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刀抵住秦守征的这个人相当的孔武有力,一条胳膊都有寻常人的腿粗。

秦守征被勒的几乎喘不过气。

而头顶三楼就是温暖的灯光,那是他的家。

接着秦守征便感觉有人摘掉他身上的枪和手机,说:“放了吧。”

“呵。”对方立刻松手,但这声笑里充满了对秦守征的轻蔑。

秦守征被松开后惊魂未定的看向这两人:“朋友,什么来路啊?”

“让你说话了吗?”之前下令的那个瘦子提着他的配枪摆摆头:“上去吧。”

秦守征!!!

“能在这里堵住你,还琢磨什么呢,再墨迹直接先崩了你儿子。”对方话音刚落,楼上阳台有个孩子问:“叔叔,我爸爸回来了吗?”

“就在楼下,马上上来。”有陌生人道。

瘦子带笑问:“怎么说,要不要将他丢下来啊。”

阴暗的路灯下这个人看上去温文儒雅,声音也很平缓,他说出的话却如用枪抵在秦守征的心口那样的可怕。

秦守征没得选,只能上楼,同时心里惊疑不定的想对方是什么人,要找自己做什么。

进屋后他看到一男一女陪他的妻儿坐在那里。

男的很不显眼,就好像寻常路人。

女人也是。

秦守征的老婆见老公回来,慌张的道:“你,你朋友找你。”

秦守征五岁的孩子也扑来喊他。

前后几人都没动,只默默的看着,秦守征沉默了下,抱起和拿着新玩具叽叽喳喳的儿子道:“你和妈妈去房间,爸爸和叔叔阿姨有点事要谈。”

那女的起身道:“我陪你老婆孩子吧。”

“房间里没有电话。。。”

秦守征话没说完,那个瘦子道:“要不,让这位去陪你老婆?”

壮汉嘿嘿起来:“他老婆长得还不错。”

秦守征听到这句话猛回头,死死盯着那个壮汉,这会儿他看清楚了,这厮留着短寸,颈部还露些纹身,一双三角眼里戾气十足。

按着秦守征的经验,这分明是个地面上的混混,而这种人是最没底线的。

但是。。。

“怎么?要记住我的样子找你连襟的麻烦啊。”对方进一步羞辱他道。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阴沉着脸的秦守征却笑了:“呵。”

他在警队混了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

秦守征盯着这个壮汉一字一句的道:“你们登门堵我,无非是想我办事,要是你动我的家人,那事办不成你们还得响,不是吗?”

对方一愣,秦守征直接开骂:“草拟吗的,就你这逼样也是个谈事的样子?再说这事轮到你做主?”

壮汉顿时涨红了脸,秦守征冲妻儿道:“你们进去吧,什么也别做。”

等妻儿进去后,秦守征看向瘦子:“说吧,要我干什么,我认了。”

瘦子道:“你这样,我都不太放心了啊。”

“我家人都在你们手上,不放心的是我才对。”

“好,和聪明人我就不废话了,你妻儿必须和我们走,你只要听话,我保证没人动他们。至于具体什么事,你等电话。”

“我没法讨价还价,但你们记住,如果你们动我妻儿,只要我不死,我一定找你们杀你们全家。”

“没问题。”

“要针对顾海涛?”秦守征问。

瘦子不屑的一笑:“他算什么玩意。”

正这会儿,秦守征的手机忽然震动,瘦子低头看是顾海涛发来的信息:速回警署。

“给。”瘦子将手机直接递来:“打电话问问他什么事。”

秦守征接过手机时,壮汉在边上忽然挺找场子的来了句:“放聪明点。。。”

“草拟吗的,你最好别说话。”秦守征藏着口恶气,斜着眼睛冲他道:“能不能不降低你同伙的逼格,能不能?”

对方顿时炸了,直接拔枪对准秦守征的脑袋,秦守征躲都不躲的看着他,脑海里忽然想起阿胜和他说过的一件事,那时候顾海涛对着陆明枪口说过句话。

于是他有样学样的道:“枪在手都不敢响,那你装个几把。”

这下不要说壮汉,瘦子都迷了,秦守征这老油条居然这么硬?

他今天是被那个狼崽子顾海涛附体了吗?

秦守征随即摁下电话,顾海涛那头很快接起,秦守征盯着瘦子,观察他的表情,口中道:“涛哥,怎么了?”

“今天辛苦点,来警署加个班。”

“没问题,不过具体是什么事啊?”秦守征试探问,顾海涛现在是非常信任他的,也就顺口道:“是阿耀上次找到的那个装甲车的事,我们去把其他装备起出来。等会咱们一把可能也来,你们表现都好点知道吗?”

“明白了。”

切断联系后,秦守征死死盯着瘦子:“你们冲这个消息来的?”

瘦子不由失笑:“这会儿还是紧张了啊。”

顾海涛将事情说出后秦守征确实有些紧张了,因为对方为查“武库”而来的话,他能为对方做的也就到此为止了,那么。。。

但瘦子道:“找你不是为这个。”

秦守征松了口气,随即心又提起。

因为对方的口气很大,大到既不是冲顾海涛,也都没将纪元前武库这种能引动军警暗流的事放眼中,那么他们所图到底是什么呢?

而事后,自己和家人能活吗?

秦守征迷茫忐忑但强自镇定之际,瘦子又道:“但是给他们顺手添个堵也行。”

说完他就低头用自己的手机发了个信息出去。

*******

此刻。

重建八区,虹桥机场。

一行人正在登机处。

大翔和周成两人跟在队伍里。

等着登机时,周成就和大翔羡慕的道:“有钱真踏马好,你看看梯子上那空姐。。。”

大翔心不在焉的嗯嗯着,拿手机在翻消息。

因为小雅昨天到现在一个信息都没来过。

要说大翔多喜欢她,不至于,那不就是个泡友和提款机吗?

可是小雅这一失联,大翔心里就有些不得劲。

想想,他再发个信息过去:我出发了。

对方,依旧没回。

踏马的,死了?大翔又道,还是没回。

大翔心里越发的火,这就找借口去了趟卫生间,躲进去后他猛射语音,电话,结果依旧石沉大海。

蹲在坑里的大翔顿时给气的,暗暗发誓回来后弄个突袭,只要那个贱货敢在外边有人,他就弄她一顿再弄点钱出口恶气再说。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