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我的人不能胆小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澜吐出一口乌血,脸色瞬间变的苍白难看了起来,安澜紧紧的咬着唇,双手狠狠的抓着地面。

眼中满是恐惧,她的武功…被废了…

清雪已经呈呆滞的模样了,她还不知道小姐居然是个大神级别的人,太厉害了,就一招致命了!

北寒清蕊和苏慕瑶对视了一眼,都纷纷的咽了咽口水,心中都涌上了无助和恐惧感!

她们认为洛芸烟是不懂武功而且柔弱不堪的人,可是没想到她居然这般厉害。

北寒清蕊狠狠的用下牙咬着唇,对着旁边的苏慕瑶暗暗的使了一个眼色,苏慕瑶立刻心领神会的掏出个蓝色的竹筒,运用了几层的功力将竹筒抛了出去。

蓝色竹筒是信号弹也是苏家救命的信号,眼前的这个女人也许很厉害,她们不是对手!

北寒清蕊和苏慕瑶的武功都是中等,平时她们嚣张跋扈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她们也不笨,眼力劲还是要有的。

她们刚刚已经见识到这个女人的功力了,她们合着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

洛芸烟冷笑的使出一道幻力将空中蓝色竹筒拉了回来,下一秒蓝色竹筒就已经在她手中了。

洛芸烟轻嗤:“怎么?打不过就想着叫人呢,妄想!”说完轻轻的一捏,蓝色的竹筒就已经在她的手中化成了青烟。

苏慕瑶瞪着眼睛一副吃惊的模样,看着洛芸烟手中的青烟一点点的消失直摇脑袋,她明明都已经用了一半的功力,可为什么这个女人还会把她的信号弹给摧毁了?

她怎么会如此的厉害!

苏慕瑶看着她寒冰似的目光忽然觉得自己这次好像闯祸了,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洛芸烟冷淡的又高高的仰着头颅嗤笑道,“你以为你们是什么东西,这锦仙石榴裙是云溟也就是你们的摄政王特意给我的,你以为你们有何资格触碰,不自量力的东西!”

看着她们惊愕不已的眼神洛芸烟好笑的像是在看猴子似的。

“不可能!”北寒清蕊大叫了起来摇摇脑袋,“你胡说八道什么!皇叔怎么可能送你衣服,你怎么可能认识皇叔,真是可笑,说话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苏慕瑶也觉得不可能,摄政王如此高冷的一个人是不会送任何东西给女人的,何况他根本就不接触女人。

看着洛芸烟那自信又水嫩的脸蛋,她妒忌死了。

如今这个女人能够明目张胆的坐在摄政王的位子上…或许她真的认识摄政王…而且这衣服价值连城,兴许也是摄政王所赠送。

但是凭什么呢,就凭她有一张狐-媚子的脸?呵~摄政王可不是什么好-色之徒。

苏慕瑶更多的是不甘心,凭什么这个女人可以坐在这里,而且这衣服又凭什么会是摄政王所赠送的,摄政王如此清冷的人是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她很喜欢摄政王,可是摄政王对她几乎都是视而不见,她更加的气愤了,女人的妒忌心很强烈,一旦强烈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就比如已经被妒忌冲昏头脑的苏慕瑶,她脸色发青的使出一道橙色的光,一掌朝着洛芸烟拍了过去。

北寒清蕊还没来得及拦住她苏慕瑶就已经出手了,隐隐的她觉得大事不妙了。

苏慕瑶一掌过去洛芸烟皱了皱眉头的微微侧身,那道橙色的幻力就把檀木桌子给劈成了两半。

显然苏慕瑶这一掌对于洛芸烟来说微不足道,但苏慕瑶觉得洛芸烟在羞辱她,便更加的气愤了。

那目光恶毒又怨恨的瞪着洛芸烟,使出第二掌朝她的胸口拍去。

洛芸烟有点不耐烦了也不想继续了,她饿了!

纤纤玉手抬起一挥,洛芸烟发出的紫色幻力轻而易举的抨击掉了苏慕瑶的攻击,苏慕瑶脸色难看的皱眉捂着胸口吐出一摊血,很快她的衣服就被鲜血给染红了。

手脚不听使唤的后退几步栽倒在地,她满脸的不敢相信的看着洛芸烟。

要知道,她的武功并不弱而且在女子中她能够达到中等的成绩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可是她万万想不到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这个女人居然轻轻一挥就破解了她的攻击,甚至将她打成重伤,这个女人实在是让人太可恨了!

只不过苏慕瑶却不知道的是,其实刚刚洛芸烟根本就没有怎么用力。

北寒清蕊见苏慕瑶要栽倒的时候她赶紧的上前扶了一把,却不想连同她一起栽倒在了后面。

北寒清蕊见苏慕瑶奄奄一息,一张脸蛋白的吓人她自己也被吓到了。

到底是公主,虽然平日里任性妄为又嚣张,可是终究没有见过如此场面,自然是被吓傻了。

北寒清蕊也没想到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居然敢如此…北寒清蕊:“你…你居然敢伤慕瑶,你居然…你…我告诉你…我…”

“落影公主!忘记告诉你了,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你以为我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洛芸烟凉凉的说完大手一挥。

袖中一道闪光而逝,本在地上昏迷的飘雪手臂直接给折断了。

既然有本事打人那就有本事承受后果,她的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挑衅的!

