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夏梦寒梦

听书 - 剑情神魔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贵贱有命,岂堪汲汲营营;忧愁快乐,全部*之在己。

上古万年间,一颗从天而降的巨大陨石坠落浩土天州,陨石自身发出耀眼的蓝光,方圆数几千里,草木茂盛,生机勃勃。上古神帝发现这颗陨石拥有无穷的能量,便命座下四位大青乌师将此陨石提炼,收集能量于一体,用来造福苍生。四位青乌师耗费了五百年终于将其全部能量都提取出来,造出了惊世神器——仙诀天符。此器可使万物得以永生,神帝便将此符用无极无妄阵封在别神山山脉之中。

神帝弥留之际,命大青乌师用陨石的外壳打造出十把仙剑,大青乌师耗尽精力,造出仙剑不久也都相继去世,这十把仙剑便也没了消息。此后几百年过去,突有一日南极星光璀璨,北极冰崩石裂,遥隔千万里,但两极却是奇光交汇于别神山,仙诀发出强烈声磁整整九天九夜。第十日,天地一震,三道彩光向不同方向飞走,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而那一日后,神帝留下封印仙诀天符的无妄无极阵也被震破,仙诀天符裸出人间,人神魔妖四界纷纷相争。魔族这时也出现一位法力高强的妖人魑魅,重新建立了魔族,危害人间。从此,万年间正义之士同魔族一直对抗着,腥风血雨,多少狼烟迷离。神魔之战到了最后,两族订下条约,纷纷转入六道轮回中,投身人界。其后几千年间,天下也因此人才辈出,高手如云,独以仙台山玄天教的创始者鸿天修为独步天下,他以一己之力平息了干戈,各门派对鸿天十分尊崇,封他为天尊,号天虹天尊,号令江湖。此后千年天下转为太平,但魔族后裔余孽众多,一时之间后人难过。仙诀受污,人们为了追求武学至上和长生不老,各门各派相互残杀,为了夺得仙诀一时间天下大乱,魔族后裔伺机而起,重出江湖。世间百姓苦,烽火狼烟万物枯。

此时已是天尊年间。

浩土天州,墨城,名剑山庄内,人们忙忙碌碌,着急万分。一间屋舍被围得水泄不通。

“碧儿,碧儿快来!快把药房的汇神丹拿来。”徐统领大喊道,这徐统领名叫徐征,是名剑山庄的护卫兵统领。

这时就在门外等候的贴身丫鬟碧儿听到便赶忙跑进来,眼见着夫人再次昏倒,碧儿只好听从徐征的话,快速跑到药房里取出汇神丹。汇神丹是一种清脑养神的丹药,可让昏迷之人头脑变得清醒,呼吸变得均匀。徐征在等着碧儿丹药的同时,打了一盆清水和一杯热茶。

徐征将脸布用清水洗净便敷在了端木夫人的额头上。此时的碧儿也拿来了汇神丹。徐征赶忙将丹药让端木夫人服下。稍等过后,端木夫人这才醒来。那端木夫人姓紫,名心伊。是紫氏药族的后人,药族在几十多年前一夜之间全族被灭,就剩下紫心伊一人独活。二十年后,紫心伊嫁给了名剑山庄庄主端木孤城。

“夫人,徐征对不住了!”

“徐统领,不关你的事,是孤城有错在先,我,我代他向你赔罪了!”紫心伊刚醒来就强行离床准备向徐征下跪,却被徐征当即阻止,再次扶上了床。

“夫人,这不是庄主的错,都是那个大夫搞的鬼。我一定要抓住那个人!”

紫心伊靠在床上喝了一口茶,问道:“大夫?为何会和孤城扯上关系?”

“夫人,你不知道,在你第一次昏迷时,庄主请来一位大夫替夫人您看病。可是那个大夫并没有仔细地带夫人检查,却无缘无故地说庄主体内有毒,让庄主服下了解药。之后还跟庄主说了一大堆有关无极天尊的事情。我看那大夫的行为举止非常古怪,而且他的身影又有种熟悉的感觉,就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哦?那大夫是什么人啊?不是每次生病都请的是即墨镇上的许大夫嘛?为什么孤城会请他来?”

“夫人,当时庄主要我去请大夫,我就按照往常一样准备去即墨镇请许大夫,可是半路却碰到那名大夫,他说是不是我家夫人得重病,我见他也是个大夫便没有多问就请他来了。可是现在细想都觉得他非常古怪!”碧儿点着头认真地回想道。

“他怎么会知道我病了?”紫心伊惊讶道:“我晕倒也是在回到了名剑山庄的事了,他一个云游散医怎么会有如此实力?”

“夫人,正是这样,属下看那大夫越来越不对劲,就趁他离开山庄之时,暗中跟踪他想要差个明白,可是说来惭愧,他居然发现了我的踪迹,而且,而且无论法术还是武功都高出了我很多,实力不比庄主差!夫人你想想,一个城府如此之深的人,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

“那,那大夫他人现在在哪里?”心伊追问道。

“属下一直追,追到君临山口后就没得主意了,让他跑进了山里。”

“君临山脉?武功很高,城府很深······莫非——”紫心伊大惊,手中的水杯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夫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察觉?”徐征着急道。

“君临山脉,那人难道是那天晚上偷袭孤城的黑衣人?”

