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可别恬不知耻的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得不说他二皇兄真的超级的小气,一个称呼他还那么那么冷酷的看着他,那眼睛就是没把他盯穿就不错了。

战云景想说什么来着,就听到战云溟那淡淡的一句“以后再喊试试看”

瞬间他啥话都不想说了,心累啊,从小一块儿长大都比不过他认识几天的洛家千金,真的,挺心累的。

洛芸烟看到战云景那憋屈到不行的模样,突然对着他笑了笑,“你们要是没啥事的话待我这儿又不好玩,干嘛呢?”

“嫡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溟王殿下和三殿下来我们丞相府是作客的,嫡姐为何要把两位殿下爷给赶出去呢,这连一杯茶都不奉上,真是有失礼仪了。”

洛芸烟的话音刚落,庭院里就响起了更加违和的声音,只见洛芸璃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进来。

她的确是称得上京都第一美人,真的很美,但心肠歹毒,洛芸烟不否认她是京都第一美人,但是绝对是否认她是善良的,就这样的奇葩也配做什么溟王妃?

洛芸烟:“……”

洛芸烟理都不想理她,就把她的话当成耳边风好了,她依然自顾自的弄自己的花,完全把洛芸璃当成空气

洛芸璃见被洛芸烟无视了也不生气,而是笑盈盈的看着战云溟和战云景将刚才沏好的茶给端了上去,“两位殿下爷,这是上好的西湖龙井,虽然也不是什么很好很好的东西但这是芸璃的一片心意,希望两位殿下爷不要嫌弃。”

洛芸璃要给他们奉茶没什么,但在这之前为何还要奚落她?这个女人还真是不放过一丝一毫让别人讨厌她的机会啊。

她本来就不想给他们喝什么茶,她自己都还没喝呢,洛芸烟脸上挂着说不出来是什么的笑意,那感觉还真是让人觉得刺骨,有点阴险的味道。

洛芸璃就看到她手里拿着花瓣眼睛凌厉的盯着她冷嗤了一声,说道:“献殷勤都献到这里来了,你也是蛮拼的,不过我想二妹应该还心存侥幸是吧,呵呵~”

洛芸璃保持最良好的姿态笑着,她不跟洛芸烟这女人一般见识,她不就是想看到自己在战云溟的面前失态吗。

她偏不!就算得不到他的喜欢,可是在他的面前洛芸璃不愿意有一丝一毫的差错,洛芸璃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嫡姐,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因为溟王殿下来了所以才过来的,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就你这个地方我还嫌弃呢。”

不知道为什么战云溟的脸色很不好看,听到洛芸璃那话的时候直接冷笑出声:“呵!”

洛芸璃听到那声冷笑心里凉了凉,身子僵硬脸色也很难看,她并没有得罪战云溟吧?

“嫡姐,我可以坐吗?”

“我不让你坐你就不坐?”

洛芸璃:“……”

众人:“……”

洛芸烟这嘴皮子功夫还真是有点了得,她不说什么就把洛芸璃弄的尴尬的不得了。

战云溟抿唇带着丝丝的笑意看着这出戏,不对,这应该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战云景很鄙视洛芸璃,虽然他承认洛芸璃很好看,可再好看也不及洛芸烟的一根头发。

洛芸烟那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纯洁百合花,而洛芸璃嘛就是像那天仙子一样有着邪恶的心。

战云景笑笑不说话,倒是品尝了一下西湖龙井,这闻着有一股非常浓郁的茶叶清香。

饮之非常香甜可口,但入喉微干,令人越发口不能止,欲罢不能,可以说味道是很好的。

洛芸璃也没管洛芸烟是什么意思,就算故意让她下不了台她也有办法化解,“你看,嫡姐你可真是会说笑,就会拿我开玩笑,不过嫡姐在外多年,到底是在做什么?为何现在突然又回来了?”

说着洛芸璃就找了一个挨得战云溟很近的地方坐下,看着她坐下的位置洛芸烟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没什么表情也没有什么情绪。

洛芸烟将花瓣装进了一个花篮里这才叹了口气说着,“你看有的人呢,就是有点太不知道脸在哪儿了,你说这黏着黏着有什么意思?你就是那和蟑螂共存活的超个体,生命力腐烂的半植物。”

洛芸璃完全不懂后面一句是什么意思,就感觉她像是说了什么天文一样,洛芸璃呆愣了一下问着,“什……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没什么事的话你们都散了吧。”

洛芸烟这冷冷淡淡的态度真是让洛芸璃怒火中烧,如果溟王可以到她这里坐一坐的话她绝对高兴的不得了,可是……

所以她很妒忌也很生气,洛芸烟如此不知道珍惜那么好的男人,她觉得心里好难受,说出的话也自然有点针对她了,“嫡姐,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过分吗,溟王殿下好心好意来你这儿你却要赶他走?”

