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看奏折也有趣儿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他们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而且这个时候本来就要将这些时间用到非常有趣的事情上,所以连殇煜根本就不想辜负郁惜璃。

她抱着自己要什么时候连殇煜也紧紧搂住了郁惜璃,接着在她的耳边说道,“现在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你就陪着我看一会儿,可不可以?”

书房里面桌子上的奏折几乎都是属于国家大事,寻常人本来就不可能见得到,而且是要避讳的,即使是后宫的妃子大多数都不可能皇帝一起看奏折。

她坐在旁边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也指不定会说出什么风言风语来,也是出于本能的就要拒绝连殇煜。

可是在她拒绝之前连殇煜就皱了皱眉头,轻轻地笑了一声,“好啦,你就不用多想什么呢?我都不说什么难道别人还要说什么,怕什么?我说可以就可以。”

郁惜璃本来是想要拒绝的,但是想了想连殇煜告诉自己的话,却也觉得没什么了,反正她都没有那个心,即使看了也看不懂的,所以就不在乎了。

连殇煜他自己都不在乎,她要是再这么矫情下去也不是事儿了。

郁惜璃乖乖的点点头,这个时候是坐在他的身上的,再这样坐下去的话他的腿一定会很酸,当时就已经站起来,去旁边搬了一个小凳子,紧接着就放在他的旁边就在一旁静静的看他处理奏折。

书房里面的书自然是很多的,在寝殿的右侧有一个很高很大的书架,书架上面几乎都是军事书籍以及兵法,还有一些并不知是什么书名的书籍,因为郁惜璃特别的无聊所以就去那边转了转。

这个书架自然是为连殇煜所准备的,就是有些事情不太明白的话就可以翻阅里面的书籍而为他解决事情,这里面明显是有翻阅过的痕迹,还有一些黑色的标注,看起来也不是说只是用来摆设的。

这里面的书籍连殇煜肯定是阅读过的,郁惜璃在这书房里面四处的转了转,又随意的翻了翻里面的书籍,这里面的书籍大部分就是兵书,还有国家大事的书籍以及史书,还有一些记载前朝故事的书籍。

至于属于那些女性的东西那倒是一本都没有,就仅仅是看着这些类别的书籍就觉得特别的枯燥,特别的乏味,一点兴趣都没有,可以说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特别没有兴趣的男人。

所看的书籍也都是兵书什么的,郁惜璃默默的在心里面吐槽了一句,随后又拿出一本书籍看了一会儿,觉得还行就拿着这本书籍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连殇煜一边处理奏折一边看着郁惜璃,看她手里的那本书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当时也没有多想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处理着自己的奏折。

连殇煜处理奏折的时候一般都是很快的,没一会儿就批阅了一摞的奏折,直接就占据了桌子的一半,郁惜璃刚才拿出的那本书也只占了一小部分。

连殇煜批阅奏折的时候异常的认真,毕竟是关乎于国家大事容不得他松懈,郁惜璃也是一样,看书的时候特别的认真,虽然神情没有连殇煜那么的严肃,眼睛还是不时的眨一眨,也时不时个笑出声,真的是特别的活泼可爱,一看就没有倾尽全力去看这本书。

当然,这本书是特别无聊的,也难得她可以看进去。这本书籍是记载一个故事,也就是前朝的故事,被人书写出来的,也并不是让人觉得津津有味,只是能够让人了解到前朝故事。

郁惜璃在这之前已经看过几回了,在自己家中的时候因为无聊总是会在爹爹的书房里面找几本书来看,这本书就在其一,如果打发时间的话就可以勉强的看看,看上四十几分钟就看不下去了,因为实在是特别的无聊,所以就直接将书合上。

托着下巴,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看着连殇煜,这可怜巴巴的模样直让连殇煜摸着她的脑袋心疼的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在这里特别的无聊?”

郁惜璃也没有矫情的否认,只是点了点头又看着他面前的奏折,连殇煜怎么每天都那么忙,郁惜璃倒好像有一点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是有一点点的无聊,不过寒之,你每天都要处理这么多的奏折会不会觉得厌烦呀?会不会觉得无聊?”

连殇煜微微停顿了一下动作,点点头,“的确是会无聊,有时候我会这么想,但是习惯就好了,这些东西也必须是我来处理。”

除了皇帝的确是没有人能够处理这些东西,郁惜璃鼓了鼓嘴巴,“可是寒之,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那你是怎么缓解这个无聊的时间呢?”