“黑衣人?什么黑衣人?那岂不是庄主有大危险?”碧儿吓得捂着嘴巴说道。

“徐统领,不行,我要赶紧去找孤城!”心伊一把将被子掀开,准备下床。徐征却将心伊拦住。

“夫人,你的身体不可在动了,少主就要出世,不能再动了啊!”徐征让碧儿扶着夫人,自己端正了盔甲,“夫人,就让徐征去吧!我这条贱命本来就是夫人和庄主捡回来的!徐征誓死保护庄主周全!”

“徐统领——”心伊望着徐征,着急地说道:“孤城去了无极尊阁,他会有危险。”

碧儿蹲下握着心伊的双手,哭道:“夫人!你别动到了胎气,庄主那里有徐统领的,您就别去了。”

心伊推开了碧儿的手,“那黑衣人给孤城蛊咒,黑风煞蛊毒。孤城这是要去杀无极天尊,杀陈凡啊。”心伊流淌着眼泪,准备迈出房门。可是刚想动弹,却是觉得眼前昏昏沉沉,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

徐征一把托住心伊,碧儿则是惊慌失措,不停地摇动着心伊的身体。

“夫人!夫人!你醒醒,你醒醒啊!”徐征瞪着眼睛看着紫心伊,生怕一个不注意会错过了夫人的安全。

紫心伊睁开双眼,脸颊上流淌着虚汗,她紧紧握着碧儿的手,无力地说道:“我,我肚子,啊······”。心伊忽然倒地,两腿之间流下红色的鲜血。

碧儿看了看徐征,说:“徐统领,夫人,夫人恐怕是要生了!”

徐征望着紫心伊,又是开心又是着急,他抱起心伊放在了卧床上,“碧儿,我去找镇上的许大夫。”徐征提起腰中佩剑,此时又回头语重心长道:“不准让任何人接近夫人!”

碧儿点了点头,就去打水用湿布来为心伊做打理。紫心伊此时肚子疼痛难忍,加之心中烦乱焦急不堪,一时之间开始恍惚。

紫心伊已经疼痛的难以忍耐。碧儿在门口,徐征带着许大夫和接生婆没过多久就赶到了名剑山庄。

“大夫,大夫你快看看,快看看我们夫人啊!”碧儿急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拉着许大夫就走进房中。

许大夫先用一层丝布放在心伊的手腕上,然后闭上眼睛开始替紫心伊把脉。这刚碰上去,许大夫便大惊,“夫人此次怀胎异常,胎儿早生多日,这是体内中毒导致啊!”

徐征一听心伊中毒,手中佩剑紧握,狠狠地问起大夫:“大夫,我家夫人怎么会中毒?”

那大夫仔细看了看紫心伊,着急地站起来,使劲地拍着自己的双腿,“佛座香莲,佛座香莲啊!”

“佛座香莲?”徐征和碧儿异口同声。

许大夫没有多说,推着接生婆就开始忙碌起来,“没有时间了,确实是佛座香莲!要赶快接生,要赶快啊!”

徐征拉住大夫和接生婆问道:”大夫,你说清楚,什么佛座香莲?说清楚啊!”

许大夫将徐征一把推开,“已经没时间了!等说清楚了,夫人和孩子都会没命的!”

接生婆在碧儿的陪伴下来到紫心伊身边,看了一眼,便回头对许大夫说:“没时间了,要快点,夫人气血不通,已经,已经快到极限了。”

许大夫放下手中药疗用具便来到心伊床前,他回头对碧儿快速说道:“你们都出去不要让闲人进入,多打几盆热水,要剪刀,干布。从我药箱中将白色瓶子和黄色瓶子取出!快!”

碧儿听着许大夫的话,赶忙将门口守卫呼唤着去打热水,徐征将药箱拿到大夫面前,快速取出药瓶。此时接生婆对着徐征说道:“统领,麻烦出去,关门!”

徐征一愣,出去如何保护夫人周全!

“快出去啊!”接生婆催道。

“啊——好痛,好痛——”心伊躺在床上苦苦叫喊道。

无奈之下,徐征拔出腰中佩剑,狠狠刺在地上,便转身走出了房门,随机将房门紧关。几十名护卫都站在门外,徐征看着一帮兄弟说道:“兄弟们,今日夫人待产,事情紧急,速速将庄主找回,快去,快去!”

“是!”众护卫一同说道,然后纷纷找寻端木孤城去了。

徐征在门口左右徘徊,心中一直想着紫心伊,“夫人您千万不能出事啊!”

而房内,焦急地步伐传到徐征耳中更添几分危情。

“许大夫,夫人难产,孩子出不来,看来要动刀了!”接生婆说道。

许大夫摇了摇头,“如果动刀,夫人也会没命的!”

“如何没命?如何没命?”一声声的怪声从空中传来,许大夫和接生婆惊讶地看着四周,那怪声让心伊更加痛苦地在床上惨叫,床单被血迹染红。一瞬间,整个房中血水涌水,冲满整个屋子。

“啊——”

夜晚,星月高空,万籁俱寂。几只知了在屋外长鸣。

少年从床上坐起,大口喘着气息,满头的虚汗淋湿了上衣。一层薄薄的被单里,透露出一道道金光。少年摸着自己发光的肚子凝神而视。

一位青衣女子推开了少年的房门。

少年看着那女子脸上显出了些许轻松的神情。

“霄云,你又做噩梦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