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为你逐渐的强大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战云溟好笑的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人,冷不丁的出声:“澈儿,心情可好?这未来皇后可是追着了?”

北寒澈反而瞪着战云溟,“皇叔!你看你说的,什么叫做追着了?小蝶不一直都在我身边吗,就算没有互相坦白,我相信迟早有一天我们都会在一起的。”

北寒澈那口气无比的惬意和得意,想到他未来有景嫣蝶的陪伴,心里就爽歪歪的。

可景嫣蝶听到这话却是万分的不好意思,毕竟是女子,脸皮薄。

战云溟同样的点点头,又突然丢出了一颗炸弹,炸的北寒澈心情蔫蔫:“哦?是吗?那挺好的,只是…后宫的女人你可想好法子处理了?”

景嫣蝶刚才还笑意吟吟的,只不过想到后宫的女人心情一下子沉入谷底,她终究还是很介意后宫的女人。

北寒澈注意到景嫣蝶猛的变了脸色,赶紧的急道:“哎呀皇叔!我知道我知道…你别说了,别说这些扫兴的话了,我会快点处理的——”

战云溟心里呵呵,“你不是看的挺起劲的吗?不给你找点事情做怎么行,你说是吧?”

北寒澈皮笑肉不笑:“呵呵!皇叔,你能不这么腹黑吗!好歹我是你侄儿是吧?你不带这样‘大义灭亲’的。”

景嫣蝶垂眸的想了想,抬头看着洛芸烟笑吟吟的问着:“芸烟,你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快点使自己的武功加速增长吗?”

洛芸烟皱眉的看着景嫣蝶,不明白她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了,“有,但是你想做什么?”

北寒澈倒是对景嫣蝶的话感到很奇怪,“小蝶,你为什么突然想增长武功了?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吗?”

他记得景喻尘之前一直都想要教景嫣蝶武功,可是景嫣蝶也只学一些最基本的,再高一点的她就不学了,所以现在他还是有点奇怪。

景嫣蝶勉强的笑了笑,“不是,我只是想要增长,我只是想要跟你站在一起,只是想要帮你…”

景嫣蝶已经决定好了,既然北寒澈都已经为了她要遣散三宫六院,那么她也要为他做什么。

跟他这样的一个帝王站在一起,自己又怎么能什么都不会。

那她也想要加强自己的能力,这样北寒澈就不会那么的担心自己了,她也要学会保护自己,不会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累赘。

北寒澈感动的抚摸着她的秀发,轻轻的说着:“不用,你做你喜欢的事情就好了。”

北寒澈知道她很喜欢厨艺,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都在研究厨艺,武功她不喜欢那就不喜欢吧,他会在她身边保护她。

洛芸烟淡淡的说着:“北寒澈,你知道她喜欢的是什么吗我?这样跟你说吧,她之所以学了那么多的菜品是因为你,因为你很喜欢吃,所以她努力的学习。”

洛芸烟知道北寒澈此刻在想什么,但有些话也不得不说。

看到景嫣蝶那认真的模样,洛芸烟知道她是真的,想要加强自己…所以她答应了。

洛芸烟点头:“好!小蝶,既然你想这么做,我答应你了,练习的时间为每天早上。”

得到洛芸烟的答案,景嫣蝶松了一口气,“芸烟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洛芸烟点点头,战云溟却有点坐不住了,刚要开口说什么就被洛芸烟捏住了手,洛芸烟对他使了使眼色,战云溟这才不甘不愿的不开口。

洛芸烟轻轻的看着战云溟,看他紧绷的脸就知道他又别扭了,“好了,他们都走了,你跟我过来——”

洛芸烟站起来,斜着眼淡淡的看着闹别扭的男人,见他没有动作,洛芸烟气闷的拽着他的手就往外面走去。

他们走了之后这儿就只剩下景嫣蝶和北寒澈了。

北寒澈还没有从刚才的话里反应过来,“小蝶,刚刚…皇婶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啊?所以说…你喜欢做饭其实不是你最初喜欢的,只是因为我喜欢吃,是吗?”

景嫣蝶看到这样子的北寒澈觉得挺可爱的,“那你觉得呢?我再怎么样也是景家大小姐,如果不是因为你…”

景嫣蝶:“我为什么多此一举去学做饭什么的?如果不是因为你…刚开始我是没什么兴趣,可是也渐渐的喜欢了,觉得做饭是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

北寒澈这么呆傻的模样…还真的不像是一位帝王,哪有像他这样呆呆傻傻的人啊。

不得不说,北寒澈是一个粗汉子,这么点小事他都发现不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她一个景家大小姐何必吃这样的苦?

