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正大光明来王府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那还不得把小姐愁死啊。

凝霜真是为小姐感到哀愁啊,她摇摇头叹息着说:“小姐,你最近不是一直都在找药草吗,我听说溟王府有一间制药房,里面的药草都特别的珍贵,有时候那些小姐少爷也都会求着王爷给他们一些药草,这些药草好像都是赤魅管着的。”

药草?战云溟有吗?如果他有的话找起来不是很简单吗,洛芸烟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看着凝霜问,“你怎么知道如果他王府里面有药草的?那我以后如果想要药草的话那还得去求他?”

凝霜真是哭笑不得,那还用求着给啊,只要小姐说一句话估计这天下也不在话下,何况那些药草,“小姐,你只要嫁给溟王就好了,以后里面全部的药草都是你的了。”

洛芸烟对凝霜的话只是强颜欢笑一声:“呵呵!”

“小姐,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老头儿赶下山的,老头儿可说了啊,你要是再浪费他的宝贝药材他会跟你拼命的。”

“你要是再不认识这些药草的话,老头儿是不会让你回绯烟宫的,所以趁这个机会就跟溟王好好学习学习吧,溟王在医术方面是很有造诣的,不比孟公子差的。”

凝霜说的都是确确实实的大实话,你以为她是自愿回来的吗,你以为她学的这些东西都是自学成材的吗,怎么可能嘛。

那还不是因为小姐把老头儿可爱的宝贝药草撒了一地,有很多独一无二的药草都给毁了,所以就被老头儿嫌弃的赶下山了。

她的武功和厨艺全部都是疯老头儿教的,疯老头儿说了如果小姐学不会以后都不要回去了。

绯烟宫的背后就是老头儿支撑的,所以现在小姐是躲不了了。

凝霜刚一提起孟辰枫,洛芸烟就很诡异的对她笑着,“你是说孟辰枫啊,他的医术出神入化可能我真的应该跟他学的,是吧?”

“小姐,你可是溟王的未来王妃,你要是跟孟公子学的话那传出去会被人笑死的,丞相大人也会被人指着鼻子骂的,他们一定会说小姐不检点,这不是让洛芸璃趁机而入吗。”

“哎呀!”洛芸烟一屁股的倒在了背后的美人塌上。

她真的是要被愁死了啊,真的真的快要奔溃了,该死的老头儿要不要那么的嫌弃她嘛,“那我要怎么办啊?”

凝霜有时候也在偷偷的笑话洛芸烟是个医术草包,不然的话老头儿是绝对绝对不会肉痛那些宝贝药草的。

反正都已经赐婚了所以小姐理应去王府的,“小姐去王府好了,反正待在这里也没意思嘛。”

“真的要学啊?哎呀我不要啦,真的学不会,老头儿怎么那么的折磨人嘛,不就是毁了几颗映月樱吗,小气!”

蓝幽在一旁也难得的抽了抽嘴角,映月樱可是老头儿最最最宝贝的药草了。

平时做一些丹药他都舍不得拿出来,就那次全被洛芸烟给毁了,映月樱千年只开一朵。

老头儿好不容易在别人那里抢走了几朵,这下好了,一下子没了,气的老头儿直接把洛芸烟给赶了出去。

“芸烟,那映月樱可是老头儿最宝贝的药草,你给他毁了相当于毁了他一辈子的心血,他能不跟你急吗?”

洛芸烟双脚一瞪身子立了起来,她啥都不怕就怕老头儿唠叨,“那只有一个办法了,老头儿不就是想要溟王府的稀世珍宝吗,我给他偷出来不就得了。”

门外进来了一个男子,男子有着高挑的身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

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看着有点书生气但确确实实是绯烟宫的右护法!

那男子一进来脸上就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偷?芸烟,你可真是能说啊,你是溟王妃还需要偷什么?”

洛芸烟和蓝幽以及那男子身边的女子很有默契的捂住了自己耳朵。

凝霜盯着他一秒两秒,最后尖叫出声:“哇!蔚寒,你们终于来了,姐姐,我好想你啊。”

男子身边的女子叫凝雪,凝霜的姐姐,有着白玉的小脸蛋,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

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温婉动人。

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

谁也不会想到如此温婉动人的女子会是绯烟宫杀人不眨眼的四大杀手之一!

