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100年7月15日深夜。

战后7号重建区五华市复兴大道朗庭国际娱乐会所。

微醺的顾海涛因为有事单独离开包厢。

他走到停车场打开皮卡的车门,但他刚坐下身后忽然冒起个人,用一道钢丝狠狠勒在他的脖子上。

顾海涛反应极快的用左手扣住钢丝,同时拉动座椅调节把手,试图躺倒自救。

但对方用膝盖死死顶着椅背,双臂猛错。

锋利的钢丝就将顾海涛的手指连带喉管切开。

这种情况下顾海涛依旧头脑冷静且悍勇的发动汽车,一脚地板油,皮卡轰的声撞上前车,绑匪身体略失控。

趁这个机会顾海涛右手后翻,拽住那厮的右耳用力扯动。

他知道自己今天大意了,但他要看看杀自己的是谁!

可凶手极其强壮也极其凶猛,他忍着耳朵要掉的剧痛双手猛再发力。

咔——钢丝便直接顶上顾海涛的颈骨,鲜血顿时如喷泉撒满整个驾驶座前。

顾海涛最后只看到凶手收回钢丝时,手腕上的蝴蝶纹身,和他破旧棉麻手套下露出的左手是个四指。

那根小拇指连根都被什么东西削掉,形成个极其好辨认的平滑切口。

接着他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重生*****

三年前。

新纪元97年7月15日上午9点。

五华市铁道街某民房。

23岁的顾海涛从梦中惊醒,一摸脖子,没有伤口。

再看环境,发现这是自己听从警司司长杨廷辉的安排,初入朗庭时租的住所。

三年一梦,死而复生的顾海涛顿时浑身冷汗的骂了声:“淦!”

因为他实在找不到语言表达自己此刻的感受了。

几分钟后顾海涛走进简陋的淋浴间,热水淋漓而下时,他仰着头闭上眼琢磨起来。

我确定快乐水的出货人不是老板魏宏昌,而是他的对手李荣华,并利用自己的资源摸排到对方工厂。

然后我在当天下午,将情况向长官做了证据详实的说明。

结果晚上我就被杀。

这种情况是巧合吗?呵!

反倒是被杨廷辉形容的面目可憎的魏宏昌,却是个仁义厚道,且极有担当的人物。

再想到老魏的为人,顾海涛不由遗憾。

“这是最后一个江湖老炮,是个能让警察都心折的爷们啊!”

顾海涛记得清清楚楚,从今年开始,也就是纪元97-98年间正是魏宏昌的鼎盛时期。

但从99年起,魏宏昌就遭遇了诸多麻烦。

警司杨廷辉,毒枭李荣华,城北姚家,乃至市政议员沈某,都成魏宏昌的敌人。

另外他手下的陆明陆成也都反水。

起因应该是他动了待规划区重建这块蛋糕。

但这件事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内幕呢?

顾海涛并不知道。

因为他在98年还没混出头,等陆明陆成被收拾后,他才崭露头角,也才真正开始了解老魏。

顾海涛这时又想起个事。

这几天应该就是号称朗庭战犯的陆明带队为老板和李荣华的人争开发权的日子。

结果陆明不仅仅临阵退缩,还拉着自己的好友阿胜给自己挡了一刀!

要不是老板的司机叶斌带人赶到,阿胜就不是丢只手那么简单,最恶心的是,陆明这个王八蛋事后竟都没看过阿胜一次,更别提抚恤了。

想到这件事顾海涛就对阿胜充满内疚。

过去的他,因为长官意志为了崇高使命,甚至还要违心的去拍陆明那个人渣的马屁,必须无视弟兄的苦楚。

但现在。。。

长官可疑,我得换个活法自己干!

另外我还得救阿胜和帮老魏!

想到这里顾海涛胡乱擦了下身子,套上T恤,拿起手机便联系大名王志胜的阿胜道:“人呢?”

“啊?”王志胜懵懵的,显然还没睡醒。

“我回来了。”顾海涛对兄弟其实也是对自己说。

那头立马更懵:“你去哪儿了的?昨天不还一起喝酒的吗?”

他们本住一起,就在处脏乱的大院内。

隔壁很快响起拉门声,一个顶着鸡窝头的年轻人窜到这边猛踹门,骂骂咧咧说:“在隔壁还打个几把电话!你是不是还没醒,我和你说,你昨天喝多可带劲了,回来抱着路头的狗叫爹!”

这个贱货!

顾海涛直接给他一脚。

这时另外一间门打开。

邻居林耀走了出来。

同样是年轻人,当过兵的林耀身材高高大大,衬的边上的王志胜就像根棒棒糖似的。

林耀皱着眉头,但客客气气的说:“海涛,我妈身体不好,你们声音稍微轻点。”

顾海涛这才想起,林耀的母亲有重病,并在今年就会去世。

然后林耀就不知所踪了。

顾海涛赶紧道歉:“不好意思弟兄。”

“没事。”林耀客客气气着,高大的身材忽然就弯了下去,他准备返回屋,但顾海涛又叫住他:“阿耀。”

“啊?”

顾海涛从兜里摸出仅有的五十元递去:“给阿姨买点东西补补,不然就先将拖着的房租给了,免得那老娘们又跑来说难听话。”

林耀顿时僵在那里。

别看他当过兵,其实性格很腼腆。

也可能是自尊吧。

反正顾海涛没见林耀和任何人开口过,据说他靠在城南的次等辐射区里捡废料给回收站,来养活自己和给母亲吊命。

顾海涛把钱塞去他手里,道:“拿着,什么时候方便再说。”

“我。。。”

“脸面重要,还是阿姨身体重要?都是年轻人,谁还没遇到过坎,谁还熬不过去似的!再哔哔我看不起你。”顾海涛骂道。

林耀闻言重重的点了下头,用力保证:“我会还。”

“那当然,我是帮你,又不是在可怜你!”顾海涛极其有情商但也极其硬的道。

林耀听这话反而笑了。

还别说,这家伙笑起来挺帅的,但顾海涛自认他比自己还差那么一点点。

从头到尾看着这件事的王志胜眨了下眼睛,忽然掉头就往自己屋里跑。

顾海涛立马猛窜过去。

林耀正不解,顾海涛不知道从哪里抠出两张二十,还挺讲道义的只取一张。

王志胜呼天抢地:“你特么做好人也不能回头抢我的呀。”

“你和阿耀是不是弟兄!”

“是。”

“那我借阿耀三十,你出二十有没有问题?”

“好像没有问题。”王志胜只好这么说,但总觉得憋屈。

也就在这时顾海涛的手机响起。

他一看,来电是陆明。

顾海涛刚按下接听键,那头就响起声骂:“你特么聋啊,半天才接老子电话。”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