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超级神基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学长,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好吗?”长相甜美的女生双颊泛红,低着头,双手把一封外面画着红心的情书捧到一个少年面前。

现在正是放学时间,许多学生来来往往,顿时引得很多男生女生驻足观看,其中许多男生都向那少年投去了羡慕妒忌恨的目光。

学生时代,大多数男生对于性感这个词还不太敏感,像田静这样长相甜美,大眼睛、长头发,皮肤白皙精致,像是洋娃娃一般的女生,几乎是每個男生都喜欢的类型,是那种会出现在大多数青春期男生梦中的女生。

这样的女生,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向一个男生告白,如果不是校规森严,怕是现在就有不少男生想要扑上去把那少年狠狠揍一顿,让他知道亵渎梦中的女孩是什么后果。

“不要答应……不要答应……”许多男生心中暗自祈祷,可是又有些复杂的情绪,似乎又不愿意看到田静被拒绝。

若是他们梦中的女孩真被拒绝了,那也是他们无法忍受的画面。

很多人都神色复杂地看着那少年,心里面十分的不是滋味。

在众人的注视下,那少年终于有了动作,伸出一只手,接过了田静双手奉上的情书。

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男生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田静也是激动的抬起头,眼神满含情意的望向少年,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着,那惊喜的模样,任谁都看的出来,她此时已经兴奋的难以言语了。

叱啦!

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那少年竟然看也没看,直接把情书撕成了两半,随手丢在了地上,然后若无旁人的从田静身边走了过去,脚印还踩在了地上的情书上面。

田静瞬间石化在那里,这次是真的动弹不得了,眼泪已经在眼眶里面打转,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

“人渣……畜生……贱人……”

反应过来的男生们,刹时间只感觉热血上头,恨不能把那个敢于这样羞辱女孩的少年撕成碎片,大多数男生还保持着一丝理智,但是也有不少性格冲动男生直接冲了上去,叫骂着要揍那少年。

少年身高不低,但是比较消瘦,一对一也未必打的过那些男生,更何况他现在面对的还是一群热血上头,要为梦中女孩讨回公道的牲口,很快就被几个男生按在了地上,眼看着就要迎来一顿拳打脚踢。

“不要打他……”出人意料的,被如此羞辱的田静,竟然转身扑到了少年的身上,把少年护在身下,挨了收势不及的男生们好几拳好几脚。

“田静,你这是干什么?那个贱人不配你对他这么好,他就是个畜生!”一个男生义愤填膺的怒道。

“这是我自己的事,他怎么对我那也是我的事,和你们没有关系。”田静咬着嘴唇说道。

许多男生顿时大受打击,实在不明白,那少年有什么好,都这样对田静了,田静竟然还要这样护着他。

“学长,你没事吧?”见那些男生不再动手,田静伸手要把少年给扶起来。

啪!

她伸向少年的手掌,被少年一巴掌打开,那少年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也不看田静,径直走向了学校大门。

所有人都傻在了那里,谁也想不到少年会这么做。

如果不是田静护着他,只怕刚才他就被人揍的爬不起来了,更何况田静为了帮他还挨了几拳几脚,只要脑子没进水,也不可能这样对待田静。

哪怕少年并不喜欢田静,至少也应该有点感恩之心吧,这简直是狼心狗肺的畜生行为。

因为田静之前说了那样的话,这一次到是没有男生再去揍那少年,目送少年走出了学校大门,心里面暗骂:“那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畜生!也不知道田静到底看上他什么了。”

“王宇航,我恨你!”看着少年无情离去的背影,田静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拨开围观的学生离去。

王宇航仿佛根本没听到田静那令人心碎的哭泣声,头也没有回一下,很快就走的没了踪影。

“那个混蛋……简直不是人……”不少男生心中大骂,心想如果换了他们,绝对不会这样对田静,男人就应该怜香惜玉。

不过转念一想,王宇航拒绝了田静,把她伤的这么狠,他们的机会岂不是来了,都说女人被抛弃的时候就是最脆弱的时候,现在田静比被抛弃还要惨,正是趁虚而入的大好机会。

想到这里,不少有想法的男生都向田静那边追去,不再理会人渣王宇航。

王宇航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他不喜欢学校,也不喜欢回家,更准确一点来说,他甚至不喜欢人这种生物,特别是女人。

不知道走了多久,王宇航走到了郊外的河堤旁,除了远处有几个钓鱼的人,再也看不到其他人。

王宇航在河堤上坐了下来,安静地看着面前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河面,只有在这样的地方,他才能够真正安静下来。

“喵!”

