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废眼睛又废舌头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在场的女子一看到是战云溟来了,纷纷都痴痴的看着他那张魅惑众生的脸,突然又反应过来这是当今的摄政王,大家都急的要行礼,不过却被战云溟一个手势的制止了。

战云溟对着洛芸烟温柔的笑了笑,顺势的把她拥在了怀里,柔声的问着:“烟儿抱歉,又让你如此的费心了,没事吧?”

战云溟真是觉得很愧疚洛芸烟,是他带她来到北寒国的,可是却又让她在北寒国受了委屈,这回去以后被洛景逸知道了肯定又得找他大吵大闹一顿。

谁不知道洛景逸多么疼惜洛芸烟,昨天他还收到了洛景逸的飞鸽传书,说什么时候才能把他的妹子带回去把亲成了。

战云溟苦笑一声的回他说,只能等烟儿同意,不过回去的日子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战云溟帮洛芸烟擦了擦汗水,冷冰冰的看着那晕死过去的苏慕然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的杀戮,冷冷的说着:“苏慕然不过是废了眼睛和舌头,仅仅如此吗?”

洛芸烟淡淡的点头,其实她真的不算是狠心的人,要说狠心的话战云溟才是,这个人可是大名鼎鼎的战神,杀过的人不计其数。

他要是血腥起来真的要变天了,刚刚战云溟过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一批北骧军。

战云溟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令牌呈金黄色,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摄政王令!

此刻的战云溟浑身都是一种摄人的气息,这是来自本身的霸气,“苏家嫡长子苏慕奕,通敌叛国且意图造反,罪无可恕!故其罪当诛,拿下苏家上上下下,收回护国公爵位,其罪诛灭九族,令北骧军即刻将苏家上上下下之人打入地牢!”

此话一出躁动的不仅仅是苏家一大家子,更多的是围观的老百姓。

苏慕瑶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战云溟,失魂落魄的摇着头:“不会的,我大哥…大哥不可能造反的,大哥没有通敌叛国,一定是弄错了…”

苏慕瑶怎么样都不敢相信她大哥会背叛北寒国,不会的!一定不是真的!她们家怎么可能造反!

战云溟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也不想再这里多废什么话,直接搂着洛芸烟的小蛮腰就离开了此地。

苏慕瑶已经哭的不能自已了,完了!什么都完了!苏家完了,她也完了!

苏慕瑶早已经跌在地上,慢慢的往苏慕然的身边爬过去,双手抖的不得了。

她爬到苏慕然身边的时候她就看到北骧军一步步的靠近他们,苏慕瑶害怕的疯狂摇头。

苏慕瑶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她永远都记得她喜欢的战云溟对他们如此的狠心,天哪!她喜欢的男人为什么要如此的绝情决意?

苏慕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不要被打入地牢,不可以的!他们家没有叛国,她不可以去地牢!

苏慕瑶呆呆的看着北骧军来抓她,在那个人要抓到自己的时候苏慕瑶猛的推开那个人,跌跌撞撞的爬着就要逃走。

北骧军的眉头一皱,冷冷的上前把苏慕瑶给抓住了,在他的面前还敢逃走?还真是太小看他们北骧军了吧。

那个人抓住苏慕瑶就是几巴掌,不识好歹!老老实实的被他们抓进去免得受苦。

最后苏慕瑶还是被北骧军冷着脸的抓走了,苏慕瑶依然坚持的大喊大叫:“没有!我大哥没有叛国,没有!我不要去地牢,我不去…”

北骧军渐渐的远去苏慕瑶的声音也渐渐的远去,只是那声音充满了绝望,让人听了还挺心塞的。

众人对此并没有同情心,苏家的子女虽然厉害但是的确很跋扈,除了嫡长子苏慕奕好一点,其他的子女都是一无是处。

如今苏慕奕叛国还真是让人心寒。北寒清蕊微微皱眉的看着苏慕瑶被北骧军带走,心里苦苦的也很难受,最后只能无奈的叹叹气。

景嫣蝶看了一眼北寒清蕊,走过去淡淡的一笑,问道:“王爷之所以会过来,可是落影公主请过来的?”

