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六章 天命所归

听书 - 渡劫之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公孙岚?”

两鬓有些发白的张柬之心中一震,他缓缓的抬起头来,然后再缓缓的起身,恭敬的微躬身转过身去。

在这个过程之中,他依旧保持着对帝王的礼度。

即便女皇帝是今日他们逼宫的对象,但只要她未发诏书退位,她便依旧是大唐的皇帝。

他这些年的视力有所下降,但所幸望远处的视力却没有下降多少,所以他也很快看到了那辆战车,隐约看见那辆战车上有两个人的衣饰十分奇特。

随着张柬之的起身回望,其余拜伏在地的几名臣子也随即起身,他们看着沿着大道朝着皇宫疾驰而来的那辆战车,眉头都是深深的皱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们对公孙岚了解多少。”

女皇帝威严而低沉的声音接着响起,“但我肯定比你们更了解她。她不会做不可为之事,如果她觉得事情无法转变,她根本不会来送死。”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张柬之深吸了一口气,他又朝着前方的台阶走了几步,走???????????????在平台的边缘,然后看着城中的烟火说道,“或许您说的是对的,她能够过来,便说明事态的确已经朝着我们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但这是江山社稷,是关乎天子姓氏,既然我们已经走到这里,我们没办法就因为您这几句话便改变初衷。”

女皇帝点了点头,笑了起来,道:“不错,总是要试试的。只是你们觉得不甘心?你们现在觉得只是我让出一个皇位,只是我点头的事情,你们觉得你们还可以继续鞠躬尽瘁,为大唐,为这座城死而后已,但是我是如何登上这个皇位的,你们难道不清楚?你们自觉付出了很多,那你们觉得,我付出了多少?那你们想想,这是我一份诏书的事情么?”

张柬之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对着女皇帝再次认真行礼,然后说道:“陛下,既然谁都无法改变自己的决定,那…”

他的话语直接被女皇帝的声音打断,“没有什么这和那的,我不想我们大唐英勇的军士因为你们愚蠢的决定而死在这里。你们不要再想着做什么愚蠢的事情,我说过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你们再做愚蠢的事情,等待你们的,便只有流放三千里。”

“到了这地步,即便流放三千里又如何。”张柬之的脸色瞬间坚毅起来,他看着那辆战车,道:“那若是那辆战车中的人根本到不了这里,陛下您必须改变决定。”

“很好。”女皇帝的眼眸之中终于涌出无法控制的怒意,她看着张柬之,冷笑起来,“你们只是文臣,竟然在此时还能勾结军方,让这些忠于大唐的军士为你们去赴死,你们可以和我赌一赌,但自此时开始,所有这些因为你们的驱使而死去的军士,他们的命,都要算在你们头上。”

“若是五十具重铠和三百强弩再加上白水剑门的那些剑客都无法阻止这几个人,那便是天命。”张柬之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但他脸上的坚毅却没有任何的改变,他抬起头来,直起自己的脊梁,“如果是天命,那便让我们看到,若是我们今日失败,那整个大唐便再无我们这样质疑你的人,那请你管好大唐,让它朝着更辉煌的地方走去。”

“用他们的命来赌?”女皇帝冷笑起来,道:“既然这样,你们就用你们的命来赌,如果你们输了,你们的家人会替你们流放三千里,而你们的头颅,就会挂在那块告天石上。”

“何惜命也。”张柬之点了点头,其余几名大臣也都是面容肃然,分列在女皇帝身前两侧。

“厉将军,事已至此,但劳你差人将我送回去。”紫薇城玄武门的城门楼上,一名年轻人愁容满面的哀求身旁一名身穿锁片甲的将领。

“看看你身上的这件袍子。”这名将领肤色极黑,他此时面色微沉,面上就像是有铁尘浮现出来,他看着这名年轻人,道:“难道这件袍子穿上了,还能随便脱下来么?”

