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不行就得去医治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洛芸烟顿了顿,眯眯眼的看向战云溟,这个男人动心起来还真不是盖的,难道这就是潜伏的忠犬属性?

洛芸烟觉得战云溟还挺不错的,对她温柔体贴比前世的宋景城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去了。

北寒澈无语的叹气,他也不愿意纳妃的啊,“那些女人都是一些大臣之女,你说我要是不收吧指不定那些人有什么怨言呢,我想的是收就收吧,反正我是一根手指头都不会碰她们的。”

北寒澈每说一句话眼神无比哀怨的瞪着战云溟。

都是皇叔的错,如果不是他怂恿父皇让他继位的话他现在指不定怎么潇洒快活呢,哪里轮得到他操心朝政的大事呢。

战云溟没搭理北寒澈的哀怨,只是将剥好的水果小心的递到了洛芸烟的嘴边。

洛芸烟淡淡的点头,张嘴就把一颗提子吃到了嘴里,嘴巴还不小心的碰到了战云溟的手指头吓得她脸色变了变,战云溟亦是如此。

然后她就看到某人害羞的眼神以及眼中的炽热,洛芸烟低头装作看不到,不就碰了一下手指头吗,他有必要这样吗…

而且洛芸烟不打算硬碰硬,她还记得刚认识那会儿潜进王府刺杀他被他压在床榻的情景,所以她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了,男人都是危险的动物!

她刚才心跳也有加快,更多的是手足无措,低着头赶紧的嚼着嘴里的提子。

想到之前北寒澈的话洛芸烟又问道:“你是不可以吗?如果不可以的话我认识一个医神他可以帮你,或者你皇叔帮你医治就好了,没事的~”

“皇婶的意思…是什么啊?”北寒澈满脸的疑惑和不解,根本就没有弄明白洛芸烟在说什么。

北寒澈傻他不明白,可是战云溟听明白了,一个没忍住的笑了起来:“噗嗤…烟儿你真绝了,哈哈哈…”

本来之前战云溟想要压一压烦躁的心情,没料到洛芸烟语出惊人的把他给惊到了,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就这样直淌淌的喷在了北寒澈的脸上。

她的话真是把他弄的哭笑不得,北寒澈不行?噗嗤~这话说的真让人心痛!

战云溟就这么一喷北寒澈呆滞的抹了抹脸蛋,也算是让他脑子清醒了不少,反应过来后耳根子红透了一半,一半是羞得一半是气的:“皇婶!你别瞎说,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可以了,我可以的!很可以的!”

“哦?那既然你可以的话你为什么不碰她们?你还让人替代你?”

洛芸烟看到眼前的那颗提子愣了一愣,这回倒是直接用手拿了,再用嘴又得尴尬了。

刚刚悸动的心情还在心里没散去呢,那种感觉真是让人害怕。

战云溟微微眯眼的看着洛芸烟白皙的手,嘴角扯了扯有些的邪魅。“哪里有那么多的理由啊,我就是不喜欢她们,讨厌那些女人!”

北寒澈简直是越说越气,恶狠狠的瞪着前方,恨不得立刻遣散了后宫,每天一听到她们的名字就一团火气。

洛芸烟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明白,她只要看北寒澈这一股怒火就知道他很是讨厌联姻,尤其是联姻于很讨厌的女人!

不过洛芸烟觉得这种气氛是需要缓解一下,她很喜欢逗一逗这个小皇帝,唇角勾了勾有些的玩心。

刚好这抹玩心被战云溟看透了,只是无奈的摇摇头,非凡人是不能够承受烟儿的玩心的,毕竟他之前是经历过的,那可是惨不忍睹!

“北寒澈,你不会是…喜欢男人吧?”洛芸烟说话时候一直都看着北寒澈,果然在他脸上看到了突变,那抹笑容如愿的凝固在脸上。

“不是!我不喜欢男人!皇婶,你不要胡说!”北寒澈气呼呼的反驳,这关系到他的性-取-向,不能马虎的。

“可是…你说你不喜欢女人!”洛芸烟用一种很无辜的语气阐述一个事实。

北寒澈都快要炸了,被质疑男人的能力是很生气的一件事情,“我哪里不喜欢女人了?我只是不喜欢我讨厌的女人,而且谁规定不喜欢女人就得去喜欢男人啊?没毛病吧?”