飘雪再次惨叫了一声彻底的晕死过去了,洛芸烟微微的笑着将清雪拉到了身后遮住了她的视线。

洛芸烟的视线看向了某一处,声音有些空灵的美感:“北寒清蕊,我念你是北寒澈的皇妹我放你一马,若再有下一次玉皇大帝都保不了你,不过我们清雪也不能白受伤——”

北寒清蕊浑身颤抖的看着洛芸烟,尤其是她的笑容格外的阴冷刺眼,北寒清蕊浑身充满了恐惧感,她不敢再去招惹洛芸烟只能胡乱的点头。

她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掉,好不可怜,她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好狠心,简直就是从地狱走出来的魔鬼一般的残忍。

洛芸烟淡淡的看向地上颤抖不已的北寒清蕊,冷冷的说:“好了,赶紧滚吧!带着你的人赶紧在我眼前消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北寒清蕊已经被吓惨了,慌乱的想要爬起来却发现她浑身都没有力气。

刚一微微的站起来双腿都在打颤,最后跌倒在地,又不小心的挨到了飘雪断了的手臂,吓得一尖叫:“啊!!”

清雪看不到前面也不知道北寒清蕊是怎么了,但是她的惨叫还是让清雪颤抖了一下身子,弱弱的问着:“小姐…她…她怎么了?没事吧小姐?”

“清雪,你应该也知道我的人胆子不能太小,你需要加强锻炼,还有下次我不希望看到你今天的表现——”洛芸烟有点不耐烦的打断了清雪的话。

看到她如此的胆子她很头疼,看来日后必须好好的让人训练一下她了,洛芸烟也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人,从纯洁天真到残忍暴躁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痛苦也不痛苦,煎熬也不煎熬。

清雪赶紧的点点头应道:“小姐,清雪明白了明白了…”

听到她都这样说了洛芸烟微微的侧过身让她看清楚了地上的断臂和一大滩的血,很恶心的场面。

清雪看到的时候身子颤了颤,眼泪就快要落下来了,一想到刚才小姐说她的人必须要大胆,她立刻抹掉眼泪的咬着牙的看着这一幕。

洛芸烟自然把这眼前的一幕收在了眼里,还好!孺子可教也!

地上的北寒清蕊还没走,洛芸烟瞬间冷了脸,“怎么?落影公主还不走?等着我送你不成?”

“不不!不是的,我…我是因为…”她现在没有一点的力气实在是走不了,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要赶紧的离开这里。

“我的天!这是怎么一回事?打架了?”楼梯口上来了一个男子,身穿一件苍蓝平素绡长袍,腰间绑着一根赭色戏童纹角带,一头一丝不乱的头发,有着一双惺忪的眼睛,身形完美。

男子眼睛一扫地上的一片血迹和坐在一边的落影公主,眼睛眯了眯,下一秒就将两人给扶了起来,“怎么回事落影公主,苏小姐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你们都…”

“没有,没事的,没事了,你别担心…”现在的北寒清蕊对洛芸烟已经有了恐惧感,所以就算有什么她也不敢说什么。

如果拿到以前说的话她肯定会跟人告状让人狠狠的收拾对方,但是现在她的确是不敢了,因为洛芸烟的手段他是亲眼见到过的。

男子皱了皱眉头没说话,看北寒清蕊的确没受伤才为苏慕瑶看起了伤势,最后发现苏慕瑶居然受了如此重的伤。

他跟这两人没什么交情,可到底是皇亲国戚,说什么他都不能视而不见,“这位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流殇酒楼是你随便都能撒野的地方吗?你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

男子小心的将苏慕瑶和北寒清蕊放在了一边,这才回头过去狠狠的怒瞪着洛芸烟。

他刚看到苏慕瑶身受重伤还觉得很惊讶,苏慕瑶的武功不弱但能把她打成重伤的人居然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子。

这个女子虽然很漂亮他也觉得很惊艳,但现在不是看美女的时候。

眼前的男子就是这家酒楼的主人——景喻尘!

洛芸烟冷冷的扫了一眼景喻尘,不屑的冷哼:“怎么?想要英雄救美?伤了我的人哪里有那么容易逃掉,痴心妄想!不过是断一只手太轻巧了!”

洛芸烟本就温和平时也不太爱发脾气,只是现在她早就不耐烦了脾气自然就收不住了。

本来早上就不想穿这个锦仙石榴裙的,而且还被这破衣服弄的心烦意乱,到现在这股火都没消下去,现在本来是想着清静清静的吃东西喝茶,哪知道会碰上这些不长眼的垃圾。

“嗬!口气倒是不小啊。”说实在的景喻尘还有点错愕,他真没想到眼前的小美女居然如此的嚣张,那是太嚣张了!

