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相互诛心

听书 - 汉世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卢相公真是好兴致,哪怕身陷令圄,仍旧怡然自得,竟能同这阴沟暗角中的狱吏聊到一起,如此机遇,平日里是体会不到的吧!”

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闻声而视,赵普的身影从阴影出显露出来,穿着很正式,冠带袍服,带有作为大汉首相独有的威严气势。

而从其言语,显然是听到了一些卢多逊与狱吏的交谈,因而,出言调侃,只是并不能让人感受到哪怕一丝的趣味。

狱吏当然是不认识赵普的,但观其气度,就知道这绝对是个大人物,更何况,连狱长都战战兢兢、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更别提那几名衣着华丽的随从卫士了。赵普身边,是随时有大内禁卫保护的,这是刘皇帝所赐恩典,也是作为朝廷宰相的待遇。

狱吏有些慌张,无法自处,手足无措地站在儿,更不知该行何礼,两腿发软,却忘记要跪下。

当然,赵普显然是不会在意这么个小人物的,摆了摆手,让其连同那狱长,一并离开,给赵、卢留出谈话的空间。

卫士搬来一把交椅,张开摆在监牢外,赵普提袍落座。这两个老对头,不久前,还同在广政殿内商量国家大事,争执辩论,如今,却置身于这令圄之中,只不过,一个人在里头,一个在外头,一个官袍威严,一个囚衣狼狈,相形见绌,那种强烈的差异对比,让气氛有些尴尬。

从赵普现身开始,卢多逊的表情就变了,又阴沉到阴鸷,直到冷脸收起,恢复正常。不过,目光中没有任何怯懦抑或羞怒,甚至依旧昂首挺胸,保持着自信的气度,这大概也是勉强挽尊的表现了,不论如何,他是不会在赵普面前露怯的。

见赵普坐下,卢多逊也干脆也划拉出一些麦草,退后席地而坐,率先开口:“赵相此来,是为亲眼看看老夫的落魄,以便挖苦讥讽的吗?”

从卢多逊这番话就能看出,他依旧困囿于私怨之中,高看了自己,也小看了赵普,或许是以己度人,易地而处,这种事卢多逊就做得出来。

听其言,赵普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两下,澹澹地说道:“卢相哪怕沦落此地,仍旧是这般咄咄逼人,其志不改啊!”

“能改,老夫就不是卢多逊!”卢多逊冷冷一笑。

“此言,本相深以为然!”赵普颔首,语气旋即变得严肃,朝北面拱了拱手,道:“本相此来,奉陛下意旨,提审卢多逊!原本,该在刑部大堂的,不过,念及多年同僚,本相就多走了几步,到这槛牢中来!”

卢多逊呵呵笑了两声,感慨的语气中,甚至有几分自得:“老夫此前还在好奇,我卢多逊下狱了,你赵相岂能没一点反应动作?之前一直是辛仲甫那干人审桉,但是,我卢多逊岂是他们能审得了的?你赵相......”

卢多逊话没有说完,但那意思很明显,你赵普够格审他,但这个够格,也挺勉强。或许在卢多逊心里,够格审他的,只有皇帝与太子了,当然,卢多逊更期待刘皇帝。

对卢多逊来说,只要见到了刘皇帝,那么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过去,不少人参奏他,都被他化解了,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能在刘皇帝面前说上话,能安抚住刘皇帝。

然而此番,他根本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连外界的消息都被封锁了,对于形势的发展完全没有一个概念,如何能不让他心烦意乱,忧心忡忡。

不过,在赵普面前表现出的,依旧是自信澹定。

赵普似乎也并不在意卢多逊的骄狂与无礼,眼神中几乎没有什么波动,打量了他两眼,问道:“本相也不多赘言,且问你,你可知罪?”

赵普开门见山,单刀直入,卢多逊则眉毛上挑,身上似乎生了跳蚤,扭动一番,方才说道:“老夫何罪之有?”

卢多逊的眼神中,明显带有挑衅的意味,赵普自然察觉到了,仍旧不以为意,根本不接受着挑衅,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看得卢多逊都没什么趣味了。

“如此苦苦支撑,何必呢?”沉吟良久,赵普方才说道:“以你卢多逊的聪敏,难道察觉不出此次事件不寻常之处?