看到自己妹妹如此的激动她也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你就别那么的淘气了好不好,怎么还是这样咋咋呼呼的啊。”

凝霜丫头一看到凝雪,就立马撒起了娇,“嘻嘻,我那是因为想念姐姐了嘛,刚才我还跟小姐说事儿了。”

洛芸烟此刻别无选择,老头儿的意思连她都要遵从的,那个怪老头儿啊,哎!

“好啦,你们的建议我明白了,我明天再去王府看看。”

“小姐,溟王好像要出去一天,刚刚蓝幽在王府听到的,不过王府的药房的确是让人目瞪口呆,宝贝可多了。”

洛芸烟点了点头,那人出去的话不是更好吗,这样她就不会觉得很尴尬嘛,“出去啊,那正好啊,我得去王府一趟,正大光明的,明天我一个人去。”

路蔚寒微微笑着,视线在洛芸烟身上不停的流转,“时候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芸烟休息了。”

洛芸烟直接对路蔚寒翻了翻白眼,路蔚寒微笑的时候洛芸烟是最受不了的。

一副公然无害的模样实际上小心眼可多了,要不是因为知道他是什么人,肯定有的人就被吸引进去了。

最后她摆了摆手直接把路蔚寒给轰出去了。

路蔚寒吃瘪的摸摸鼻子,独自一人在那儿哀怨,“芸烟要不要这样,不就是笑了一下吗,真是过分!”

这一路上路蔚寒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小姑娘了,一有姑娘看到他就会被他的脸给骗着。

也是,那些都是一些单纯无知的小姑娘!

凝雪叹了一口气,有点不给面子的直接拆穿路蔚寒,“那你也得笑的像个人样,小姐什么人你不知道?她最讨厌你这样莫名其妙的微笑,会让她心乱的。”

路蔚寒有点不要脸的抱着凝雪的手臂摇来摇去的,“小雪,你就不应该嫌弃我的。”

小雪就应该对他好好的不是吗。

凝雪冷眼一瞪,路蔚寒就不敢撒娇也不敢卖萌了,“哎呀小雪,你别对我那么冷好不好,真是的!”

每次一看到小雪的眼睛,他就很心虚。

蓝幽冷漠的看着这一出,路蔚寒和凝雪的日常他已经见识到了,“你们也赶紧去休息吧!”

凝雪:“…”

路蔚寒:“…”

这蓝幽是在跟他们说话吗?冷木头会关心他们?

第二天洛芸烟一大早打扮好了就想着去王府,信上说老头儿需要的十几种药材都是她不知道的药材。

她很想知道长什么样子的,不过到那里可以问问王府的人。

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到了王府大门口了,第一次正正经经的从大门进去,心里还是有点小紧张的。

王府里除了赤邪几兄弟,几乎是没人见过她的,上一次在皇宫惊艳一现,虽然有的人记住了她可不代表王府的人全部都见过她。

虽知道洛芸烟是溟王妃,可毕竟也没有见过她,正好借此看看溟王府这些人的素质。

她抬头看了看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金色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黑色大字:‘溟王府’!

门前两头大狮子也都是上好的玉石所打造,怪不得昨天他说要给自己弄一个玉石桌,洛芸烟心里只有四个字:“席丰履厚!”

这时,她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玉石哨,玉石哨是之前夜探王府的时候顺手从某人身上偷的。

估计到现在某人都不知道他那极其重要的玉石哨子到哪里去了,呵呵,今天正好有用。

玉石哨子外体白玉无瑕、晶莹剔透!手感也是极滑的。

即使洛芸烟还不知道这玉石哨子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他能一直戴在身上就一定是个无价之宝。

走上去敲了敲红色的朱漆大门,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一袭青衣的侍卫打开了门。

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真跟战云溟一个样似的,他手下的人都是这样吗?洛芸烟嘴角抽了抽。

“这位姑娘,请问你是?”青衣侍卫上下打量了一下洛芸烟。

今天她特意穿的很平凡,但那股清冷的气质还是让人不可小觑。

侍卫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也没有任何的不耐烦,依旧好脾气的问着洛芸烟,“姑娘?请问你找谁?”

这溟王府的人就不是什么正常的人,有一个神一般的主子手下人就不会太窝囊,这该有的眼光那还是必须要有的。

虽然她穿的很平凡朴素,可是眼中的清冷和高贵的气质让人无法忽视。

“我找你们王爷!”洛芸烟淡淡的看了一眼侍卫后,把手中的玉石哨子给了他。

青衣侍卫极为诧异的看了一眼洛芸烟,那表情就是不敢相信,玉石哨子居然会在这位姑娘的手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