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不到,戴琳真做不到。

戴琳叹了一口气,掐了法诀。下一刻,他出现在了一个残破的临时驻地中,贝拉的身旁。

“他还是飞过来了。果然还是你猜得对。”蹲在阴暗角落里的一个熟悉的女声说。

“那是!我对他的行为模式都摸得很清楚了。不过这家伙身上的孢子太讨厌,我就闪了。剩下的交给你吧!”坐在角落,另一个穿着斗篷的骷髅法师嘎嘎笑了一声,身上的斗篷突然落地,人已不知所踪。

阴影中另一人影已经站了起来。

贝拉伸手一扬,让整个角落里顿时充满了光明。

“咦!你不是……吉娜?”贝拉看到其中一个人影,惊呼。

在紫色的斗篷下,那张冷艳的脸庞和淡淡的绿色皮肤,不是吉娜又是谁?

但戴琳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这个人或许是吉娜,但绝对不是他的吉娜。不但因为他的吉娜已被他远远地打发去山城“避难”,更重要的,是戴琳从她的年龄、表情和动作细微之处,能看出来这是个更加成熟的未来大成版吉娜!

一看“一人饰两角”的桥段发生,那就肯定是时空守护者搞的妖蛾子没错了!戴琳一阵心累。

不愧是时空守卫者,真会挑时间!

“亡灵是不是你们老板的爹啊!这么上赶子舔它们的光腚?能不能出息一点儿?”戴琳吐槽。

你不是号称“位面守护者”吗?凭什么自己一干亡灵就来拉偏架打我?守护的是哪门子的位面?干脆叫你“亡灵亲儿子”得了!

“这是哪出戏?”贝拉仍没搞清楚状况。

“退后!这人不是吉娜。”戴琳举起波纹双刃斧拦在她的身前,沉声说。

“大吉娜”冷笑一声,也不解释,风行术发动,一瞬间就冲到了戴琳的面前!双手突然化作长长的金属突刺,向戴琳刺来!

若非时间符文让戴琳的思维比正常人快了一倍,他差点没反应过来!

戴琳在千钧一发的关头扔了一棵铜杉树出来,大吉娜的金属突刺直接刺穿了铜杉木,最长的刺几乎都顶到了戴琳的脸上,擦出一道血痕!

大吉娜“咦”了一声,似乎没想到眼前会突然多一棵铜杉树。铜杉树木质坚硬,几乎是可以用来做武器的。差不多也只有这种树才能抵挡得住她的金属刺。

大吉娜心念一动,金属刺消失不见回收为法力,另外一只手撒出,三道金属箭飞出,两只被戴琳躲过,第三支却正好扎在他的屁股上。戴琳一个踉跄,回手扔了她一只烈火椒。

戴琳绕着铜杉木向大吉娜砍去。但大吉娜的身法远比戴琳快,近程攻击模式下,大吉娜对上戴琳的优势几乎是碾压式的。

只见吉娜的身法诡异如风,转得戴琳的眼睛都跟不上来。她手上的金属长刺更是亦虚亦实,随起随收。戴琳连如何抵挡都不知道,很快就被刺了四五个洞,浑身都是鲜血。什么南瓜护甲、防护背心都如同纸糊一般,

贝拉急得不行。虽然她尽力给戴琳连放了好几个增益和治疗,但仍然不能改变战局。

“斯塔克,我来帮你!”看到戴琳完全没有还手的机手,贝拉也顾不上太多,高喊一声,召唤出手中的“圣剑”,就朝大吉娜砍去!

大吉娜一声冷笑。身形在贝拉身旁转了一圈,闪过贝拉的圣剑,揪住贝拉的领口,将一根巨大的金属刺捅破了贝拉的“真言之盾”,瞬间刺入了她柔软的腹部……

“不!”戴琳目眦欲裂,冲上来一斧劈向大吉娜。大吉娜轻轻一笑,不与戴琳争锋,反手将贝拉推到了戴琳的怀中。

戴琳双手颤抖地抱起贝拉。

贝拉脸上浮现一丝痛楚,眼神已经有些涣散。戴琳看她微微张着嘴巴,似乎想对戴琳说对不起,却再也说不出口……

虽然戴琳吐槽过贝拉,但她的确真正将优雅坚持到了生命的尽头……

戴琳轻轻用手盖在贝拉的眼皮上。下一刻,贝拉的身体被他收进了无光之罩中。

“想尽一切办法保住她的生命!”戴琳的神念匆匆对小棋子说了一句话,便收回神念,盯紧眼前的大吉娜。

“来,我们好好打一场。”戴琳说。

☆☆☆

在离中军不远的临时营地里,主持夜袭的瑟普拉斯亡灵大法师半闭着眼静静地在想着心事。一个雷鸣般的声音却突然在帐外响起。

瑟普拉斯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顶着两只牛角,足足两米四五的巨型牛头人撩帐篷走了进来,呼哧呼哧地坐在亡灵大法师旁边,看到桌子上有一杯水,也不管是不是瑟普拉斯的水,直接接过就一通牛饮,喝了个底朝天后说:“乔恩逃了没抓住!我就说你们当时应该请我和我的孩儿们去中军!人类那些废物,我雷兽部队一个冲刺就踩平了!”

瑟普拉斯静静地看着他喝完那杯水,微微一笑。这水本是他的饮料,里面添加了非常高浓度的,班农开发的“亡灵毒素”——瑟普拉斯平常把它当作提神的饮料喝。但这东西对生命……

反正是这头傻牛自己要喝的。

用枯瘦蜡黄的手指拨弄了一下他仅剩的几根白发,瑟普拉斯说:“这么说,皮埃罗死了?”

牛头人酋长咧嘴一笑,从背囊里掏出一个圆滚滚的人头扔到桌上。

只要那个人头形容消瘦,眼睛怒目圆睁,脸上肌肉扭曲,似乎临死前受到了巨大的痛苦。

正是皮埃罗。

可笑他抢了一辈子功劳。最后因为要抢功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这个各方面的混蛋在人生最后关头居然难得硬朗了一把,提出要和牛头人单挑决斗——

酋长先是用雷兽从他身上踩过,然后掉转头再踩第二遍,第三遍……

瑟普拉斯默默地看了这个人头一眼,叹了一口气:“这位可是亡灵的老朋友啊!没有他,我们亡灵不能取得这次胜利。乔恩走就走了吧。这种人不重要。雷角酋长,辛苦你了。你们的功劳,我一定算上。”

“你说的哦!”牛头人酋长大为满意。他来这里,其实不过是想为他没追上乔恩而找借口,不料对方根本没有和他计较的意思,顿时心情大快。

又扯了两句,牛头人酋长急着继续去搜刮拜军的军资财物,于是很快就告辞,留下瑟普拉斯继续想他的心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