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快点去讨好他呀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她想,连殇煜肯定是要报复自己的,他若是不报复郁惜璃绝对是不相信的。

连殇煜这个人倒是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总之,她觉得自己快要面临世界末日了。

正当郁惜璃心乱如麻的时候就又听到连殇煜稍微的提高了一个音量,甚至有了一些疾言厉色:“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我让你过来。”

本来郁惜璃就已经离他有这么一段距离的,自然是不想自己眼巴巴的凑过去让他报复,所以就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对他喊着,“我当然听到了,不过你让我过去是要干什么?我承认方才的事情是我不对,可是你想做什么?”

也难得郁惜璃想得到刚才她做的不对,也难得她能够反省自己,连殇煜脸上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表情,只是隐隐的能够感觉到他那懒洋洋的模样,甚至是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

这时候的连殇煜有那么一抹的不耐烦,“我让你过来你就过来,干什么这么多的废话,怎么?你觉得你磨磨蹭蹭的在那里站着,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吗?”

郁惜璃讪讪的笑了笑,嘴巴紧紧的闭着,漂亮的眼珠子转了又转,就像一只被大灰狼给咬了一口的小白兔一样。

如果连殇煜再这么疾言厉色的跟她说一句话的话郁惜璃保证能够哭出来,尤其是连殇煜再怎么急呼呼的话郁惜璃肯定委屈巴巴的待在原地,一个步子都不肯过去。

郁惜璃小心翼翼的瞧了瞧连殇煜又问道,“我要是过去了…你是不是就要报复我了,就因为刚才的事情,你该不会是想要打我吧?”

连殇煜被郁惜璃这句话给噎了一下,他是个男人怎么可能打她,而且他也算是清楚了,这小姑娘刚才说话的时候胆子可大着呢,一到跟她算账的时候就开始卖可怜卖萌,想着办法让他心软呢。

的确,连殇煜是心软了,所以他才轻轻的笑了笑,笑过之后又将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收敛住了,他不再说话只是伸出手对着郁惜璃招了招手。

他的动作看似懒散,可是这里面却有着不容置疑的意思。

没办法了,事到如今她也只能硬着脾气,心里边怀揣着一种殒身不逊的勇气,一点一点一点的挪着步子走过去。

看见他神情非常的冷静没有一点点发怒的样子,正因为他没有一点点发怒的样子,这才让郁惜璃更加的害怕,一边走一边嘟嘟囔囔的说着:“如果你要是打我的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而且打女人的男人最不是男人了…”

连殇煜真的是被郁惜璃气笑了,明明就是她的不对,虽说她知道错了可听在连殇煜的耳朵里倒觉得还是他的错了。

这小丫头也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什么,听见她嘟嘟囔囔的那句话简直对她无可奈何,他也只是双手环胸,手指还在肩膀上一点一点的,一句话都不想说。

郁惜璃走的超级的慢,就像是乌龟慢慢的爬一样,或许还比乌龟爬一样更慢,她是不想让连殇煜惩罚自己,所以才走的这么的慢,更不想让他说自己,所以才隔的这么不远不近的距离。

可终究还是会慢慢的走到连殇煜的跟前,在这一会儿的工夫她心里真的是抓痒得很。

正要走到连殇煜身边的时候郁惜璃就赶紧的停了下来,这个距离也算是不远不近了吧,反正她是不跟连殇煜距离太近了,也不敢直接走到他的面前,所以他们两个人之间还是隔了几个步子。

如果说连殇煜真的想打自己话,万一了什么事情的话,自己想跑也一定来得及的,虽说她的腿不长,跑起来也没有连殇煜的腿快,但终究还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只不过在郁惜璃想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而且她所预想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或者是预想的事情根本就不如她想的那样。

因为在她还没有停下步子的时候连殇煜直接伸手将她的腰给勾了起来,郁惜璃惊恐的睁大了眼睛,随后又是一个踉跄直接就被连殇煜紧紧的给抱在了怀里。

她的腰都快被连殇煜给折断了。QAQ!

郁惜璃被他突然的动作弄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动作都有那么一些的僵住了,只是反应过来之时手臂也不自觉的紧紧抱住了他的腰身。

郁惜璃本就长得娇小,在他怀里更是娇小的不得了,就犹如整个人都缩到了他的怀里似的,连殇煜倒是没有怎么责怪郁惜璃,而是静静的将一个吻落在了她的唇角上。

那模样特别的温柔,温柔的都让郁惜璃有点不可思议,更不像刚才那么的凶狠,连殇煜轻轻的将拍着他的后背,温声细语的说道,“你看,我不过是想要亲一亲你,你瞧瞧我让你过来你还不过来呢,你到底是在怕什么呢?是在怕我对你怎么样吗?”

