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茉茉喜欢的是他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战云溟:“廖门主,许久不久,可还好?”

果然是他!

他跟洛芸烟老早就猜到了,只不过还是不敢相信,这廖宸凡何许人也,怎么可能…

但是也没关系,现在北寒清茉跟着廖宸凡了,他完全不用担心。

他不了解廖宸凡但是倒也是听过他的,何况廖宸凡跟洛芸烟也是知根知底的。

北寒澈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问:“这位是…北漠仙师的弟子?”

洛芸烟轻笑的摇头,“自然不是,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他身上的气质都不像那仙风道骨好吗,这位是罗刹门的门主,廖宸凡!罗刹门,你肯定听说过吧。”

“什么!”北寒澈瞪大眼睛,满脸的震惊,罗刹门在一年前血洗浔泷明宫的历史还历历在目。

北寒澈的喉咙有点发涩的问着,“那么血洗…浔泷明宫…”

廖宸凡露出一抹人畜无害又看似温柔的微笑,慢慢的点头:“是的,浔泷明宫正是罗刹门…哦不对,是我跟澜烬国的太子殿下的杰作!”

廖宸凡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战云溟,要说真正的情敌那应该是孟辰枫才对!

浔泷明宫是他跟孟辰枫一起灭的,原因是因为浔泷明宫害得洛芸烟差点死掉,虽说是受人雇佣,那也是不可原谅的!

整整一个晚上,那庞大的杀手团就被他们两个灭掉了。

北寒澈震惊的不敢说话了,罗刹门!澜烬国!天哪!是不是信息量太大了!

北寒澈从小就听人说罗刹门吃人不吐骨头,那罗刹门的主人更是血腥,没想到…他这皇妹居然…

罗刹门存活在这大陆已经百余年,早已经成了江湖不敢招惹的一大帮派。

北寒澈虽然不说话了,但是北寒清茉则是一脸的懵逼:“不是,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啊?皇叔皇婶,你们认识他吗?”

战云溟冷冷的看着廖宸凡,他一直最耿耿于怀的就是洛芸烟遇到危险不是他去血洗浔泷明宫!为什么非要是孟辰枫!

战云溟在气廖宸凡的同时,北寒澈就在琢磨着廖宸凡跟洛芸烟的关系,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画面,这才让他想起了什么,原来如此!

看着北寒清茉一脸懵逼的模样,北寒澈得意的笑了笑:“茉茉,原来你还不知道啊~这位廖门主可是皇婶的朋友,他们关系还挺不错的。”

对!他之前就听说过罗刹门跟绯烟宫走得近,这不,是他们了吗,这关系…这天定的缘分啊~真是不用说了。

北寒清茉听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跟芸烟是朋友!

不是,她好像也从来都不了解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所以难免很是惊讶。

北寒清茉:“皇婶…这是…真的吗?他真的是你的朋友吗?”

廖宸凡也是一脸的懵逼,“不对茉茉,你又是谁?你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廖宸凡跟北寒清茉是在城外的一个茶棚里认识的,那会儿他带着罗刹门的护法前往流火国找南宫絮算账,也是无意间与她相识,但是却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她的身世背景。

他是很相信北寒清茉,而北寒清茉也是信任他的,他们两个人没有一点点的谎言,除了没有问的问题。

当然,不管她是什么样的身份廖宸凡自然是不会介意的,他只是喜欢北寒清茉这个人。

北寒?她姓北寒!他早就应该想到的,普天之下,能姓北寒的人只有北寒国的皇族,他也是犯蠢了!

北寒清茉听闻廖宸凡的话吓得脸色发白,她觉得廖宸凡应该是觉得自己欺骗了他…所以生气了?

北寒清茉支支吾吾的都不知道怎么说话,“我…我只是…”

“能是什么关系?没看出来吗,北寒清茉是我战云溟的侄女!廖门主,不可能不知道吧。”战云溟看北寒清茉这么没出息的样子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怎么北寒皇族的人这般怂,不就是一个男人吗。

哼!叫他吊炸天,如果廖宸凡真的认定北寒清茉的话…那么以后他成为北寒国的驸马爷那也是蛮不错的。

北寒国有罗刹门镇国的话也是很有威慑力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廖宸凡论到辈分的话…还是得叫他一声皇叔!

这就是战云溟打的主意,呵呵~

当时在流火国跟廖宸凡认识的时候,这家伙可是仗着跟洛芸烟多年的情谊对着自己趾高气昂的,可能他绝对的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

洛芸烟淡淡的看着他们两个的波涛暗涌,只是稍微的提醒了一下廖宸凡,“我说木木,你不打算看一看你的茉茉?她好像误会了!”

洛芸烟只需要轻描淡写的扫一眼,便知道北寒清茉这担心的是什么,看她这小脸吓得惨白惨白的。

那肯定是觉得,廖宸凡因为她隐瞒自己的身份而怄气了。

不过这倒是北寒清茉多想了,廖宸凡可不是一个小鸡肚肠的男人,相反,他的肚量能撑船。

本来廖宸凡因为战云溟那得意的模样气的心肝都疼了,现在听到洛芸烟那淡淡的声音和淡淡的话语,反射性的看着怀里的北寒清茉。

看到她那大大的眼睛都挤满了血丝,脸色也十分的不好,当时心更疼了,都是他不好!