你看,这种事情连局外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只有他呆呆傻傻的没怀疑,这样子就可以看出北寒澈不是个细心的料。

果然,景嫣蝶这样想着,北寒澈就真的傻呵呵的乐着,“真的啊?那我真的是太幸福了,小蝶,我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景嫣蝶也被他逗的哈哈大笑,“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别傻乐了,对了,你看你是不是应该先回去了,宫里还有一大堆事情吧?再不久就是蹴鞠大赛了,那时候你还得忙着呢。”

“没事,这不是有你陪我吗,你陪我的话…我就不觉得累了。”北寒澈终究还是个不大的孩子,比起战云溟他是不成熟,可是却也能独担一面。

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就是特别孩子气,陷入恋爱的男女都是傻子,这话准没错!

景嫣蝶无奈的摇摇头,“看你说的,怎么那么傻,赶紧回去吧,你回去了我也要回一趟景家。”

她都好久没有回景家了,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样了。

北寒澈一听她要回家,身体立刻僵硬起来,“回家?为什么?”

北寒澈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又问道:“你要回去?那你以后都不来摄政王府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是很麻烦?想要见她的话…去了摄政王府又要去一趟景家,他觉得会更糟心的。

摄政王府是没什么,但是景家他可不能经常去。

景嫣蝶笑着说,“我不是都说了吗?我要跟芸烟学习武功,既然这样的话…我的装备总要拿过来吧,我的东西都在家里,不在流殇酒楼。”

因为她在流殇酒楼就只是做饭,又不练习武功,所以她就把装备都放在了景家。

北寒澈一下子就泄气了,好像真的不愿意跟景嫣蝶分开一秒钟,“那只有这样了…可是…”

北寒澈想了想,还是很心疼景嫣蝶,“可是…我不想你这么辛苦,其实我都可以保护你的,真的,要不然你就别学了呗~”

景嫣蝶坚定的摇头,“那不行!我学了可是保护我自己的,自己都保护不了那还有什么用,你别担心我了。”

景嫣蝶含笑的站了起来,继续开解北寒澈:“你真的不用担心我,我也是想要多找点事情做,这样不会太无聊,行了行了,你不要跟我说了,赶紧回宫吧。”

景嫣蝶:“你应该还有一大堆的奏折要批吧,赶紧走吧,你要是处理不完,到时候没时间跟我们一起玩,那才活该,我可不会帮你的。”

北寒澈瘪瘪嘴,“那行吧…我先回去了…可是我觉得你…”

“好了!你再说!赶紧走吧你!”景嫣蝶瞪着北寒澈,无奈的吼了出来。

她真是受不了这样啰里啰嗦的北寒澈,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话一般都不多的好吗,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啰嗦了。

她练习武功还不是为了他们两个。

北寒澈呵呵的吐了吐舌头,赶紧的不废话了也不敢反驳什么,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只是走到门外的时候,还是恋恋不舍的回头瞧了瞧某人。

景嫣蝶在看不到北寒澈之后轻轻的抿唇,想到北寒澈可爱的模样没忍住的弯了弯嘴唇。

她知道为什么以前她要躲着北寒澈了,以前是因为自卑,也因为他是皇帝,而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所以注定配不上他。

她懦弱、她逃避、但是现在她不这样想了,现在她已经不懦弱、不躲避了。

她有了可以朝着他的方向而去的决心和勇气了,所以她不怕,她要慢慢的变的跟他一样的强大!

烟惜殿中,战云溟躺在椅子上看着洛芸烟忙来忙去。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便提议道:“烟儿,以后我去上朝的时候,你能不能跟我一块儿去?反正这皇宫你不是也没有逛过吗。”

战云溟再接再厉,“趁这次机会,你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皇宫的美,说不定咱们什么时候就回了流火国呢,你不好好的看一看,岂不是浪费时光?”

洛芸烟转身幽幽的看着战云溟并不回答,什么浪费时光、什么不去看看就白来一趟,全都是扯淡!

他这样说,不就是不想自己去教景嫣蝶武功吗,这个人能不能不要这么的醋缸子?能不能不要这么的小气?

怎么说景嫣蝶也是他的朋友吧,何况对方是个女人,真不知道他吃哪门子的醋。

洛芸烟算是见识了,怪不得战云溟外表装的那么的高冷、那么的禁-欲、那么的不近人情!

原来闷骚都往这儿跑了是吧。

战云溟见洛芸烟面无表情的,也不笑、也不怒、也不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