奶里奶气的娇嫩叫声传入王宇航的耳中,让他不由自主的转身望去。

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了一只通体白色的半大白猫,此时正在王宇航不远处的河堤上慢慢地溜达着,还望着王宇航在叫。

一个不小心,白猫从河堤上滑了下来,眼看就要掉进河里。

王宇航连忙冲过去,抓住了白猫,把它抱在了怀里。

白猫似乎知道王宇航救了它的命,乖巧的缩在王宇航怀里,还伸出舌头舔了舔王宇航的手掌,似乎是在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还是小动物单纯。”王宇航抱着白猫,伸手抚摸它的脑袋喃喃自语。

白猫咪着眼睛一动不动,任由王宇航抚摸,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夕阳余辉下,一人一猫在河堤的画面是如此的和谐,如同一幅完美的油画。

“王宇航!”一个凶巴巴不和谐的声音,破坏了这美好的画面。

王宇航背后不远处,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正凶狠地瞪着王宇航,那表情似是要把他给撕吃了一样。

这个女生王宇航也认识,并不是说王宇航关注过她,而是因为她在学校里面太有名了,只要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就算是毫无关心的人,也一定听过她的名字。

楚娇,名字让人觉得很娇弱,可她却是学校内公认的霸王花,常年格斗术排名第一,修炼天赋极好,压的学校里的男生都抬不起头来。

性格非常火爆,一言不合就把那些男生都给打的鼻青脸肿。

“干什么?”王宇航皱着眉头问道。

王宇航虽然出生在一个大家族,可是以他目前展现出来的修炼和格斗天赋来看,远远不及楚娇。

“干什么?你不会以为那样羞辱静静之后,这件事就能这么算了吧?”楚娇冷哼着说道。

楚娇不仅仅是田静的同班同学,还是田静最好的闺蜜,从小和田静一起长大,知道田静告白被王宇航那么羞辱之后,不顾田静的劝阻,执意要来为田静出气。

找了好半天,才终于在这里找到了王宇航。

“你想怎么样?”王宇航面目表情地说道。

“给你两条路,要么你就当着全校同前的面向田静好好道歉,要么我现在就让你躺下。”楚娇彪悍地说道。

“那我还是躺下吧。”王宇航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意,说着竟然真的在河堤的草地上躺了下来。

“你以为我是和你开玩笑?”楚娇大怒,直接就扑向了王宇航。

王宇航躺在那里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思,任由楚娇骑在了他身上,揪住了他的衣领。

“道不道歉?”楚娇一手抓着王宇航的衣领,一只手握成拳头高高举起,似是只要王宇航说一个不字,就立刻会落在王宇航的脸上,把他那张还算是英俊的脸给打成猪头。

“如果我说不呢?”王宇航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楚娇本想发狠,然后一拳砸在王宇航的脸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王宇航的脸,楚娇心中却是突然一软,别说揍王宇航,连到了嘴边的狠话也没能说下去。

此时的楚娇脸颊泛红,呼吸浓重,那双平日里凶猛无比,瞪一眼就能让男生都害怕的转头逃走的双眼,竟然显出柔情似水的温柔,好似她不是在惩罚渣男,而是在和情郎打情骂俏一样。

楚娇只感觉心脏碰碰乱跳,王宇航那张还算俊俏的脸,在她眼里越看越好看,就连王宇航身上散发的汗味,都让她感觉欲罢不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一张脸红的过分。

“你怎么样?”王宇航看着楚娇,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只要你答应做我的男朋友,这件事就算了。”楚娇被王宇航的口气一熏,顿时全身酥软,人都有点迷糊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宇航的嘴,恨不能立刻亲下去,尝尝那嘴唇的味道是甜还是感。

楚娇走后,田静这才缓过神来,怕楚娇真的打了王宇航,再把王宇航给打出个好歹来,连忙就追了出来。

可是她哪有楚娇跑的快,很快就被楚娇甩远了,等她好不容易追到河堤旁,远远看到对岸的楚娇和王宇航时,却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平时像个母夜叉一般的楚娇,此时竟然像是小猫一样靠在王宇航的怀里,满脸的柔情蜜意,嘴里面还说着:“对不起宇航,都是我的错,你拒绝田静,肯定是田静不好,田静那种女人怎么配得上你,让我代替田静做你的女朋友,为她赔罪好不好……你想对我怎么样都可以……”

“狗男女!”田静差点骂出声来。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从小一起长大,还做了那么多年同学,几乎比亲姐妹还亲的楚娇,竟然会做出这种事,说出这种话。