这名年轻人下意识的垂首。

他身上穿着的是龙袍。

他便是太子李显。

这件龙袍,是登基之后的皇帝才有资格穿的龙袍。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李显身体微微颤???????????????抖,道:“厉将军,你也很熟悉陛下,你知道此时如果我们放弃,她必定不会追究我们的罪责,尤其厉将军,她说不定会奖赏你平乱之功。”

被他称为厉将军的这名黑脸将领顿时冷笑起来,“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今日若是听了你的话反悔,那就算我得了平乱之功,那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牵连,后面也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而且你必须明白,今日若是你成功登基,那你便是我大唐的皇帝,你怎么命令我,我都必须遵命。但你现在只是太子,虽然身穿龙袍,但未登基,太子无兵符不能驱兵,所以你现在命令不了我。”

李显听着这番说辞,顿时哭丧了脸,他明明知道这名黑脸将领所说的是实情,但心中的懊恼却是无法可说,只能跺脚道:“岂能如此死板。”

那名将领和城门楼上的其余所有人都没有再做回应。

他们对这李氏皇位的继承人理应抱有很大的期待,但此时他们心中却委实尊敬不起来。

和此时皇位上的那名女人相比,这位怯弱的太子的确太过弱小。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会改变决定。

军令已经层层传递下去。

他们和张柬之的态度完全一致。

如果那样的力量都无法阻止战车上的那区区数人,那这便是天命。

天命若是要将皇位继续交予那名女子,那这个女子,便是真命天子。

……

战车始终未至全速,但此时整个城的注意力已经远在他们身后的街巷,之前李丹的传令让大道上的所有军士都远远的避让这辆战车,所以这辆战车在神都的中轴大道上行驶异常顺利。

当女皇帝在集仙殿前眺望这辆战车时,吕神靓和王离微微抬首,两个人看到了她身上衣衫的反光,便都心有所感,就如同感受到了她的眺望。

“禁!”

当大道的尽头出现皇城的城墙,当皇城城墙上军械的森冷反光就像是晶亮的雪片一样飘舞下来时,这辆战车的行驶速度骤然减缓,而在它减缓的刹那,城墙上方响起一道森冷的声音。

“皇城有变。”

战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战马的口鼻之中冲涌着热气,车夫安抚着躁动的战马,同时沉静的说道。

“你不要跟着我们了。”吕神靓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了公孙岚一眼,虽然明知对方是这个时代最强的剑师之一,但她还是说道:“等会跟在我们身后。”

“好。”公孙岚根本没有任何勉强的意思。

车夫凝立在车头处。

就在这个时候,有数声轻响,让他呼吸骤顿。

战马和这辆战车脱开了联系。

它们身上的拖索被吕神靓直接扯断。

那些坚韧皮革制成的绳索,在她的手上好像腐朽的草绳一般轻易的断开。

“怎么?”

王离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盾牌。”吕神靓直接吐出两个字,又道:“足够大。”

王离微微一怔,顿时想明白了,苦笑道:“???????????????是足够大。”

说完这句,他的手落在了这辆战车上,沉重的战车就好像没有分量一样跟随着他的走动而移动。

公孙岚的眼中涌出异彩,她也反应过来吕神靓和王离想要做什么,她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道:“还是要小心火攻。”

吕神靓点了点头,道:“你跟在我们后面,不需要动手,只要闪躲便是。”

“禁!”

她的话音未落,皇城的城楼上便已响起第二声厉喝声。

“禁你们个头!”

吕神靓抬起了头,然后大喝了一声。

“禁!”

城墙上响起了第三声警示声。

“放箭!”

随着这第三声警示声的响起,一声似乎早已迫不及待的军令便已经响起。

“嗡……”

天地间突然响起一声异常古怪的低沉震鸣声,就像是很多巨大的皮索瞬间抖动。

公孙岚脸色瞬变,“守城弩!”

她的声音响起的刹那,皇城的上方就已经出现上百道的阴影。

这一刹那,就像是城墙上有许多军士,同时往下投掷了许多粗壮的毛竹。

然而那不是毛竹,那是开始疯狂加速的弩箭!

一根根粗如成人手臂的弩箭,就像是被巨人甩出的毛竹一样,开始破空呼啸,它们的抛物线似乎都各不相同,初时显得紊乱,但是它们在坠落之时,却都异常的精准,都朝着王离和吕神靓的所在坠去。

神都是此时世间最大的雄城,而皇城上的这些军队,更不是吃素的。

这些弩车原本是用以对付攻城利器,但在他们的调教下,这些弩箭显得精准无比。

在这漫天的粗大阴影的笼罩下,王离和吕神靓却是没有任何的紧张之意,两个人甚至有余暇互望一眼,然后两个人将身后的战车举了起来,就像举起一个巨大的乌龟壳一样,顶在了身前。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