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给前夫的植物人爹爹冲喜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章

正值隆冬,雨雪瀌瀌,国公府的湖心小岛覆盖了一层厚实的雪,从四方的雕窗望出去,白雾蒙蒙,天光湖色都淡了许多,湖那边的国公府也朦胧一片,了不可见。

连下了三天大雪,岛上的这间屋子没烧地龙,潮湿寒冷。

冬儿将热好的手炉塞进朝夕手中,眼见她面色比昨日苍白,不由多了几分忧色。

“夫人,二小姐醒了。”今早送炭火的婆子在门口议论,冬儿才知道,昏迷了数月的宋朝颜终于醒了。

朝夕极淡地笑了一下,“她终于醒了?也是,用了我这么久的心头血,如今我油尽灯枯,她再不醒实在说不过去。”

冬儿眼中蒙了一层雾气,头埋得很低,心里替主子不平。主子本是侯府嫡女,和二小姐又是双生姐妹,放在寻常人家,也是天大的福气,只可惜二小姐胎里不足,生出来便体弱多病,二夫人偏疼幼女,在二小姐七岁那年,有大师算命说大小姐命太强,克二小姐。

二夫人听了竟没多犹豫,就把大小姐送去扬州的姑奶奶家,起初还记得送些银钱,到后来便常常忘记,几年也不记得派人去看一次,到了两位小姐及笄那年,二夫人突然把大小姐接回来,还嫁给国公府的世子容恒做正房夫人,丫头们私下议论,大小姐的苦日子到头了。

大小姐嫁进来后,也曾跟世子过了月余的甜蜜日子,一个月后,大小姐的月事没来,她们几个丫头欢天喜地地去世子那里报喜,原以为大小姐有世子爷的疼爱,又有孩子傍身,定能在国公府站稳脚跟,谁知孩子生下来,就被接生的嬷嬷抱走。

她连同大小姐一起,被囚禁在这国公府后园的湖心小岛上。

这一晃就是一年。

冬儿眼眶濡湿,将暖好的汤婆子放入被中,才收敛神色,走到窗前。

“夫人,这风太冷,您可不能吹坏了身子,不如去床上歇歇吧。”

“我死后多的是时间睡,这会就不睡了。”

冬儿泪如雨下,心如刀绞,她正要安慰,却被朝夕的手势打断,只能将要说的话吞下去。

朝夕看着窗外的湖景,神色恍惚,这岛中小筑环境清幽,虽然地方不大,却十分雅致,如果不是被人囚禁于此,而她身体又着实不好,想来自己应该很喜欢这里。

这原是府中过世的国公爷容璟的住处,朝夕进门那年,国公爷于战场上为皇上挡箭,从高头大马上摔落,昏迷不醒,朝夕得此机会跟容恒成亲,给国公爷冲喜。只是她的冲喜并没起到作用,她有喜不久,国公爷便没了。

一年前,她忽然被抢走了孩子,困在这湖心小岛,月月以泪洗面,她和容恒虽不算情深意长,却也称得上和睦,她一直以为容恒是喜欢她的,直到他拿着一根巴掌长的细针戳进她的心口,宋朝夕才彻底醒悟,他非但不喜欢她,还十分厌恶。

后来关押她的婆子看不过去,漏了点消息,她才得知容恒要她的心头血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给她的双生妹妹宋朝颜治病。

宋朝颜从小体弱,一直没有根治的法子,一年前,容恒终于找到神医薛令春,薛令春有办法治疗宋朝颜的病,唯一难找的就是药引,需以双生姐妹的心头血做引入药。

于是,倒霉的宋朝夕就这样被困在这,成了她亲妹妹的药引,月月以血供养妹妹。

她月月被取心头血,身体日渐消瘦,不到一年便已体弱多病,油尽灯枯了。

“夫人,世子往这边来了。”

推门声传来,朝夕抬眸看去,身穿鸦青色杭绸素面夹袍,外披黑色鹤氅的容恒站在门口,他形容俊美,背脊挺直,身影修长,背后的湖光雪色竟难掩其风华,这两年来,国公爷去世,容恒作为国公爷唯一的儿子,逐渐崭露头角,竟比从前更为出色了。

朝夕拿帕子掩住口鼻,连咳了好久。容恒微微蹙眉,不喜道:“不是让你保重身子吗?若是病了影响朝颜用药怎么办?后果你担当得起?”

宋朝夕握着手中带血的帕子,笑得讽刺,“我耽误她用药?我恨不得现在就死,也好过给她做药引!”

容恒声音依旧是淡淡的:“你若是不配合,我便不再让人抱峥哥儿给你看。”

早些时候,宋朝夕听到这些话,必会大吼大叫,歇斯底里地咒骂,骂这对狗男女,给自己鸣不平。如今被困了一年,她外无娘家依靠,内无夫君撑腰,唯一的孩子尚在襁褓,这一日一日的囚禁磨去了她的脾气,听到这些话已经没那么愤怒了。

只是想哭,想笑,想叹,想嘲,却终不知该如何是好。

容恒微蹙眉头,往前走近几步,几个婆子制住宋朝夕,脱掉她的上衣,那根巴掌长的针在宋朝夕面前一闪而过,紧接着刺入她的胸口,钝痛传来,虽然这已经是第十二次,却依旧疼入骨髓,朝夕冷汗直流,眼泪也跟着落下。

容恒看她一眼,视线很快移开,声音无波:

“等这次结束,我会派人送你去乡下的庄子,谎称你已经死了。”

宋朝夕闭上眼,忍住心口钝痛,艰难地扯起嘴角,“那我该谢谢你?谢谢你堂堂世子爷还肯为我这个不受宠的世子夫人安排一二?”

