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安海侯跟连殇煜

听书 - 霸宠嫡妃:战神请入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他这个人虽然脸皮很厚,总是时不时的吭一下自己,可是他对自己的情意却是真心实意的,也是浓厚的,一点点都没有作假。

毕竟都已经是以前的事情,她是不是就没有必要计较下去,这样一来也不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僵硬起来是不是?这样一想的话郁惜璃又觉得是自己小题大。

又觉得是自己太过于的斤斤计较,好像有一点的小气,明明都是以前的事情,可就是揪着不放,未免说出去,大家都会觉得她这个皇后一点都不贤惠。

说出口的话都已经是陈年旧事,说出来会让两个人心里边儿都膈应,这样又何必呢。

郁惜璃觉得自己特别的忧伤,如果自己不问的话又憋在心里头,把自己憋坏了又怎么办?她这一口气堵在心里,闷闷不乐的,恐怕再这样憋下去自己会生病的不可,真的是格外的左右为难。

郁惜璃很久都没有说一句话,依旧是闷闷不乐的,连殇煜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

放下手里的奏折,抬头看着郁惜璃,“怎么回事?芊芊为什么不说话,你到底是怎么生气啦?”

郁惜璃抬头哀怨的看着连殇煜,还是摇了摇脑袋,“也没有什么,你不用担心我了。”

虽然郁惜璃都这样说了,可连殇煜又这么放心的下,所以就再问了一次,“是因为真的没事,还是因为不好说出口?”

郁惜璃蠕动了一下嘴巴,依然是闷闷不乐,就连平日活泼的气息都变得阴沉沉的,默默的摇了摇头,“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连殇煜当然看出来她有心事,可是小皇后就是不说他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无可奈何,也不可能逼着郁惜璃把她的心事说出来吧,只能暗暗的在心里面加上了几个问号和六个点点。

等到晚上的时候郁惜璃连吃饭都少吃了很多,连殇煜还是忍不住的担心,这会儿郁惜璃心里面是堵塞的,简直是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什么。

连殇煜说了什么她都没有心情去回答,只能够敷衍了几句摇摇头说没事,于是就在这诡异又沉默的气氛中用完了晚膳。

郁惜璃爬上床榻之后就把整个人都闷在了被子里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闷闷的在想着自己心里面的事情,连殇煜把外面的琉璃灯熄了,然后走进里面又上了床榻。

本来就想着跟以前一样搂着自己娇娇软软的小姑娘一起睡觉,可是突然间就被小姑娘狠狠的踢了一脚。

郁惜璃气呼呼的,“你真是太讨厌了,我讨厌死你了!”

连殇煜被踢的一脸懵逼,“我…我怎么就讨厌了?我又没做什么,我哪里惹到你了吗?”

连殇煜也是真的觉得很无奈,他觉得自己特别特别的委屈,除了吃饭他真的就没有做什么了呀,“我倒是觉得挺奇怪的,我都没有惹你生气,我怎么就讨厌了?”

郁惜璃从被子里面露出一双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沉默许久之后却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到了后来,像发泄似的在连殇煜的肩膀上狠狠的,用小小的牙齿咬了一口,“你没看到我生气了吗?芊芊一点都不高兴!”

连殇煜当然知道她不高兴了所以各外耐心的抱着小皇后,一只手又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又拍了拍她的后背耐心的安慰着,“好了好了,我当然知道你生气了,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生气?我今天是真的没有惹你呀。”

“我…我因为,是因为…”因为什么说半天她都没说出个所以然,确实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也不知应该要说什么,所以只能再咬他一口,最后委委屈屈的窝在他的怀里,“因为今天我没有吃小点心。”

连殇煜微怔了一下之后又笑着摇摇头,“这不是因为你今天不想吃吗?所以就让御膳房不要再做小点心送过来了,怎么还不高兴了呀。”

郁惜璃噎了一下,最后又赖皮的说道,“那是因为我现在想吃了,不可以吗?”

连殇煜失笑着,“可以可以,只要芊芊你想要都可以,那么现在要不要让我去叫他们再准备一些小点心过来?”