北寒清蕊抿唇的看了一眼景嫣蝶,她总是觉得景嫣蝶这话有什么深意,不过她还是好声好气的说:“是的!是本公主让皇叔过来的,因为皇叔很在乎她,所以…”

她不管怎么样都会把战云溟给叫过来,如果晚了苏慕然伤到了洛芸烟,皇叔定不会善罢甘休,那样的话苏家肯定是比诛灭九族还要惨。

景嫣蝶冷笑一声,勾了勾唇说道:“可是我记得…落影公主你跟苏慕瑶可是朋友,你跟她是朋友又怎么会把王爷找过来呢?”

“本公主是因为…不好意思,本公主还有事,得回去了。”北寒清蕊自然也说不出个什么,她的确也有点落井下石了,可是不出卖苏慕瑶她父王就会遭殃。

苏慕瑶跟她虽然是好朋友,可是为了父王为了她自己她也不会帮苏慕瑶,这都是苏慕瑶自己找的,谁让她不听劝的,非要去找洛芸烟那个魔鬼的麻烦。

如果她今天不去通风报信的话,让皇叔知道了皇叔肯定是不会放过她的,到时候为难的不仅仅是苏家,就连他们也逃不过,所以她只能如此。

景嫣蝶看着北寒清蕊渐渐远去的身影,讽刺的笑了笑:“看看吧,这就是利益与生存,为了自己什么都可以出卖,为了自己,最好的朋友都可以出卖的人就是这般无情——”

景嫣蝶对于皇族也都是如此的心寒。

清雪眨眨眼睛,一脸疑惑的看着景嫣蝶问道:“小蝶,你不高兴吗?落影公主把王爷找过来…不好吗?”

清雪觉得王爷过来挺好的啊,让小姐一个人解决的话好像有点累了,而且小姐看着也不舒服。

景嫣蝶苦笑的摇摇头,“清雪,你太小,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过这样也好,挺不错的。”

景嫣蝶眨眨眼睛憋回了那股涩涩的感觉,她也想皇族的人可以通情达理,可是谁又能够像先皇那样的一心一意?

一国之主真的很难做到这样的,谁都不能像先皇北寒懿那样的痴心绝对,从封为太子到登基为皇都只有曾经陪伴他熬过苦日子的女人。

不错!北寒懿身为一国之主真的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北寒澈的生母,北寒懿的发妻,北寒国去世的嘉瑾皇后。

景嫣蝶摇摇脑袋,扯出一抹笑的拉着清雪就离开了。

是的!皇族都是残酷无情的,上一刻你是他的朋友,下一刻他就把剑刺向你,哪怕你是他的亲兄弟他也会毫不留情,甚至是不顾一切的脱你下水,只要你不妨碍他!

所以说景嫣蝶一想到北寒澈坐在那个龙位上心里就不舒服,她怕有一天他也会在那个位置上迷失自己甚至是毫不留情。

可是这一切都是景嫣蝶想的太复杂了,北寒澈依旧是北寒澈,他依旧是小时候跟她一起玩耍的傻小子。

只要有战云溟在,他永远都不会变,这样的事迹听的太多也会担心的。

清雪这时候也不多说话了,就静静的看着景嫣蝶,她觉得景嫣蝶不是那么的没心没肺,在她的心里肯定也是有很多哀愁的,只是没有被她们看到而已。

战云溟搂着洛芸烟飞到了某处宫殿的屋顶上坐着,洛芸烟跟战云溟一起都坐在了金色的瓦砾上。

思前想后,洛芸烟都觉得这次战云溟是不是太武断了。

洛芸烟:“我觉得这样判断还尚早,毕竟目前究竟是谁我们还不确定,你确定这样没什么?现在早早的拿下苏家势必会轰动全城,苏家再怎么说都是有爵位的,倒也可惜了苏老爷子…”

战云溟不以为然的勾了勾唇,“烟儿,别太善良了,苏家迟早要亡,护国公又如何,苏老爷子更不是一个善茬,苏家…藏的深呐~”

战云溟一想起刚才的苏慕然,就恨不得杀了他,眼中迸发着无尽的杀气,“在这之前,我的确没有想要把苏家赶尽杀绝,本来想着利用他找出幕后人,但是谁让苏慕然敢对你动歪心思,那就怪不得我了,居然有人胆敢觊觎你,那么我不想跟他们绕弯子了,直接解决了更好。”

洛芸烟微微笑的看着一本正经的战云溟,“摄政王,你这可是故意而为之的,是因为我的原因所以你提前收拾了苏家,啧啧~这算什么?挟私报复吗?”