田静心中的怒火几乎要冲破脑门了,直接拿出了通讯器,拨通了一个号码。

“秋姐,我被人欺负了。”田静哭着说道。

“谁欺负你了?你在哪里?我马上就过去……”通讯器里面立刻传来一个女人焦急的声音。

“我在……”田静哭着说了位置和事情的经过。

“你先别急,不要过去,看好那对狗男女,我一会儿就到。”女人说着就断挂了电话。

田静此时的心才算安定了一些,可是看到远处抱在一起的王宇航和楚娇时,眼泪又争气的流了下来。

表白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自己最好的闺蜜都这样对自己,她这一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小静,那对狗男女在哪里?”不一会儿,一个骑着白狼兽魂的女人就飞驰而来,停在了田静的身边。

“在那边……”田静指着远处还纠缠在一起的王宇航和楚娇说道。

“不知廉耻的狗男女,小静你放心,我最恨的就是这种渣男和绿茶婊,今天秋姐就替你出气,阉了那个狗东西。”田秋恨声说道。

“秋姐,这样不好吧?”田静心里面顿时有些害怕了。

田秋已经是进入庇护所修行数年的进化者,实力远非这些没有进过庇护所的学生可比,而且田静也曾听说过,田秋在庇护所里是杀过人的,而且不止一个,她说的出绝对做的到。

“有什么不好的,这种狗东西人人得而诛之,没杀他都算是便宜他了。你放心好了,秋姐一定会为你出这口气的,在这里等着我,别让那人渣的脏血溅到你身上了……”田秋说完也不等田静再说什么,直接骑着白狼兽魂狂奔而去。

只是刹那时间,田秋就到了王宇航和楚娇近处,把正在极力讨好王宇航,恨不能就地把王宇航就地正法的楚娇惊醒。

“秋姐……”楚娇看到田秋,顿时一惊,连忙从王宇航身上爬了起来。

楚娇也曾听说过田秋的事迹,知道田秋是真正杀过人的进化者,和他们这些学生完全不同。

“楚娇,你可真是小静的好姐妹,这种事都做的出来?”田秋冷冷地盯着楚娇说道。

“我……”楚娇顿时又羞又愧,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见了王宇航之后,就像是鬼迷了心窍一样,竟然会对王宇航产生那样的邪念,怎么也无法控制自己。

“你先滚一边去,我先阉了这个狗东西,再说你的事。”田秋懒的和楚娇废话,从白狼兽魂背上跳下来之后,直接拔出配刀,指向了还躺在那里的王宇航。

“莪有得罪过你吗?只是拒绝了田静,你就要阉了我?”王宇航冷冷地看着田秋说道。

“你这种狗东西,不杀你已经算是仁慈,哪来的这么多废话。”田秋自己就被爱人背叛过,最恨的就是这种事,哪里还会和王宇航讲什么道理。

“一定要这样吗?”王宇航喃喃自语,似乎并非在和田秋说话。

“你这种人,杀了你都不过分。”田秋没有听清楚王宇航在说什么,提着刀就向王宇航冲了过去,先阉了再说。

看着提刀怒目而来的田秋,王宇航却是突然展颜一笑:“你真的要阉了我吗?”

“当……然……”田秋本想厉声呵斥,可是看到王宇航的脸,嗅着他身上传来的男人气息,声音却突然软了下来,手中的刀也没有那么坚定了。

“如果我说,我不想要田静,我想要你呢?”王宇航依然面带微笑,缓缓向着田秋走了过去。

田静在远处不敢过去,原本以为接下来会是非常惨烈的一幕,正在犹豫要不要过去拦住田秋,别让她做的太过分。

可是谁知道,刚才还义愤填膺,恨不能把王宇航剁了给她出气的田秋,竟然站在那里不动了。

反而是王宇航一步一步走向了田秋,等王宇航走到田秋面前的时候,田秋手里面的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然后就看到王宇航伸手抬起了田秋的下巴,田秋娇哼一声,身子一软靠在了王宇航的怀里。

“我想要谁就要谁,不想要谁就不要谁,现在你还有什么意见?”王宇航脸上带着笑,眼神却有些冷,一只手抱着田秋,另外一只手竟然把那楚娇也给抱了过来,一时间左拥右抱,看的远处的田静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秋姐她怎么会……”田静完全无法接受现在看到的一切。