你看看她这嚣张的口气和目中无人的样子,景喻尘又是什么人,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景喻尘:“这位小姐,你看你长的好看,脾气怎么那么差,我从未见像你如此飞扬跋扈的女子,呵~你这胆子不小,在下很佩服,不知是哪里来的胆子,什么人给你的胆子?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废话!真啰嗦!我杀了你!”洛芸烟已经生气的不得了了,而且她一生气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哄得了的。

以前她一发火廖宸凡都会躲的远远的不敢招惹她,如今这烦人的男人简直就是在找死。

洛芸烟那冰冷的视线直接投射在了景喻尘的身上,她现在已经饿的胃痛了,再也不想多说一句废话,既然有人招惹她生气那么谁说话都没有用了。

她现在只想杀了他!

景喻尘被她看的浑身一颤,额头都开始冒虚汗了,眼前的女子身上发出的寒意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几乎是不敢相信的看着洛芸烟,他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势的女人,她的气场太特么的强大了,景喻尘心底里知道这女子不简单。

他不应该跟她硬碰硬,但他是个男人绝对不允许一个女人挑衅自己,如果就这样认输的话他觉得自己就不用在这里混下去了。

景喻尘握了握拳头的冷笑道:“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有…”

景喻尘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瞬间就瞪着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末了,脸色惨白如纸。

洛芸烟蹙了蹙眉头,耐心显然不剩一分,两手掌心中央散发着巨大的光芒,全身上下的幻力凝聚在了一个点,周围的一切都被幻力震得晃晃荡荡。

那股力量直逼景喻尘,虽说景喻尘是高手级别的人但是对付洛芸烟的话他还是需要多练练。

景喻尘最多也只能是撑住一小会儿,可是苏慕瑶和北寒清蕊就不能了,当时就被震的口吐鲜血昏了过去。

洛芸烟淡淡的眯了眯眼,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甚至对此已有杀意。

景喻尘瞪着眼睛的看着洛芸烟,他的脖子只觉得有一股力量被扼住了,他想要呼吸一下可是却怎么都呼吸不了,他想要凝聚自己剩下的幻力可却怎么都使不出幻力。

景喻尘这才知道自己是招惹了怎样厉害的人,他经历过多少的风风雨雨,什么人没见过但他感觉他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清雪满脸担心的看着发怒的洛芸烟,“小姐…你没事吧?”

她并不想跟景喻尘求情,而是她看到洛芸烟的脸色不太好,似乎有点苍白她很担心。

洛芸烟冷笑一声,手中的力量再一次的凝聚,就在这一秒她打算直接杀了景喻尘然后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她还未用力就被门口的声音打断了。

“哎呀!我的天哪!洛小姐,请手下留情,景公子是王爷的好友,请三思啊…”原来是赤邪看到动静赶紧的跑了上来,却不想看到如此要命的场景。

他刚一上来还差一点被洛芸烟的力量给打下楼梯去,好不容易站稳了这才着急的为景喻尘求情。

他瞧着景喻尘这惨白的不得了的脸当场就吓到了,再晚一秒他可就真的没命了,他就知道不能招惹小王妃…不能招惹小王妃啊…否则下一秒你就一命呜呼了!

小王妃是多厉害的人,哪能是你能够招惹的。

洛芸烟在听到赤邪声音的那一秒立刻就收了力量,赤邪这才拍拍心口的松了口气,真的是吓死他了。

更被吓傻了的人是景喻尘才对,洛芸烟松了力量后他就直接跌坐了下去,脸色依然的惨白无力。

赤邪急的赶紧的走过去,掏出一颗红色药丸喂进了景喻尘的嘴里,药丸下肚之后景喻尘这才缓和了一点,脸色也没有刚才那么白了。

景喻尘心有余悸的捂着胸口看着赤邪,”赤…邪…这是…这是谁啊?”

“你说你这是在干什么,非要摸老虎屁股不成,你找死也不能挑洛小姐啊,你难道都不知道她是任何人都不能招惹的吗!”赤邪都快要被景喻尘给气死了。

罪魁祸首的景公子还一脸迷茫的不知所以,他对眼前的小美人一无所知。

赤邪没好气的又瞪了一眼景喻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说说你做的这是什么事儿,这是洛小姐可是我们王爷的心肝宝贝,你也敢碰?真活腻歪了是吧!”

说完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洛芸烟身边,讨好的解释着:“那个洛小姐,这景公子还不认识你,不知道你是王爷的…”

“太恶心了这里!”洛芸烟低头一看地上,顿时又没有了好心情,一地的血腥和断臂让人真是倒胃口。

“是,我马上就让人赶紧来收拾收拾,洛小姐,还请不要生气了,前边有包间,请移驾包间吧,刚刚下去叫的东西都已经做好了。”赤邪给一边的清雪使了使眼色,让她带着洛芸烟进去。

再看看一地上的狼籍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他就知道自己不应该离开,看吧,一离开就出事了,王爷回来还不得发火啊,这真是倒霉极了!

清雪笑呵呵的缓解气氛:“是啊是啊小姐,我们赶紧走吧,你不是饿了吗。”

洛芸烟微微的点了点头,她现在胃都饿的疼了,再不吃东西她都要痛晕过去了,所以在胃痛的时候她脸上更是毫无表情。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