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傅莞瑾的心机深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傅莞瑾身边的婢女还是有一些的犹犹豫豫,也有一些的胆怯之意,“这件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可能陛下早已经忘记了,那这样的话岂不是白费心机了?”

“不!不可能!他不会忘记的!”傅莞瑾说的特别的笃定。

一想到那件事情之时,傅莞瑾面上终于有了一丝的得意,异常自信的跟她身边的婢女说道,“那个时候陛下虽然在金炎沙,可是他却能够叫人专门去寻找那位女子,想来陛下的心中是把那位女子给放在心上,既然陛下这么的有心,那绝对是不可能忘记的,尤其是对他意义深重的女子。”

“小姐,可我觉得还是不大好。”婢女一想到那个人并非傅莞瑾的时候,终究还是有一些的胆怯,不仅仅是胆怯更多的是胆战心惊,如果被连殇煜给看出来有什么的话,那她的命还在吗?

“小姐,毕竟当年遇到陛下的并不是你,可是你如果冒充的那个女子的话,就算是见到了陛下,如果对不上当时的情景的话,恐怕陛下…”

“闭嘴!”傅莞瑾恼怒的打断了婢女的话,就算那个人不是她又如何?现在知道这件事情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傅莞瑾势在必得。

傅莞瑾说,“就算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可我知道陛下一定会放在心上,我可以说那个时候我年纪很小,有些事情并不记得,就算是忘记了那有什么好奇怪的?”

既然她都选择了走上这么危险的一条道路,那自然而然的都要搏一搏。

身边的婢女抿了抿唇,声音有一些的弱弱的,“小姐…奴婢只是担心你,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婢女见傅莞瑾的脸色这么的难看,婢女赶紧的转移了话题,“可是小姐,你要是在玉佩中做什么文章的话被郁姑娘瞧见了的话那可大不妙了,如果被她瞧见了而陛下又不曾看到的话,那可怎么办?”

“你是白痴吗?”傅莞瑾冷冷的盯着婢女说道,“我所设的机关一般的女子绝对是看不出来的,陛下如此聪明怎么可能瞒得了他。”

傅莞瑾顿了顿,“别忘了,他可是在金炎沙生存了十几年的人,若是这一点小小的机关,陛下都不能知道的话,那么我想陛下绝对不是外面人说的那么的聪明睿智,那样的话我更加不会喜欢。”

其实傅莞瑾说这些话的时候眼中还是有一些的担心,她担心的不仅仅是因为连殇煜的态度,更担心的是她这一次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搏一搏,如果她博赢了的话那么她未来的生活便更加的富贵。

暮幽城本就在南方,所以这边的地区一般是比较炎热的,即使到了4月中旬天气是有一点的热燥。

虽然还没有到夏天但是这5月份很快就到了,这周围的空气的产生着一种燥热的气息,就好像是给了他们一个什么暗示一样。

春天缓缓的过去,夏天即将来临,郁惜璃特别的不喜欢夏天的,而且她的体质是比较怕热的,所以更加不喜欢出去。

因为出去之后回来一身的汗水,就连带着她穿的衣服都给汗水比打湿了,这样的感觉在她的身上真的是十分的不舒服。

郁惜璃她又是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所以是不喜欢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在夏天的时候郁惜璃就不出门,一般都是在了漠国公府中。

因为一出门被太阳晒到的话皮肤不仅仅会被晒黑,而且外面的天气那么那么的炎热,所以为了自己身体健康,也为了自己的皮肤,郁惜璃在夏天的时候一般都待在漠国公府里面。

夏天她最喜欢吃冰镇的水果,这样一来的话不仅皮肤不会变黑而且又清爽,根本就晒不到太阳,加上郁惜璃身上本来就肌肤似雪,像雪一样的白白净净的,那白净的皮肤中又透露着一种嫩嫩的粉色,看着就让人觉得特别的可爱。

所谓一百遮三丑,虽然郁惜璃她长得本来就不丑而且非常的漂亮,是那种谁都妒忌的美貌,更是把郁惜璃这个人衬托得十分的完美,更甚至她的命格都那么好,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求得来的。

要说在暮幽城中谁最幸运呢?当属于郁惜璃了,什么好事情都发生在了郁惜璃的身上了。

本来宋夫人就想要郁惜璃出去走一走,可是这小姑娘就是怕晒也怕大太阳,宋夫人是觉得郁惜璃出走一走至少也有小女孩的天真烂漫,更何况老是待在府里面闷坏了怎么办?