“你想要谁就谁,只求不要丢下我……”田秋一脸痴迷地看着王宇航,口中娇喘着,艳丽的红唇直往王宇航脖子凑。

“你不是要为田静出气吗?”王宇航眼底的厌恶之色更浓,戏谑地问道。

“你不要小静,一定是她不够好,那样的小丫头有什么好,姐姐我可是成熟的女人,才是真正能满足你的人……”田秋恨不能整个人都挤进王宇航的身体里,还在撕扯自己衣服,内衣和大半雪白胸部都露了出来。

田静又哭了,只是这一次是被气哭的,她自己也想不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已经无法承受这不堪的画面,转身就哭着往家里跑。

等田静回到家里的时候,她的父亲田镇业和母亲李媚华看到田静都快哭成了泪人,都是大吃一惊,连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田静哪里能说的出口,只是一个劲的哭,说的断断续续,田镇业和李媚华听的还以为是田秋出了事,连忙召集了家族中的高手,让田静带路去找田秋。

到了地方一看,所有人都有些傻眼,只看到王宇航正在左拥右抱,楚娇和田秋一左一右的缠在王宇航身上,像是发情的母猪一般,硬往王宇航身上凑。

“畜生!”看到如此不堪的画面,李媚华又气又怒,田镇业直接如幻影般到了近处,一掌拍出,气浪顿时把三人都震的翻滚出去老远。

王宇航受伤最重,滚出十几米才停下来,口中喷出鲜血,挣扎了几下,都没有能够从地上爬起来。

“畜生,你竟然敢对我田家的女儿做出这种事?”李媚华一边去扶田秋一边对王宇航怒斥道。

“我做什么了?你们田家的人自己来找我,我连动都没有动过,我做什么了?”王宇航受了这么重的伤,眼中却没有一丝惧意,毫不畏惧的与李媚华对视。

李媚华一时语塞,他们来到的时候,确实看到王宇航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都是田秋和楚娇在主动,像是发情的母猫一样。

田镇业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与李媚华对望了一眼,顿时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王宇航不过就是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普通学生,真要是有什么身份背景,以田家在这座城市的势力,不可能没有听说过他。

这样的人,杀了也就杀了,无论如何也要保住田秋的名声。

田秋是田家重点培养的接班人,将来甚至有可能执掌田家,绝对不能留下这样的污点。

更何况田秋已经与一位大佬的儿子有了婚约,田家还要靠着那位大佬更进一步,又岂能让这样的事传出去。

田镇业和李媚华几乎同时微微点头,下一秒,田镇业就直接拔刀向着重伤倒地的王宇航走去。

“你这样的畜生,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田镇业声音森寒。

“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吗?”死亡就在眼前,王宇航却似乎没有一点对于死亡的恐惧,眼神有些迷茫,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

这样的话,他以前也听过,而且还是从那些血亲的口中。

畜生、怪物、恶魔,这样的形容词,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可他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如果真要说他有什么错,那就是太招人喜欢了,太招女人喜欢了。

别说是田静这样的外人,就连和他有血缘关系的女人,和他接触的时间长了,看他的眼神都会变的很奇怪,甚至是有些炽热。

小时候还好一些,随着年纪的增长,那些女人看他的眼神也就越来越饥渴,直到有一天,“小姨”爬上他的床。

自那之后,连自己家族的人都把他当成怪物看待,可他真的什么也没有做过,也从来没有过任何邪念。

可是就连父母看他的眼神,都似乎带着异样的恐惧,最后王宇航不得不离开家,独自一人生活。

说好听点是王宇航自己离开,说不好听点就是被赶出了家族。

王宇航已经尽量不与女生接触,可是没想到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王宇航看着田镇业问道。

“你这样的人,就该死!”田镇业说着刀已经砍了下去。

“该死?”王宇航笑了,笑的很怪异:“既然这个世界容不下我这种人,那我就不做人了。”

眼看着田镇业的刀已经落在王宇航的脖子上,可是却突然有一个身影挡在了他的前面,替王宇航挡住了那一刀。

“田秋!”田镇业目呲欲裂。

替王宇航挡了一刀的人,赫然是田秋,脖子都被田镇业砍断了一半,脑袋以一种诡异的角度耷拉在王宇航身上,鲜血把王宇航的衣服都染成了腥红色。

王宇航眼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身上散发着难以言语的气息,空气中都似乎弥漫着强烈而躁动的荷尔蒙。

“既然你们都把我当成怪物,那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怪物。”王宇航舔着嘴唇,如一头野兽般看着田镇业。

身为进化者巅峰的田镇业,竟然被王宇航的眼神震撼,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为自己的胆怯而羞怒,田镇业举刀想要再去斩杀王宇航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背后传来惨叫声。

转头看去,田镇业顿时目瞪口呆,只见包括李媚华在内的田家女性进化者,都像是发疯了一样冲了过来,见人就杀。

“怪物……该死的怪物……”田镇业反应过来,怒吼着想要去杀王宇航,李媚华却已经挡在了王宇航的身前。

鲜血喷溅,刀剑闪烁交击,兽魂嘶吼,如同地狱的悲歌。

一个个田家的女人死在王宇航的面前,一个个田家的男人也被那些女人奋不顾身的杀死。

那些女人都发了疯,好似王宇航的命比她们自己的命更重要,敢伤害王宇航的人,就是和她们有杀父夺妻的深仇大恨,哪怕是用牙齿咬,也要将其生啖活吞。

血!到处都是血!