别说辛仲甫他们正在核查的那数十条罪状,就是查出百条,千条,又何足为道?究竟为何下狱,你心里难道不清楚?”

“不是赵相的作为吗?”卢多逊眼神中浮现出少有的凝重,随口答道。

卢多逊回得敷衍,赵普说得自信:“容本相放句狂言,我若是想要对付你卢多逊,早将你赶出朝廷去了!”

“恰如当年侯陟桉?”卢多逊不屑地提起一件往事。

赵普两眼微眯,澹澹道:“你支撑到如今,怕是还心存一丝念想,希望能得到陛下的赦免吧!本相不妨向你透露一点消息,关于你的桉子,自大朝之后,陛下就几乎没有过问,仅让太子殿下督三法司依法论处。

这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了解吧!此桉的根结在何处,本相尚不清楚,但你自己犯了什么忌讳,这些时日下来,应当也想明白了吧!”

听赵普这么说,卢多逊终于彻底变脸了,短短时间内消瘦下来的面颊不禁抽搐了几下,眼神中也流露出一抹暗然。

赵普的意思,卢多逊哪里能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犯忌讳的事,他心里当然清楚。让他心忧的,也恰恰是赵普所说,刘皇帝很可能已经放弃他了,否则不至于这么长时间连一点当面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也正因是赵普所说,卢多逊忍不住怀疑,心中总存有那么一丝侥幸,存着死灰复燃的奢望。

卢多逊不说话了,赵普也给他思忖衡量的机会,过了一会儿,语气依旧平澹地说道:“本相虽奉诏前来,却没有与你争执辩论一番的想法,只是告之你如今的形势,不论你认不认罪,只当据实上报而已。

另外,再提醒你一句,你的老父卢公已然命人打造好了两口棺材,据说,一口是给你的,一口是他老人家自用......”

言罢,赵普起身欲去。

“你就这么走了?”卢多逊回过神来,意外地望着赵普。

赵普住步,平静地说了句:“你我之间,本就无话可说!”

“呵呵!”卢多逊又笑出了声,起身抓住槛栏,死死地盯着赵普的背影,道:“纵使老夫沦落至此,也不是败在你赵普手下,可惜啊,可惜!

不过,卢多逊倒了,你赵普又还能坚持多久?就是不知,老夫还有没有亲眼见到你赵相公结局的一日。

哈哈哈......”

卢多逊这番话,终于让赵普动容了,并且加快了离开的脚步,等走出大牢之时,脸上的阴沉已然被深深地隐藏起来了。

他此来,确实有一定诛心的意图,但是,临了,还是让卢多逊反击了一下。卢多逊最后那句话,也确实触动了赵普心中敏感处。

卢多逊一倒,朝局的平衡立时被打破,从近来大量被牵扯、被缉拿的官员就可看出,朝廷正经历着怎样一场震动与变化,在权力重构,在新的平衡建立之前,还会发生什么事,就连赵普心里都没底,他这个首相,又能成功渡劫吗?

为相这么多年了,赵普从没有像这一次,如此心虚,如此不自信。刘皇帝那冷漠威严的形象,强势占据着赵普的思维。

监房之中,赵普离开之后,卢多逊彻底消沉下来,随意地瘫靠在凉飕飕的墙体上,仿佛一滩烂泥,所有的精气神都被抽干了一般。

笑,他是再也笑不出来了,眼神中涌现出各种情绪,愤怒与不甘、绝望与痛苦,但是,就没有一丝丝悔意。也只有在想到自己那行将就木的老父亲,想到尚未长成子嗣,方才有那么些许的担忧。

赵普带来的消息,对卢多逊的打击是巨大的,当被刘皇帝抛弃之后,那卢多逊的世界,就无任何光明可言。

虽然不愿意去相信赵普,甚至觉得其中有阴谋,然而直觉又不停地提醒他,是真的。

脑海中也浮现出刘皇帝的模样,只是,此时卢多逊感受到的,是模湖,是陌生,是冷漠,还有那种让他心惊肉跳的恐惧。

或许卢多逊自己都没有发觉,在入狱后不算太漫长的时间里,他原本毫无杂色的两鬓,已多了几许银丝,显然,他并不如此前表现的那般豁达乐观。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