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不给漪太妃面子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要说是一个妃子了,现在就算是见到了这九五至尊如此尊贵的皇帝,那么行礼那是必须的,见到皇后亦是如此。

如果是其他嫔妃的话也都是要主动行礼的,这个漪太妃虽然是长辈可是却越不过祖宗的祖训和规矩,见到皇帝和皇后自然也是要主动问安的。

不过倒也有一个例外,如果你很受皇帝尊敬的话皇帝也会将这个礼仪免去了,这样的话你的这个位置会更加的高大,只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漪太妃也不曾得到过皇帝任何的特权,所以她还是要对他们行礼。

郁惜璃就在心里面暗暗的想了一下这些制度,还在想这个漪太妃在皇帝心中到底是什么位置的时候,就听到连殇煜开了口:“漪太妃…平日你不是在宫中吃斋念佛吗?今天怎么想起要出门了?”

听到连殇煜怎么一说郁惜璃也就明白了,原来这个人就是那个八皇子的母妃,三个太妃其中的一位,倒也没有说有多么高的位置,只是一个太妃而已。

连殇煜说这句话的的确确是非常的不客气,甚至让那个漪太妃非常的生气,按照连殇煜这个意思就是说她就应该在自己的宫殿里吃斋念佛混日子,就不应该出来走一走。

想到这里就生气,不过她到底是在连殇煜手下生活的,有一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现在生活在皇宫里,所有的一切都是连殇煜给的,而且连殇煜现在的势力如此之大,澜殇国又如此的繁盛,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力气反驳。

在很多年前是这样,现在更是这样,虽说是非常的尴尬,不过好歹漪太妃在宫中经历了那么久,没一会儿便收起了那份尴尬,只是低着头说道,“这不是在宫里待了这么好几天吗?觉得里面太闷了,见今日的太阳如此之大所以就出来走一走…”

连殇煜的神情冷漠的不能再冷漠,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呢喃了一句:“哦…这样呀。”

呢喃了的这一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说什么,旁边的应景也深知道连殇煜生什么心思,所以这才微微了上前走了一步,含着一抹阳光般的笑意看着漪太妃说道,“漪太妃是宫中的老人了,见到陛下在此怎么还能够往这边来,岂不是明知故犯,漪太妃也不是不知道陛下的规矩,如此也不知是有意要冲撞陛下还是怎么的?”

在宫里头走一走就会撞见什么漂亮的小美人在唱歌跳舞什么的,那都是其他话本里面的,在找个地方可没有这样的故事发生。

连殇煜根本就没有时间到花园里随处走一走,随时随地的悠闲,特别是如果他真的要走一走的话,最多也是在昭阳殿附近的花园走一走。

前提是他出来走的时候一定会让人清场,应景如此对漪太妃却也不是没有道理,平常他都是如此,更别说是现在了。

漪太妃跟连殇煜本来就不熟,而且也没有什么交情,要说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曾有,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是这是他父皇的好妃子,不过所幸八皇子天生就是一个残疾。

所以之前他们就没有参与那个夺位之争,先皇的儿子也都死光了,所以即便八皇子在他也没有任何的希望继承皇位,有一个残疾人继承皇位,那会让天下之人都来讨伐他。

虽然说她娘家有几分权利却跟其他的妃子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所以当其他的皇子一起来争夺皇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心思,就算是在心里想一想,也不会付出什么行动。

那个时候他们又何不知道连殇煜心狠手辣,如果当时她的儿子参与了这夺位之争也不会有现在的自己了,所以在那个时候她就没有那份夺位之争的心,只想要让自己的儿子安安心心的,以后自己的日子也好过一点。

正因为真的没有参与那多夺位之争,所以现在她才有了一个太妃的位置,自己的儿子做一个闲散的王爷也不是不可以。

所以即使后来有了连殇煜这个变数,对她来说的确是没有多大的影响,也的确是影响不到连殇煜。

事实证明了漪太妃当时的想法没有一点点的差错,在连殇煜登基之后后宫就只出现了三个太妃,其中有一个就是她,而且连殇煜对于没有夺位之争的皇子。

也就是八皇子来说,并没有同其他几个皇子那样冷血无情的全部诛杀,反而是因为那层夺位之争的原因,她就成了太妃。

他儿子也就成了先皇众多皇子之中,除了皇帝陛下之外,唯一幸存的先帝之子,也不得不说何其之幸。

这样的日子对于她来说已经是非常好了,只不过漪太妃却没有想到连殇煜对自己如此的不客气,尤其是在那位皇后娘娘的面前,他却也不曾给自己一点点的脸面,着实让太妃气的心肝的疼了。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在他眼里算什么呀,即使不是她,其它太妃也不会让连殇煜给她们留一点点面子,这样一想却也觉得没有什么。