落日余辉之下,一切都被染成了血色。

当一切安静下来的时候,河堤之上已经变成了修罗地狱,除了王宇航之外,只有远处已经被吓傻的田静,木然的瘫坐在地上,再也没有一个活人。

王宇航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身上的血不停的往下滴,他看了一眼像是傻子一样坐在那里的田静,展颜一笑:“这样的我,你还喜欢吗?”

“啊!”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天空,田静发疯一样逃走,连滚带爬,连鞋子掉了都不自知。

王宇航惨然一笑,转身向另外一边蹒跚走去,走了没有几步,却看到那只白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跑到他脚边磨蹭着他的小腿。

“看来畜生只能和畜生在一起。”王宇航自嘲了一句,伸手把那白猫给抱了起来。

可是他才把白猫抱进怀里,那白猫却突然眯起了眼睛全身抽搐,一股热流涌到了王宇航身上。

那白猫,似是兴奋的失禁了!

夜!

王宇航走在回家的路上,眼神有些茫然。

他到底还算不算是个人,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前路之上尽是迷雾。

“年轻人,你很迷茫。”王宇航正漫无目的走着,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

王宇航转头看去,只见街角的小巷口,摆着一个小摊,旁边立着一面布幡,上书“算尽天命”四个古字,后面坐着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头,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些猥琐。

“不算命。”王宇航转头就继续往前走,这样的江湖骗子他见的多了,察言观色博君一乐,赚点钱养家糊口也无可厚非,只是现在他可没有心情和那老头扯些有的没的。

“命可以不算,可是如果连是不是人这个问题都搞不清楚,那可就有些麻烦喽。”老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王宇航微微一楞,转头看向那老头,再次仔细打量起来。

花白的头发和胡子,略显苍白的脸色,长的也说不上出众,更没有仙风道骨的气派,到是让人感觉有些猥琐,一身蓝色的老式中山装,洗的都有些发白了。

算命摊上面的布也已经脏的不像样子,布幡到是还算干净,就是有点旧,怎么看也没有看出这老头有什么特别之处。

“什么意思?”

“你是什么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三句话本来都是王宇航想要说的话,可是他每次开口之前,算命老头就先一步说了出来,让他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

让王宇航惊讶地是,老头所说的三句话,和他想说的话一字不错,连语气都一模一样。

“你什么都不需要问,我只问你一句话,想不想改命?”算命老头咧着嘴说道。

“改什么命?”王宇航皱眉问道。

“你想当人还是想当怪物?想当人我就帮你改人命,想当怪物的话……嘿嘿……你这命也就不用改了……”算命老头嘿笑道。

“说吧,你想要什么?”王宇航看着算命老头冷冷地问道。

王宇航不相信这世界上真有这样无所不知的算命先生,能够把他所思所想说的这么准确,一定是对他做了非常细致的调查,必然有所图。

“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我,至少现在给不了我。”算命老头说着,把一样东西抛向了王宇航。

王宇航接住一看,见是一枚蓝色的药丸,有鸽子蛋那么大,闻着有股子扑鼻的中药味。

“这是什么?”王宇航问道。

“逆天改命丸,吃了它,你就可以重新做人,不过吃了它之后,也会有一个非常要命的副作用。吃与不吃,你自己决定,命运终究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才好。”算命老头老神哉哉地说道。

“什么副作用?”王宇航心中是不怎么相信的,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会非常倒霉。”算命老头嘿嘿直笑。

“倒霉?”王宇航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蓝色药丸问道,可是却没有听到算命老头回答,抬头一看,不由得一楞。

眼前哪里还有什么算命老头,连那算命摊和布幡都已经踪影全无,如果不是手中的蓝色药丸还在,王宇航都以为自己刚才是出现幻觉了。

仔细一看,原本算命摊所在位置的地上,有着四个黑炭写的大字。

“遇木则祥?”王宇航看着那四个字和手中的蓝色药丸发楞。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