廖宸凡疼惜的揉着她的小脑袋,安慰着:“没有…我不是介意你有没有告诉我你的身份,我不是没问你吗,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异。”

廖宸凡将下巴搁在她的脑袋上,心疼的要死,早知道他就不说那句话了,看把他可爱的小女人给担心的。

北寒清茉一听眼睛一亮,瓮声瓮气的:“真的吗?你真的没有怪我不告诉你吗?”

“嗯!”廖宸凡满眼的宠溺,“我怎么可能怪你,说出来不就好了吗。”

廖宸凡在这之前不是也没有跟她说明自己的身份吗,所以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是罗刹门的门主,如果早说的话就好了。

早说的话她应该也猜得到自己跟她皇叔有点关系,哦…也不对,应该是他猜得到北寒清茉跟战云溟有关系,毕竟在这之前,她没有回北寒国,也没有认识洛芸烟。

洛芸烟无语的瘪嘴,真不知道廖木木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真是一点都不稳重!

北寒清茉本来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这两个人在一起可要的笑了。

战云溟的表情一直都很淡漠,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北寒清茉和廖宸凡,顺手的牵着洛芸烟的手就转身,“行了,先去大厅,站在这里当神吗?”

北寒澈笑嘻嘻又很恶劣的对着北寒清茉笑了笑,一脸傲娇的拉着景嫣蝶的手,但是被景嫣蝶横了一眼,直接…甩…开…了!

北寒澈摸摸鼻子,有点尴尬的跟上洛芸烟他们的脚步。

北寒清茉看到北寒澈尴尬的模样,保持着迷之微笑,也没有嘲笑北寒澈,但是那模样跟嘲笑没有两样。

廖宸凡看着他们离去的步伐轻轻的抿唇,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的拉着北寒清茉的手,跟着他们一起过去了。

他曾经以为他会跟着洛芸烟一直这样生活下去,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一个人。

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成家,没想过现在喜欢上了一个人。

但是缘分总是非常奇妙,兜兜转转的…他喜欢的那个人居然跟战云溟有莫大的关系,而且还是北寒国的人!

呵呵~真是逃也逃不掉呢。曾经,洛芸烟的师父北漠仙师给他预言过,北漠仙师说他这辈子注定要跟皇家挂钩,当时他不相信。

他一个江湖人怎么可能跟皇家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不得不说,凡事没有绝对!

北漠仙师啊,真的可以去做神算子,卜一卦决定灵。

在廖宸凡的面前北寒清茉什么小脾气都变成了娇羞,与他的十指紧握的点点头:“走吧走吧…”

他们来到了无聊时候他们经常去的那个大厅,古风古色的都是洛芸烟最喜欢的风格。

坐在椅子上的战云溟,似笑非笑的看着廖宸凡,勾了勾唇问道:“廖门主,能否问一问你是如何认识我们茉茉的?又是如何把她骗到手的?”

廖宸凡一听一愣,瞬间就炸了:“嘿!摄政王!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啊,什么叫做骗?多难听!我跟茉茉那是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定终生!跟你这样的人是说不明白的。”

北寒清茉虽然很尊重战云溟,但是她对战云溟这么说她男人北寒清茉就不干了,“皇叔,你不能这样说啊,我跟宸凡本来就是一见钟情哒~不能说是骗!”

北寒清茉到现在都清清楚楚的记得…她跟廖宸凡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那还真的算是英雄救美了。

北寒清茉就是先看廖宸凡的样子,再看他的武功,然后对他一见钟情哒!

北寒澈呵呵的冷笑了一下,“都说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我看你还没嫁,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了?”

北寒澈只是觉得心里难受,她怎么面对他从来都是一点就炸,可是面对这家伙的时候倒是一脸的娇羞。

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他可是她的亲哥哥!

不能再亲了!

难道都比不上一个外人吗?

真是白疼她了!

北寒清茉凶巴巴的瞪着她这皇帝哥哥,耐心的纠正着:“说什么呢?什么叫做胳膊肘往外拐啊?他又不是外人,他既是皇婶的好朋友,也是我喜欢的人,皇帝哥哥,你这是太有偏见了。”

北寒清茉就是这样,不想让任何人说她喜欢的人半点差错,就算自己的亲哥哥也不可以,她就是护短的人。

可以说北寒皇族的人就是这么的护短,如果哪一天北寒清茉受委屈了,北寒澈肯定得掀了他祖宗八代。

廖宸凡见北寒清茉这么的维护自己,心里也是高兴的,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柔声的安慰着:“没事没事,不跟他们计较,我想你哥哥应该是舍不得你了,不气啊~你看,一生气这皮肤就好变坏了。”

洛芸烟默默的打了个颤,什么时候廖木木怎么的肉麻兮兮的,以前那个一脸嘻嘻哈哈的人怎么现在变得那么深情了,真是受不了了!

洛芸烟干咳一声,问道:“对了,你这次是回了罗刹门…那你应该也去了绯烟宫吧,里面怎么样?师父他有没有说什么?交待你什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