虽然漪太妃的确是不知道连殇煜今日为何对自己这样咄咄相逼,别人不知道不清楚,但是应景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因为那个字条就是来自于花蒂阁,正是因为来自于花蒂阁所以才让应景顺藤摸瓜,继续的查下去,然后他就找到了花蒂阁幕后的主人,也就是漪太妃的亲侄女儿傅莞瑾!

这个字条就是来自傅莞瑾的,当时告诉连殇煜这个消息的时候,虽然没有看到连殇煜是怎样的神情,可是心里边到底也是能够猜到一些的。

他跟在连殇煜身边这么多年,总的来说还是了解连殇煜的,因为这个傅莞瑾那位太妃娘娘指不定会怎么被连殇煜折腾了,反正这件事情就是让小皇后不高兴了。

那么得罪小皇后的人自然是讨不到一点点的好处,就连太妃娘娘也会被那个傅莞瑾牵累,所以这也就是所有皇帝之中难免的通病,那就是你的侄女错了那就是你的错,你的侄女惹怒了小皇后,那就是你惹怒了小皇后。

所以漪太妃自然是不好过的了,这份怀疑也没有用到其他人的身上,而是用到了自己人的身上,仔细的想一想,所有帝王之中又或者是历朝历代以来,那些帝王之死都是来自于自己身边的人。

更别说有前朝某一个国家皇帝死了,凶手却是他的亲儿子,所以自己身边的人才是最毒的。

连殇煜从金炎沙归来,一直到继承皇位之后,他身边见过的人和事…以及看到的美人多的数不胜数,自然也不会对于把主意打到他身上的人来说有一点点的欣喜,那是无比的厌恶。

他只想要郁惜璃对自己有爱意就行了,其他什么女人的那是什么?当然,连殇煜更加愤怒的是这件事情,本来这就只有他跟应景知道。

自己多少年前的那些事情那些无人知晓的事情,这个女子又是如何知道的?现在想一想,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想要借着他家小皇后的手想要将这个消息传递到自己的手上了,真是太小看小皇后和他连殇煜了,等这一层面纱给揭开的时候,又看到这背后人是谁的时候连殇煜不会觉得这只是傅莞瑾一个人所作为。

一个女子哪来的这么大的权力,哪来这么大的想法,恐怕这背后有其他的人吧,如果漪太妃背后的人恐怕也是她的娘家傅家吧,这倒是有几分的可能。

连殇煜在心里想了想,继续往下推之作为傅莞瑾姑姑的太妃,未必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一清二白的人,连殇煜在这里的确是怀疑了漪太妃。

再往前面想一想,当时没有登基之时,除了他自己,先皇仅存的就只有八皇子东陵王,虽然八皇子是天生残疾,可是如果当时所有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没有了。

皇帝自己身边没有女人也没有子嗣,而八皇子却有一个独子,如果常年以来连殇煜身边没有一个女人也没有子嗣的话,指不定以后的帝位是他儿子的,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所以这些事情连串起来的话连殇煜何故会对漪太妃有任何的好感,又怎么会不愤怒,一想到这里就格外的愤怒,不仅仅是愤怒漪太妃对于自己算计,更愤怒漪太妃让小皇后如此的生气。

漪太妃的娘家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也不是什么权贵的家庭,也只是一个正是品的奉天府丞,也算不得是有什么大的权力,偏偏这样只是一个正四品的官连殇煜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

他也不过是一个奉天府丞有什么大不了的,就连跟他虚与委蛇连殇煜都不曾放在心上,更别说要对他算计什么的,只需要他开一个口就行了。

郁惜璃并不知道花蒂阁的主人就是漪太妃,也不知道漪太妃的侄女就是眼前的傅莞瑾,只是看见连殇煜态度如此的冷淡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乖乖的站在他的身后静静的等待着一系列的事件发生。

反正看好戏的是她,漪太妃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她跟皇帝之间的关系有多么的恶劣跟她又有什么关系,索性就直接站在这里看好戏罢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