虽然说女子在外面是要避讳着,但是宋夫人觉得她的女儿并不需要那么繁琐的规矩,而且她也想让郁惜璃出去多多呼吸一下新鲜清新空气。

像往年一样等到郁惜璃出去,再回来的时候她身上的皮肤都被晒黑了,之前那肌肤似雪的皮肤都透着一抹健康的小麦色,这倒是把宋夫人给郁闷坏了。

这事情也就去年吧,反正今年她是说什么都不能让郁惜璃把皮肤弄坏了,这好不容易养得白白胖胖的,要是在成了去年那样她岂不是更加的郁闷。

所以就算宋夫人不让郁惜璃出去她自己也不会出去,她在府中也很高兴所以即使只是待在这里面郁惜璃也觉得非常的快乐了,毕竟在里面可以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而且还有冰镇水果吃。

如果觉得实在是太热了的话就会在冰窖里面弄几块冰放在自己的寝殿里,她乐得自在,可是郁惜璃的爹爹漠国公却是忙的不得了,整天都看不见他的人。

大概也是在5月份的时候他就开始忙了吧,据外面的人说连殇煜今年算是有意将镇幽十七卫统一的整顿一番,将他们的势力已经兵力各部分的分化一些,也借着整顿镇幽十七卫的理由把漠国公和穆国公一起叫到了宫中。

连殇煜要进宫是因为大家都会对镇幽十七卫的事情提出所有的意见,整顿镇幽十七卫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这个镇幽十七卫是历来皇帝中最信任的一支大分队了。

镇幽十七卫你来都是忠诚于皇帝的,无论是谁都叫不动镇幽十七卫,镇幽十七卫是不听任何人的命令只听皇帝的命令,所以这个事情可不是待在宫中或者商量一下就可以将办法想出来的。

他们是需要去外面走走看看,特别是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漠国公和某国公一起去外查看,所以剩下的几天以来他们两个人都是忙得不可开交,就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回家的时间了。

从辰时出去,到戊时才回到府中,所以这一整天的一整天的他们都没有在家中,更甚至是在后来直接在军营里面休息,从辰时到戊时,的确这几个时辰里面是非常劳累的。

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就在军营里面住了,20天,在这20天里面他们两个人总算是找到了一点点小窍门,就整个人也都瘦了一圈。

再等到两个人互相提出意见比较的时候都觉得没有什么问题,这才一道向连殇煜递上奏折,这里面写的自然是他们这20天以来的心酸感受,以及他们相互的意见和方法。

上了奏折这之后,他们这才欢欢喜喜的告辞回到家中了,别说,虽然这两个人是国公爷,在这暮幽城中的地位也是非常显赫尊贵的,但是在军营里面的日子也别说有什么好日子可过的。

那毕竟是军营,就算连殇煜多年之前也在军营里住过的,所以都能够知道那是如何的艰苦,自然是比不上自己家中的日子。

就在清晨的时候漠国公回到府中之后,第一件事情便是沐浴,这20天来在外面沐浴的时候真是提心吊胆的,哪哪都不舒服。

回到府中沐浴之后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去,就已经先睡下了,毕竟这20天以来是他最辛苦最劳累的日子,宋夫人看见漠国公是这样的辛苦她自己也非常的心疼,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陛下突然整顿镇幽十七卫了呢。

算了,既然他已经睡了那么只有等他再醒来的时候把膳食端给他了,不仅如此,宋夫人还让人在门外守着,等到漠国公一醒来就让人叫她去,然后她才将自己熬的骨头汤底端给他。

想必这20天他也一定是累坏了,吃一点骨头汤补一补身子也是好的,要说这漠国公一睡下去这时间就比较长了,直到申时的时候漠国公这才慢慢的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朦朦胧胧的看到所在的地方不是在军营而是自己的寝殿,漠国公这才安下了心。

再看见坐在旁边的宋夫人正在绣一个东西,一边的放上面还有炉子,这上面熬的自然就是给他吃的东西了,看到这么温馨的一面,漠国公心里满满是软绵绵的。

甚至醒来那时朦朦胧胧的声音响了起来,“夫人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睡了很久吗?”

宋夫人见漠国公都已经醒了,便走过去拧了一根毛巾给他擦了擦脸,“现在已经过了申时了。”

给他擦了脸之后又把一边的骨头汤拿过来,“现在已经很久了,你从早上回来就没有吃东西,先喝点汤暖暖胃吧。”

漠国公点了点头,这才慢慢的起身坐到了桌子前面,那骨头汤非常的鲜美,味道也是极好的,可能真是饿了所以没有几下子就被漠国公给吃干净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