“哦~你说你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男人,你不会是真的人妖吧?”洛芸烟就喜欢逗弄北寒澈,特别是他气炸的样子特别的可爱,现在看向某人的目光都带着一种不可言喻的表情。

北寒澈倒也看懂了,皇婶这是什么表情!什么表情啊!

她居然在可怜自己?

不!他不需要可怜!

不需要!

“不是的皇婶,我肯定是喜欢女人的但是我不喜欢她们,如果我哪一天找到我心爱的女人了我怎么可能不可以呢,皇婶你真是想多了——”北寒澈觉得自己再不好好的解释他都要疯了,他不想跟皇婶说话了。

于是就看向了战云溟明显的求饶了,可是重色轻侄的皇叔不搭理他,连眼神都不给他。

北寒澈悲催的也只能自己好好的跟皇婶解释,可是他没想到皇婶居然还是不依不饶!

洛芸烟挑了挑眉头,“所以呢?你是面对这些女人…也就是你后宫的女人提不上兴趣是吧,我觉得这样不好,男人怎能如此呢,不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动物吗?北寒澈,你这毛病必须治一治了,真的不好。”

“皇婶啊~我没有…”北寒澈已经吐血身亡,他不打算解释了只能耷拉着脑袋闷闷的,声音都变得气若游丝的了。

他算是知道皇叔为什么会如此喜欢皇婶了,铁定小时候皇婶就腹黑,跟他一个样子所以皇叔才如此的宠爱跟他同一类的人。

洛芸烟不再提这个问题,而是在桌子上拿过那封信拆开看了看,看到上面的名字有些的奇怪的问:“苏慕奕是谁来着?”

“北寒的护国公嫡长子——”战云溟突然反应过来问道,“烟儿你怎么知道他?你认识他?”

洛芸烟摇摇头,将手中的信纸扇了扇说道,“我不认识,但是这封信里面提到了苏慕奕的名字。”

“皇婶,你说什么!”北寒澈脸色沉重的惊呼了一声,立刻拿过洛芸烟手里的信纸仔细的看了看,看到信里面的内容脸色很是难看,铁青的厉害!

“好了澈儿,别一惊一乍的,给我看看——”相对于北寒澈某王爷就比较的淡定了。

北寒澈依然脸色很不好的将手中的信纸递给了战云溟,望着头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语气中有那么些的不可置信,“我没想到…一年前的事情居然跟苏慕奕有关系,他可是护国公的嫡长子啊…”

“一年前的事情是什么?”洛芸烟听说过一年前战云溟为北寒国出征打仗的事情。

一年前那场战役不就是在南虞国吗,南虞之战!

北寒澈点了点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的说:“是啊,就是一年前皇叔为了北寒国出征南虞国的事情,一年前就在南虞国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军机泄密被敌国所知,那场战役中皇叔身受重伤差一点死了,如果不是皇叔命大恐怕…恐怕…”现在他都看不到活蹦乱跳的皇叔了。

洛芸烟听闻瞳孔一缩,一年前在南虞之战果然够惊险的,洛芸烟一听说他那时候差一点死了她就觉得心痛极了。

不知道怎么的,一想到如此强大的战云溟都差一点死了洛芸烟就觉得很难受,心里慌乱不已。

她从来都不觉得战神是可以跟死亡挂钩的,他不就是人间的阎王吗,可是她听到这件事情真的特别的揪心,如果他死了那她…

洛芸烟微微的垂着眼眸掩盖着自己那抹慌乱,心里也暗暗的做了决定,一直以来战云溟都在疼惜自己保护自己。

那么她呢?自己从来都没有付出过,既然知道了也明白了自己的心,她就一定也会去保护战云溟。

以后回了流火国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神经大条的北寒澈也没注意到洛芸烟在想什么,就算看出来有什么他也不知道洛芸烟的心思。

北寒澈一想到一年前惊心动魄的场面,脸上再也笑不出来了,“一年前的战役虽然过去了…可是皇叔他…”

“澈儿!这封信明显不是真的!”战云溟不动声色的打断了北寒澈接下来的话。

“啊…假的?怎么会…”北寒澈用一种‘你们能力不怎么样’的眼神看着战云溟,“皇叔,你们偷的都是假的?不是真的吗?”

