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找那个女孩,问问她的想法,打算怎么惩罚这个家伙?”

方浩最终拿定主意,听从受害者的意见。

不过女孩的意见,只是作为主要参考,却并不一定要执行。

白小玉点了点头,扫了一眼那名纹身男子,转身回到了屋子里面。

可是转眼之间,白小玉又走了出来。

“丽莎已经昏过去了,而且浑身烫得吓人,必须要赶快想办法进行救治。

无论失血还是感染,都有可能要了她的性命。”

“也就是说,那个女孩随时有可能死掉?”

白小玉点了点头,并不否认这种可能。

没有遭受过同样的创伤,根本不知道这种伤势有多么凶险,绝不是在身上开个窟窿那么简单。

即便是及时得到救治,却也存在着腹腔脏器感染,需要动手术进行救治的可能。

如果运气不好,就算是经过手术,也有可能丢掉性命。

看似活蹦乱跳的人类,在面对伤病的时候,经常需要听天由命。

在如今这种环境中,死亡几率更是成倍提升。

“既然如此,就不要再为这个人渣浪费时间,直接把他丢出窗外就好。”

方浩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一枪崩碎纹身男子的脑壳,而是决定换一种惩罚方式。

伸手拽着纹身男子,将他拉到了刚刚清理完毕的狗头人房间,然后打开了锈蚀的窗户。

带着淡淡硫磺味道的空气,猛的吹进了屋子里面,隐隐夹杂着一丝凉意。

窗外就是街道,此刻寂静无声。

但是方浩能够确定,就在那些窗后和角落当中,正有一双双眼睛向外窥视。

纹身男子还在挣扎,他的眼睛逐渐能够看见景物,对方浩不断说着什么?

方浩一句听不懂,白小玉却冷着脸没有翻译。

“巴颂,他在说什么?”

方浩没有问白小玉,而是转头询问巴颂,他也能听懂纹身男子的语言。

“他在求你饶过他,表示自己已经后悔,以后一定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

巴颂撇了撇嘴,朝纹身男子翻着白眼,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似乎是想要说,我信你个大头鬼。

方浩笑了笑,转头看向纹身男子,将他提起来放在窗口位置。

男子拼命挣扎,可是面对力量满值的方浩,却根本就无法摆脱。

“既然做错了事,那就要接受惩罚。

那个女孩虽然没死,却也在死亡的边缘徘徊,所以你也应该承受相同的遭遇。

从现在开始,你就应该默默祈祷,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

方浩说到这里,扫了一眼白小玉,对方立刻明白过来。

看向那名纹身男子,将方浩的话复述一遍。

听到白小玉的翻译,纹身男子的身体剧烈颤抖,险些瘫软在地。

他的表情狰狞扭曲,不断的说着什么,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惶恐不安。

“他说……”

“不用说了。”

白小玉刚要翻译,却被方浩直接阻止,因为根本没那个必要。

单手抓住纹身男人的脖子,方浩猛的向上一提,将对方半个身体送出窗外。

就在对方不断挣扎时,方浩突然抽出腰间的开山刀,对着男子的右脚一扫而过。

只听一声惨叫发出,纹身男子已经被方浩丢出窗口。

从三楼落向地面,致死的可能性极高,毕竟这是六七米的高度。

纹身男子倒是有些幸运,只因建筑边缘有花坛存在,他恰好落在了花坛中央。

花坛里没有一朵花朵,而是长满了成片的枯草,给人一种灰败荒凉的感觉。

方浩严重怀疑,花坛就是给求生者们提供缓冲,防止在跳楼的时候摔得脑浆迸裂。

纹身男子闷哼一声,很快又挣扎着爬了起来。

他右腿的脚踝位置,此刻已经鲜血淋漓,根本就没有办法正常行走。

这就是方浩的惩罚,男子捅了女孩一刀,方浩就还给他一下。

女孩生死未卜,纹身男子同样也是如此,拖着一条筋骨断裂的伤腿,必须要面对伤痛和险恶环境的双重威胁。

能否活下来,只能全凭运气。

白小玉等人趴在窗口,看着纹身男人哭泣诅咒,心头却感觉说不出的畅快。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罪有应得。

“要我说,就应该直接打死他,这样的人渣就不应该留。”

巴颂在小玉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

白小玉摇了摇头,并不觉得方浩的处置有什么不对,若是二话不说就开枪杀人,反倒会让人心里感到不舒服。

他们与那名受伤的女孩,彼此之间互不相识,能做到这些已经仁至义尽。

说是帮助女孩报仇,实际上也是为了自己,不想将危险人物留在身边,免得自己也遭受伤害。

故而在不知不觉间,就扮演起了执法者的身份,三言两语就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虽然没有直接杀死纹身男子,可是这样的做法,却跟杀死对方没有多大区别。

甚至在死亡之前,还要承受更多的痛苦和惊吓。

白小玉偷偷看向方浩,感觉这名满身秘密的青年身上,还有着不易觉察的狠辣。

当自己还在考虑,如何才能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方浩已经用最干脆的手段,给了犯错者同样的惩罚。

在这座危机重重的世界,想要活下去的求生者们,肯定避免不了冲突和争斗。

到了那个时候,对待自己的敌人时,方浩估计也不会心慈手软。

不过这样也对,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倘若自己是丽莎,面对纹身青年那样的暴徒,软弱只会让自己受到更大的伤害。

这是个残酷的世界,软弱的人必须要学会残忍,否则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跟随方浩这样的首领,活命的几率也会更高一些。

就在白小玉胡思乱想时,却见纹身青年发出尖叫,挣扎着从花坛里面站起身来。

原来下面的一间窗户,突然伸出了一只怪手,朝着纹身青年抓来抓去。

这只手臂的长度,几乎接近两米,上面长满了黏腻黑毛。

纹身青年起身要跑,却因为脚上受伤的缘故,突然之间跌倒在地。

正是这跌倒的动作,让他避开了长手的抓挠,并且滚落到街道上面。

纹身青年又惊又喜,一边气喘吁吁的向后挪动,一边再次尝试着爬起来。

只见他死死盯着一楼的窗口,满眼都是惊恐,还挂着劫后余生的欣喜。

似乎正在庆幸,自己躲开了怪手的抓捕。

谁料想就在这时,一道白影突然出现,直奔街道中的纹身青年。

就在下一瞬间,一只羽箭射中纹身青年的后脑,黑曜石磨制的箭头从口中露出。

几名打扮如同印第安土著,拖着长长的尾巴,脑袋长着六七根尖角的怪人,从街道的拐角处冲了出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