郁惜璃的嘴巴动了动只是没有说出话来,就又听到连殇煜说,“你放心好了,我可是舍不得碰你一下的,更是舍不得委屈你更加别说要打你了。”

连殇煜一边仔细的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又似笑非笑的说道,“好了好了,你呀就不要这么担心了,说来说去都是你想的太多了,放心吧啊~”

郁惜璃刚才还紧张万分的心瞬间就火热了起来,尤其是被他的这些话给说的浑身都温和了,简直就像把那千年的寒冰给融化了。

她的身体更是软成一滩水,柔柔弱弱的依偎在连殇煜的怀里,现在他们逛的也差不多了,想吃的水果自然也吃了,眼看着太阳高高挂起了也快到中午了,就想着他们两个是不是应该去找一点吃的。

他们一边往山下走,连殇煜一边边问着郁惜璃喜欢吃什么,中午的时候也好带她去吃好吃的,刚才吃的那几个果子也不足以让郁惜璃添饱肚子,所以在去的时候更是激动的不得了。

之前吃的那几个水果就已经把她的食欲给勾了起来,现在更是期盼着连殇煜带自己去吃什么好吃的了,更是了乐不此彼的跟着连殇煜一蹦一跳的,活脱脱的就像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姑娘。

现在他们往山下走了这么一会儿,虽是郁惜璃心里面万分的激动,但身体素质到底是不行,走了这么一会就已经很累了,便停下脚步,扯着扯连殇煜的袖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又张开双臂嘟嘟小嘴巴,“我走不动了,要抱抱才行。”

连殇煜笑呵呵的,“你看你这个小丫头可真是够坏的,你走不动了就要让我抱,刚才怎么就不跟我站在一条线上,我可是记得…你刚才差一点把我给卖了啊,现在居然还敢让我抱你?”

虽然连殇煜说的这些话都在责怪郁惜璃,但是他的动作却是没有一点点的迟缓,直接弯腰将郁惜璃给抱了起来,一边抱着一边往前面走着。

被抱在怀里的郁惜璃只是脸红红的埋在他的胸口,也在一味的为他刚才的话反驳,“我为什么就不能让你抱了,你不是喜欢我吗?刚才那是刚才,现在这是现在。”

郁惜璃若是厚脸皮起来可能加上连殇煜都不及她的,所以说此刻她便大咧咧直接伸手环住他的脖子,笑眯眯的,“反正不久的将来你都是我的夫君,我让我的夫君抱一抱有什么大不了的。”

“呵呵,你这话说的倒是让我觉得挺好听的,但愿你以后说话也真的好听,如果能够站在我这一边呢我是非常高兴的。”连殇煜是一个小气的人,到现在为止都记恨着刚才的事。

他的唇角微微的上扬了几分,“好好好,你说的都对,虽说你说话说的挺好的但是你确实是不相信我的,是不是?一想到这里我真的是特别的伤心呀,真的有些话真的是太刺心了。”

郁惜璃对了对手指,心虚的蠕了蠕嘴唇,“哎呀我知道错了,刚才是我错了,寒之,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也不会不相信你的,好不好?”

连殇煜冷笑了一声,完全一副不再相信郁惜璃口头话的模样,“你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原谅你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你第几次说这样的话来,也不知道你是第几次欠我的了。”

连殇煜的动作很温和,可是语气却带着满满的威胁之意,“你别担心,你要是不记得了那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我记得就可以了,我记得便能够让你记起来,是吧?”

郁惜璃:“不要不要,哪有你这样当人家夫君的呀。”

连殇煜如果不说的话郁惜璃的心情是很好的,一旦说起来郁惜璃就又想起了之前欠他的那几次。

再一想他总是欺负自己的样子,就觉得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你看看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的小气,说什么你是陛下,又说什么你是我的夫君,可是你如此小气,哪笔账都算的这么的仔细,哪有你这样的,如果人真的跟你活得如此一般的话,岂不是太累了?”

连殇煜颠了颠怀里的郁惜璃将她往上抱了一下,又说道:“好哇,你现在倒是敢说我小气了,就算我小气了那还不是你欠我的,只要是芊芊你欠我的,那么我小气一点又怎么样,我就是要把这些事情清清楚楚的,到以后你进入皇宫之后便没日没夜的向你索要。”

郁惜璃默默的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心口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的也是不急不躁,但是却能够让她感觉到一个人的生命活力。

就这样,两个人静静的往下走了这么一段路,也不知郁惜璃是想到了什么扯扯他胸口的衣服,“对了寒之,你的生日是多久啊?”

连殇煜显然是有一些的意外,“怎么?是没话题说了吗?怎么想起要问我这个了?8月15,你问这个做什么?”

原来是8月15日,想到这个日子的郁惜璃又闷闷的嘟嘟嘴巴,最后去随口的回了他一句,“没什么,我就是想知道而已,你也不要太纠结了。”

郁惜璃想到他的日期就觉得特别的泄气,8月15日按照现代的日历来说的话就是狮子座,狮子座的特点就是外表深藏不漏,内里瑕疵必报啊。

这个地方也毕竟是在郊外,距离暮幽城又特别的远,他们的身边除了士兵之外也没有带厨子,所以他们并没有想到回到暮幽城去吃午饭。

如果回到暮幽城吃完饭之后又赶到暮幽城的话那么时间就会白白的浪费时辰,所以自然而然两个人就没有奢求能够吃到鲍鱼海参这么昂贵的饕餮大餐,虽然说说不能够吃到大餐但也绝对不是什么粗茶淡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