战云溟挑了挑眉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嗯!就算是这样那又怎么样,谁让苏慕然不知好歹的要对你下手。”

他一想到苏慕然那个花心大萝卜在大街上调戏他的女人战云溟就生气,这不仅仅是欺负他的烟儿更是挑衅他的权威。

洛芸烟眯着眼的被风吹着,耳边的发丝轻轻的拂过脸颊,腰间的发尾也被风带着轻轻的飞扬着。

她转头看了一眼慵懒的战云溟,调笑的说道:“是吗?那我这样子跟海渊帝的雪姬有什么区别?有句话叫做‘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哈哈~”

海渊帝是几十年前覆国的一位强大的皇帝,但是他有一个很漂亮的宠妃叫雪姬,雪姬没进宫之前国家昌盛兴荣、百姓安居乐业。

但是雪姬来了之后海渊帝就成了一位昏君,宠幸奸妃、重用佞臣、残害忠良、久而久之,朝廷就危在旦夕,好多之前臣服于海渊帝的臣子都对他极其的失望。

当时一位臣子就说了一句话:‘奸臣误国英雄死,千古遗碑夕照明!’

如果海渊帝继续宠幸奸妃的话,国,定亡!

可是海渊帝迷恋雪姬的美貌,根本就不听不进去大臣们的忠言逆耳,那位雪姬也可真是挺厉害的。

自打进宫以来就独得皇帝的恩宠,海渊帝的心里眼里可都只有雪姬一个人,这样的女人…深藏不露的女人…也实在是可怕。

最后国,覆灭,这段故事也流传了下来,洛芸烟是现在的古代人,她的心底里自然是知道这个故事,她想这应该就是本身的记忆吧。

“雪姬?”战云溟笑的越发的邪气,点点头:“雪姬也好,红颜祸水也罢,总之你只是我的,所以是祸水也成,只有我一个人欣赏就可以了。”

洛芸烟无奈的瞪着不正经的战云溟,娇嗔道:“行了,现在不是跟你开玩笑,说正事儿呢,你认真一点,不过这件事情…你缉拿苏家一事,北寒澈可知否?你们怎么商量的?”

“当然知道了!”战云溟想起这时候的北寒国就头疼,看来不除掉野心之人这可就不能平静了。

战云溟的心里隐隐出现了一个人,不过他倒不希望是他,不是不舍得而是这个人他早就不想去搭理了,所以眼不见为净。

战云溟说:“烟儿,你要知道这苏慕奕要是不除便是留在北寒国的心腹大患,他早就跟敌国勾结,所以必须除去,现在虽然不是最佳时候,但是也是时候了。”

战云溟:“这北寒国如果不是有我这个摄政王坐镇,我想澈儿早就下台了,所以眼下就是要澈儿立威,他自己也得要有王者的气势镇压住那些人。”

这样的话他也可以回去跟他的烟儿成婚了。

洛芸烟这才明白了,便也点点头说:“那也行,现在苏家算是彻底的亡了,那么苏慕奕的兵符可归还了?”

苏慕奕的父亲是护国公,但是他的手里却是有一大批的精兵,兵符自然得还给北寒澈了。

洛芸烟突然觉得这样的战云溟真的很好,外人都说他冷酷无情,可是洛芸烟却觉得他有情有义,跟他皇兄的感情真的很好,不然的话也不会尽心竭力的帮助北寒澈保卫国家了。

战云溟“烟儿明白就好,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一直待在北寒国的原因,其实这个皇位应该是北寒宸的,澈儿的真正皇叔。”

战云溟:“他当时也不愿意要这个位置,找到我说让我去跟懿皇兄说让澈儿继承大统,后来这个位置是澈儿的了,是被我推上去的,所以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坐视不管,直到这北寒国彻彻底底是北寒澈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