郁惜璃现在还在生气心里面堵得慌,而且那酸气都快要冒出来了,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她现在哪里还吃得下什么东西呀,只能婉拒的说着,“不要了不要了,我困了,想睡觉了,还是睡了吧。”

连殇煜抿着唇沉默了许久,郁惜璃还没有闭着眼睛他就悠悠的开口了,“芊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是因为心中有事吗?如果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说,别忘记了我是你的夫君。”

连殇煜:“你要是有什么心事的话都可以告诉我,我是你的夫君应该知道,你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这样会不舒服的,把自己憋坏了又怎么办?你今天这个样子真的是让我非常的担心。”

郁惜璃尴尬的扯了扯嘴皮子,连殇煜对自己这么的温柔,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一点过分了,“没有啊?今天是我任性啦,对不起啊。”

郁惜璃也想明白了,无论之前他心里是谁或者与谁有过一段情,如今在他身边的是自己,任何人都不能够代替的,而且他心里也有自己,所以真的不能够去纠结其他的什么事情。

看到连殇煜还不怎么相信的样子,郁惜璃只好说,“寒之,你明天还要早朝所以早一点睡觉吧。”

连殇煜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抚摸着她秀发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后也没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把小姑娘搂在怀里,也不再问他什么。

只有他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可能是郁惜璃心里面的一个疙瘩,所以才这样都不肯说。

郁惜璃是非常的懒,也是一个懒懒的小皇后,所以第二天早上连殇煜去上早朝的时候她就起晚了。

等她起来的时候几个宫女就开始伺候她穿衣洗漱吃饭,没一会儿就看见灵莞将前面的珠帘给慢慢的收了起来,又看着郁惜璃说道,“娘娘,现在外面有一点点的凉风,可能要等到中午的时候会出太阳呢,娘娘应该出去走一走,现在怀着孕要透透气对肚子里面的宝宝好。”

尔嘉看了看外面也赶紧的点点头,“是啊是啊,娘娘是应该出去走一走,别整天都闷在屋子里,前几天奴婢们路过花园的时候,就看到那边开了很多的梨花和杜鹃,娘娘平时不就是特别喜欢花吗?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要做的话就可以到那边去看看。”

郁惜璃默默的舔了舔嘴巴点点头,“你说的也对,咱们就应该找一个比较暖和的时辰,如果中午要出太阳的话我们就过去看看吧。”

郁惜璃让旁边的宫女退下去后,自己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抹了抹蜜露,问着一边的尔嘉说道,“对了,现在这个时候陛下去哪儿了?”

“现在应该是下了早朝,陛下去书房了吧。”大抵是因为之前那一次吼了连殇煜,所以郁惜璃就不怎么去书房,也不想打扰到他们谈公事。

如果非要过去的话就会让身边的婢女打探一下书房里面有没有其他人,或许是因为之前吩咐的原因所以今日也就凑巧了。

尔嘉回答说,“奴婢倒是听云晟说过,今日好像是安海侯入宫有要事禀奏陛下,可能这时候应该在书房吧。”

郁惜璃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微微的挑眉,“安海侯啊~”

尔嘉点了点头也没有注意到郁惜璃有这么一瞬间的僵硬,紧接着又说道,“就是安海侯,可能是因为之前南凉那边的事情吧,具体的奴婢的确是不知道,毕竟也是朝中的事情,涉及到朝廷的事情我们这边是打听不到的。”

尔嘉:“这个安海侯奴婢之前是有幸见过一次的,要说到安海侯就要提一提他的母亲潘夫人了,奴婢倒是觉得潘夫人的性情叫人格外的欢喜。”

灵莞也跟着笑眯眯的说了一句,“尔嘉说的不错呀,奴婢也觉得潘夫人这个人的确是很好,就是咱们宫宴那一次,潘夫人怼温宁长公主的时候就是安海侯母亲潘夫人。”

灵莞:“那时候潘夫人可是没有一点点的害怯,显然是没有一点害怕温宁长公主,反而把温宁长公主怼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其实那一次奴婢还担心夫人会怎么样呢,可毕竟这宫殿的主人还是娘娘你呢?那温宁长公主如何敢如此?”

尔嘉呆呆的点点头,“就是就是,虽然潘夫人只是一个小官之女,但是也好比过那些所谓的名门贵女坦然多了,有很多的夫人都看不上潘夫人,可是那时候潘夫人那一身的气度和气量都没有人敢怎么样呢,就潘夫人那一身的气度与气量,这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她是大家族的主母呢。”

灵莞笑着附和,“这当然是如此了,潘夫人虽然身世不怎么样,但是为人是极好的,否则又怎么会生养出安海侯那么好的儿子来,这要比其他的王公贵族好到不知道哪里去了,那些王公贵族也只知道游手好闲,却不比安海侯这般。”

在这之前郁惜璃肯定是知道潘夫人的,也知道是安排侯的母亲,她对于潘夫人这个女人来说是格外的佩服,她佩服的不是因为潘夫人那曲折的人生,而是因为他的那个儿子,安海侯:封振遥!

不是因为她之前默默的恋慕过这位鼎鼎大名的安海侯,也不是因为看到他长得帅所以就对他有什么好的看法。

只是因为民间都在流传这位鼎鼎大名的安海侯与连殇煜之间有一些难以述说的‘奸-情’,难以述说的友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