“要知道他可是溟王殿下不是别人,溟王殿下好不容易来一次嫡姐你这样甩脸你不觉得有点过分?”

洛芸烟淡淡的瞥了一眼洛芸璃,喜欢一个人固然好,可人家不喜欢你,那就别那么恬不知耻的。

洛芸烟嘲笑的是洛芸璃的自作多情又得不到什么回报,莫名的洛芸烟就讥笑了一下,“我知道他是谁不用你提醒,我没你那么眼瞎,我现在很困了想睡觉可不可以?嗯?可以走了吧,不走也行,在这儿待着吧。”

这个女人还真是把战云溟当成大佛了,可是在她这儿可不是什么大佛,只能是瘟神。

“你——”洛芸璃真是一句话都跟她说不了,总是逮到机会嘲笑她,她知道洛芸烟还在记恨自己,可她现在都已经要成为溟王妃了,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洛芸璃气的脸色都成猪肝色了,如果洛芸烟再这样继续说下去她可能要暴走了。

战云景本来也打算看好戏的,不过一看到洛芸璃那表情战云景心里莫名的觉得特别的滑稽,不过他一直都听说洛芸璃知书达礼啊。

战云景撞了一下战云溟的胳膊小声的说,“二皇兄,你说这是啥情况?”

战云溟幽幽的看过去,他那冷峻的脸给了战云景一个刀削般的表情,淡漠又无情,那意思就是说:你现在最好不要跟我说话,烟儿都没跟我说话,觉得心痛!

战云景僵硬的笑笑,转过头唇角勾起一抹大大的弧度望着洛芸烟怪模怪样的说,“本殿下倒是挺好奇你们平时也这样说话的吗?毕竟是亲姐们,这样说话是不是有点……针锋相对?”

洛芸璃不想让战云溟误会,所以赶紧的就去解释,那清澈的眸中带着一丝丝的焦急,“不……不是的,我们平时很亲密的,三殿下可能误会了,溟王殿下你也不要误会了,其实我跟嫡姐的关系很好的,只是没想到嫡姐她也喜欢你……”

说着洛芸璃就低下了头显得很委屈也很楚楚可怜,眼中的泪水打着转。

让人见了都忍不住的怜惜啊,这模样真能去当演员了,不过洛芸烟不在乎她要干什么。

战云溟从洛芸璃进来之后就一直不说话,他就一个劲的盯着洛芸烟,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在他的心里都想开了一朵花一样,让人觉得心暖暖的。

洛芸璃的那句“嫡姐她也喜欢你”的确是让战云溟的心暖了一下,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为了让烟儿高高兴兴的他打算帮她解决闲杂人等,战云溟自以为这样会逗的洛芸烟高兴。

所以就很喜悦的握住了她的手,“烟儿,既然父皇已经下旨那么你就搬来王府住吧,一来我可以照顾你,二来你可以不受那些俗事的骚扰,三来我们也可以……”培养感情!

凝霜神情一愣的抬头,心想这个溟王殿下真的就是战云溟?他就真的是那个冷酷无情、杀人如狂的战神?

可他怎么对小姐那么的好那么的温柔啊,凝霜表示有点接受不了啊,感觉……溟王殿下在分裂成另外一个人啊,好可怕啊!

凝霜正还想着战云溟是什么目的的时候就听到一声特别激动的声音。

“那怎么行呢!”

比洛芸烟自己还激动的人是洛芸璃,一听到洛芸烟要去王府她就忍不住的妒忌。

本来应该嫁给战云溟的人是她才对,战云溟那一记冷眼让洛芸璃缩了缩脖子,再也不敢去看他,她知道战云溟是在警告她,可她就是不服气。

心里真的特别的痛恨洛芸烟,她仿佛有一颗时间希望自己就就是洛芸烟,因为那样的话她就可以嫁给战云溟了。

洛芸璃舒了一口气微笑着:“溟王殿下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说嫡姐这不还不是王爷的王妃吗,这要是贸然的住进去,恐怕不太好吧,这样会让她的名声不好听的。”

战云溟那乌黑的头发,散在两肩深黯的眼底充满了愤怒,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他的身上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直直的投向了洛芸璃。

这才冷淡又沉稳的说,“关你什么事?烟儿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说什么就是什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