郁惜璃问他是如何缓解无聊的时间,连殇煜他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就笑了起来,随后又将手里的那本奏折放在了另外一边。

再将最矮的那一叠奏折其中的一本扔给了郁惜璃,“你要是想知道你看看就可以了。”

郁惜璃并不知道连殇煜把这个奏折扔给她是什么意思,坐在他身边看书是很正常的,可是坐在他身边看奏折那就不一样了。

她可不想学武媚娘,这里面的道理她还是非常清楚的,也是极为明白的,所以在连殇煜把那个奏折扔到她身边的时候,郁惜璃自然是没有像以前那么没心没肺的接过来,这个可是奏折又不是其他的东西。

郁惜璃的脸色有一些的难看,“寒之,你把这个东西给我…应该不太好吧。”

连殇煜却是没有任何的顾虑,挑了挑眉头,“有什么不好的,我给你的你看就是了,又不会有人说什么,我是让你打开看一看又没有别的意思。”

连殇煜的态度非常的明确也非常的自然,这就让郁惜璃也放心了,可又犹犹豫豫的伸手将那个奏折放在手里,第一个反应就是第一次接触的奏折感觉还挺厚的。

掂量了一下之后觉得这个奏折还真是挺厚的,打开后里面都是密密麻麻写得端端正正的字体,就好像是印刷出来的楷体一样,居然让人有一种看下去的欲望。

郁惜璃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当她抬头看向他的时候连殇煜也在看着自己,目光非常的温柔,隐隐的还含着一抹如沐春风的笑意。

看到这样子的连殇煜,郁惜璃心中也安定了好几分,这才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将这份奏折翻起来看看。

这份奏折写的东西非常的多,上面也大多数属于私人的事情,打的自然也是正宗的官腔,不过不知为什么她居然可以看得津津有味,就觉得这里面的内容还是挺有趣的。

就这么看来看去就把这奏折给看完了,这本奏折的上书者自然就是朝廷比较有名望的北侯爷,他说要状告的人自然就是澜殇国也同样有威望正四品的谏议大夫。

北侯爷说做出的事情完全跟小时候在幼儿园受了欺负告状的老师是一样的道理,这北侯爷这一把年纪了,告起状来也如同小孩一样有趣。

但是这里面所写的每一条每一列都是写的谏议大夫条条例例的罪状,书写的也是如行云流水一般,每字每句中都是衬托出了北侯爷对谏议大夫纷纷不平以及怒不可遏之感。

这是一本不大不小的奏折,可是这上面却牵扯出了上一代的恩恩怨怨,以及到这一代你来我往之间的牵绊,无谓就是上一代跟着一代的恩怨,写的是真是太精彩了,至于是什么恩恩怨怨这就不能够想说了。

毕竟这也是北侯爷跟谏议大夫之间的恩恩怨怨,北侯爷他所接受的教育以及文化程度是极为的高,说白了就是古代的才子,所以他的文风自然是很好的,比从在听书先生那里买的话本来说是有意思多了,也精彩多了。

也怪不得连殇煜是不会觉得无聊了。郁惜璃看完之后又看了看刚才这份奏折所摆放的位置,看着连殇煜那隐隐的笑意就已经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这个人还真当自己不是皇帝呀。

郁惜璃微微的嗔了他一眼说道,“我说你这个人,这好歹也是北侯爷跟谏议大夫之间的恩怨,又不是那本里面的故事,你这倒是挺好的,无聊了就拿这个来解解闷是不是?你这个人怎么就那么的无聊呀。”

连殇煜无所谓的笑了笑,将那份奏折狠狠的盖上之后冷哼了一声,“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本来就是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他们两家人之间的恩怨又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暮幽城中何人不知何人不晓。”

连殇煜:“这又说不出是谁对是谁错,当年的事情本来闹得人尽皆知,既然都这样了我自然是不想管了,就让他们两个人之间斗争去,而且说来说去,你怎么好意思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是都能把它看完了吗?不是你也觉得有意思吗?”

郁惜璃被连殇煜的这句话给气的脸红了,直接就将那份奏折扔到了他的怀里,“我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的讨厌,是你拿给我的,我看了自然是好的,你呢,到现在又来这么挖苦我,再这样下去我就不在这儿陪你了。”

连殇煜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芊芊,你这话可说的就不对了,我什么时候损你了?我这不是说的是实话吗?”

“你这个人是最会说就是这张嘴巴了,不对,这张嘴巴是最会说的,能言能语的我自然是说不过你。”

郁惜璃的确是从来都没有在连殇煜的嘴上赢过什么话,最后也觉得挺没意思了,直接起身凑到他的面前,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随后笑眯眯的,“好了,我可以认输啦,这还不好吗?”

对于郁惜璃的主动连殇煜也是不觉得惊讶了,反正相处不久后,这个小皇后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放不开了,同她相处了这么久之后倒也是放的开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