容恒早已习惯她的讽刺,声音决绝:“这世子夫人的位置本就是朝颜的,你占了这么久,是时候还给她了,朝颜和你长得一样,你走后外人不会知道,她会代替你成为世子夫人,亦会好好对待我们的孩子。”

她双目紧闭,竟看都不看他一眼,容恒神色恍惚,过了会才道:“我跟你本就是个错误,是你不肯给朝颜心头血,我被逼无奈才会出此下策,这是最后一次取血了,以后你去了庄子,好自为之吧!”

哀莫大于心死,宋朝夕看向自己胸口的那根银针,摇着头,笑得凄凉。

“没有以后了。”她这样的人还谈什么以后。

容恒神色一顿,便听她小声说:“容恒,我疼啊……”

“小姐,该起床请安了,今儿个是小姐第一天入府,可不能迟到了。”

宋朝夕躺在一床素色锦衾上,睁着眼看向头顶的帷帐,许久才从这场漫长的梦魇中回神。

她本是远方的一缕游魂,会一手祖传医术,却不知为何一觉醒来穿到了同名同姓的宋朝夕身上。

原身七岁那年因为命格太硬,冲撞妹妹,被家里舍弃送去扬州的姑母家里,姑母是父亲的庶妹,在家时不得主母疼爱,被侯府老太太蒋氏抬了嫁妆嫁给扬州一落魄商人做续弦,宋朝夕醒来时人已经在扬州了。

蒋氏把姑母嫁给姑父,原想着姑母会低人一等,沦为破落的商人妇,却不知姑父头脑灵活,很快东山再起,姑母远离嫡母活得逍遥快活,宋朝夕被送去后,和姑母俩人一起大骂侯府没良心,啖狗粪,含鸟猢狲!姑侄俩头次见面便有了共同话题,姑母对她很好,她也投桃报李,替姑父张罗药材生意,帮姑父挣了一份家业,如今姑父已经是扬州数一数二的大户,宋朝夕这些年也没吃过苦头。

扬州虽不如京城显贵,却繁华秀美,山光水色,皆有万种风情。

她原想自己这一生也就这般了,谁知近日她开始频频做梦,梦中或是原身的前世,宋朝夕梦中跟在原身边上,把所有痛楚感受了一遍,醒来时总是心脏钝痛,好像那个被月月取心头血的人就是自己。

这梦持续了一个月,梦里真实的可怕,就连细枝末节都有,起初宋朝夕不明白为何宋朝颜的人生事事顺利,原身却百般倒霉,身边所有人都魔怔一样喜欢宋朝颜,母亲说送就把大女儿送走,世子爷魔怔一样对宋朝颜好,而原身不光要月月给妹妹送药引,死后却连个身份都没有,毕竟妹妹是要顶替姐姐的身份活着的。

直到前日,宋朝夕梦里看到一本书,这书讲的是侯府嫡次女宋朝颜的一生,宋朝颜生下来便体弱,与之相反的是,双胞胎姐姐宋朝夕身体强健,宋朝夕被送走后,宋朝颜成了爹娘的掌上明珠,就在宋朝颜及笄这一年,姐姐宋朝夕从扬州回来。

宋朝夕一回侯府就处处与妹妹争长论短,总认为父母偏袒妹妹,苛待自己,她时常找妹妹麻烦,跟父母吵架,与弟弟不合,搞得家里鸡犬不宁,她还看上了妹妹的心上人,容国公府的世子爷容恒,宋朝夕在外长大,比寻常人要大胆一些,看上容恒后就给容恒写书信表达爱慕,而容恒心里只有宋朝颜一人,根本看不上宋朝夕这个跳梁小丑。

就在这时,容恒找到了神医薛令春的徒弟,借由他的口得知,用双胞胎姐姐的血做药引,便可以治疗宋朝颜这种胎里带来的不足之症,容恒大喜,然而得知容恒喜欢妹妹的宋朝夕却一口拒绝他们的请求。

容恒对宋朝颜一往情深,可宋朝颜很难生育,哪怕以后俩人在一起,孩子恐怕也要由别人来生,这时宋朝颜想到一个主意,让容恒假意与宋朝夕成亲,生完孩子后,再用宋朝夕的血做药引,此后,把宋朝夕送走,由宋朝颜顶替。

她们姐妹本就是双生子,谁也看不出来世子夫人换了个人,且宋朝夕的孩子定然和宋朝颜相像,血脉相连简直两全其美,容恒思考后同意了这个方法。

再然后便是宋朝夕看到的那些梦境,原身说完“容恒,我疼啊”之后,便撒手离去,奇怪的是妹妹宋朝颜醒来后去湖心小筑看原身,命人烧了原身全部的东西,却独独摘走原身手上的镯子。

宋朝颜顶替宋朝夕之后果然没人发现,她和容恒夫妻恩爱,病愈后,宋朝颜竟越变越美,丝毫看不出曾经大病缠身,她乐善好施,经常给百姓施粥,给育婴堂和慈幼局捐献银钱,博了个“人美心善”的美名,而原身这个书里的配角,一直到死,都没有任何人知道。

原身幼年不得宠被偏心的爹娘舍弃,及笄后被接回家,以为爹娘还是爱自己的,谁知自始至终都是一场利用。她注定只是女主宋朝颜成长路上的磨刀石。

宋朝夕看向手腕,这是个错金银花纹的玉镯,她不记得自己是何时得了这镯子,只知道醒来后这镯子就一直戴着了。也不知这镯子有什么渊源,竟让宋朝颜那样记挂。

她猜想自己之所以重活一世,又不停梦到书中的事,皆是因为原身怨念不减。

而今天是她回府第一天!

想了一会,宋朝夕清醒些,懒懒打了个哈欠。

正要将帷帐挂起的青竹,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