”

“有一部分是。”

“看到赫拉克勒斯更加强大,所以就想要抛弃剑之王,加入赫拉克勒斯的麾下,他们就不怕剑之王找他们的麻烦吗?”

“所以他们才会暗地里和我们接触。”

“他们就不怕那个傻瓜报复……”说到这里,卫宫忽然也反应过来,“那个傻瓜连别人的名字都记不住,大概也不会在意这些吧。”

艾丽卡苦笑着说道:“没错,剑之王虽然是我们南欧魔术结社联盟的盟主,但他本人其实并不管事,除非和不从之神有关的事情。正因为这种性格,所以大家在看到剑之王被击败后,才想要加入赫拉克勒斯大人的麾下。”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因为大家觉得,如果由一个既不是弑神者,也不是不从之神,却不逊色于两者的强者来统领大家,可能更好一点。”

卫宫笑了笑,问道:“这件事情你问过赫拉克勒斯了吗?”

艾丽卡苦笑说道:“问过了,赫拉克勒斯大人对此并不感兴趣。”

卫宫大手一挥,“既然赫拉克勒斯已经拒绝了,那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拒绝吧,如果他们纠缠的话,你就把赫拉克勒斯的名字公布出去,这样一来,他们自然会知难而退。”

艾丽卡不由一愣,“哎,这样可以吗,如果真的将赫拉克勒斯大人的名字公布出去,说不定会引来其他的魔王。”

“你是说那头老狼。”在卫宫的印象中,最喜欢狩猎不从之神的人只有沃班侯爵了。

在六大弑神者之中,罗翠莲是一个宅女,自从隐居到庐山之后就很少下场,现如今更是成为了卫宫的伙伴。

美洲的那位弑神者沉迷于英雄游戏。

英国的那位黑王子目标是圣杯。

爱莎夫人本身并不擅长也不喜爱战斗。

剑之王那个傻瓜刚刚败在了赫拉克勒斯的手里。

所以真正会被吸引过来的弑神者大概也只有那位最古老也是最肆无忌惮的老狼了。

艾丽卡点了点头,“是的,沃班侯爵最大的乐趣就是狩猎不从之神,数年前为了召唤不从之神,还举行过一次大型仪式,如果让他知道赫拉克勒斯大人的名字,必然会前来。”

“无所谓。”卫宫一点也不担心,“反正那头老狼未必是赫拉克勒斯的对手。”

赫拉克勒斯被卫宫逆转了职介,又学会了霸气和念能力,实力比起库丘林还要更胜一筹,就算是沃班侯爵出现,也未必可以打赢赫拉克勒斯。

但艾丽卡却继续说道:“自从剑之王败给了赫拉克勒斯大人之后,就视赫拉克勒斯大人为对手,如果沃班侯爵出手,他必然会抢先在沃班侯爵之前,再一次挑战赫拉克勒斯大人,最糟糕的情况下,赫拉克勒斯大人可能要同时面对两位弑神者。”

“无所谓。”卫宫还是那句话,“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了这种地步,我会让库丘林出手,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拖住一个弑神者。”

艾丽卡担心道:“如果库丘林大人出手,会不会吸引更多的弑神者,毕竟连续出现两位半神英雄,很有可能会因此弑神者的注意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