战云溟淡淡的撇了撇嘴,嗤笑了一声:“有本事你自个儿去?而且这东西就没有真过好吗。”

战云溟一脸嫌弃的将那封信扔在了桌子上。

“不会吧?可是皇叔,你如何判断的?”北寒澈左看看右看看,都没看出来哪里不对劲,而且他真的没有看出来这上面有什么破绽。

北寒澈沮丧的望向了战云溟。

“你先看着封皮。”战云溟坐在那里双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桌子上的书信,眼底全都是轻蔑的笑意。

“封皮又怎么了?我觉得还不错啊…”北寒澈又仔细的研究了一下,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妥呢。

洛芸烟幽幽的冒出一句话:“你不觉得?哎!你不觉得这信看起来太夸张了吗?你不觉得吗?”

她没忘记刚才战云溟故意打断北寒澈的话,这么明显的动作她又不是傻的,事实证明战云溟有事情在隐瞒自己,他不愿意告诉自己。

她的心里很不好受,也说不出来是怎样的感觉,闷闷的透不过气来。

想问可是又不想问,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既然战云溟并不想让自己知道那就算了吧,还是不要问了,只是心里还是会不高兴。

“烟儿说得不错,真聪颖啊…”战云溟毫不吝啬的夸着自己的女人,他也不过才说了一点点她就如此猜了出来。

“夸张?可我也没看出来,挺鲜艳的啊,平常不都喜欢这样的吗?”北寒澈还是不甚理解。

战云溟这回是没话可说了,只能用一种‘你就是猪’‘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看着北寒澈。

憋了半天最后说了一句:“北寒澈,你真是懿皇兄的儿子吗?你怎么如此的愚笨!”

懿皇兄是何等的聪明,怎么北寒澈就如此的蠢钝如猪!

北寒澈:“…”

皇叔不带这样说他的吧!他不服气,他又没有他那个智商,真当所有人都跟战云溟一个脑袋瓜啊,而且流火皇族不就只有那么一个战云溟吗。

其他的兄弟你也没有他能干聪明的嘛!

洛芸烟叹了口气,也是对北寒澈服气了,“你不觉得所谓的密信最不起眼的最安全吗?如何要为彩色的?”

北寒澈一脸心虚的看了看洛芸烟,在看到她那种蔑视的眼神时他忽然就明白了。

北寒澈低头看着桌子上的黄色信封,微微的皱着眉头,抿着唇似乎在想什么,“皇婶的意思是说,最不起眼的最好…”

北寒澈忽然瞪大了眼睛,“皇婶,你的意思是说问题出在这个信封上?”

北寒澈也总算是不笨总算缓过来了,这个道理是不错的,的确东西越不起眼越好,可是眼前信封的纸张明显的是南虞国最好的纸张,而且也只有南虞国贵族才会用这样张扬的信封。

这也就是说对方是故意的,故意让人知道这就是跟南虞国有重大的关系!密信的话就应该是最不起眼的最好了!

洛芸烟微微的垂眸看着上面的字体说道,“你再看看上面的墨迹,你觉得这信应该是多久写的?信上面的墨迹很清晰,如果是一年前的应该变得浅色,而这上面的颜色很深,你应该明白了吧?”

北寒澈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我明白了皇婶,你的意思是说这是易凛尘故意放在那里等你们去偷的,这老狐狸怎能如此的狡猾,不过军中机密是很少有人知道,如果要说谁都知道的话我知道护国公的嫡长子苏慕奕知道。”

战云溟嘲讽的轻嗤了一声,冷冷的说道:“恐怕是易凛尘那边的人按耐不住了吧,想要趁这个时候除掉苏慕奕以及护国公才对!”

战云溟的母亲梦初桐是北寒国的人,如果背后的人是为了北寒国也就罢了,就怕不是…

洛芸烟冷眼看着战云溟问道,“那么…你觉得那个人是想要杀你…还是单纯的只为北寒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