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索尼专业电影摄影机两万八”

“三洋镜头八千三”

“麦克风一千五”

“”

2005年11月份。

噩梦般的账单出现在周洋面前。

周洋握着账单的手在微颤,同时喉咙深处更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一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此刻已然是秋末,但周洋的手心仍旧捏了一把汗。

他低着头,至始至终都没有抬起,他很看起来紧张,有种车祸过后的余悸感,但又努力让自己保持着直立,让自己的身体显得挺拔一些,自然一些,淡定一些。

但是,从远处地平线上吹过来一阵风,却仿佛渗进他皮肤深处的骨骼一般,令他冷得想打哆嗦,冷得想蜷缩着身体,缩得越不惹人注意越好。

账单上面是一组天文数字。

每一个数字,都如锤子,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心脏,砸得他喘不过气来。

数字倒是很吉利。

六万八千八!

绝对是一个好彩头。

但是,吉利的数字并不能让他感觉到好运,反而如一场醒不来的梦魇。

“你得赔钱”

烟雾缭绕声中,为首的中年人再次说出了这句话。

听到这句话以后,周洋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想说点话为自己辩解一下,可是搜刮了许久,都憋不出一句话。

喉咙很干涩。

干涩得他想咳嗽。

他并不是那种口若悬河的人,就算是平日,他也属于话不多的那种人。

不远处。

老破面包车翻了,车玻璃碎了一地。

面包车旁边是一辆同样歪曲的面包车。

那辆面包车撞在一颗歪脖子大树上,树枝都戳进驾驶室了。

地上,除了轮胎刹车的痕迹以外,到处都是破碎的镜片以及被撞得七零八落的各种拍摄器材。

特别是摄影机,外壳已经破得稀烂,甚至镜头都扭曲了。

这是一场车祸!

而且,看起来是一场很惊险的车祸,至少大树旁边一个瘦弱地青年直到现在仍旧是心有余悸,不断的摸着自己的貔貅玉佩。

魂都吓飞了!

“我会赔的,可是,我现在没那么多钱。”

压抑了许久以后,周洋干涩地喉咙里终于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吐出这么一句话以后,他感觉自己身上的那种冰冷感更强了。

很冷,冷到刺骨。

不过,他终于咬着牙抬起头盯着那个络腮胡子,绑着长头发的中年人。

“那你现在有多少钱?”中年人打量着周洋,许是觉得周洋地穿着和打扮,实在是不像有钱人以后,他有些失望。

“六百!”周洋回答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叼着烟的中年人惊呆了,烟差点就从嘴里落下来。

“六百!”

“???”中年人呆愣当场。

六百和六万!

这个数字差距也实在是

太大了点吧?

“我银行卡,全身上下的所有积蓄只有六百”周洋看着中年人再次重复了一遍。

“那给你父母打电话吧,等等,你不会,没有手机吧?”

周洋的眼神虽然在闪躲,但眼神却很清澈。

中年人判断出来这个年轻人并不是在撒谎。

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将烟头扔到地上。

“嗯没有。”周洋又低头看了一眼账单,情绪五味杂陈。

“我的手机给你用,你能记得家里父母的号码吧?”中年人看了看天色,终归是压住了烦躁地情绪,耐着性子拿出了手机。

“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我爸得了癌症,去年刚走”周洋握着账单。

他并没有去接手机。

“那你家里的亲戚呢?亲戚总有吧?”看着周洋这鸟样,中年人觉得自己情绪有些绷不住。

这是什么家庭?

“癌症花了很多钱,我的亲戚朋友们都不理我们了”

“房子呢?”

“卖了。”

“那这辆车呢?实在不行,把这辆车给卖了”

“车是租来的”

“你这种穷呼,所以,你租车干什么?”中年人深深呼了一口气,穷鬼这几个字终归是没有说出来。

“前几天接了一单水电活计,顺便帮房东拉点电线”

“你是电工?”中年人看着侧翻的车上装着电线与各种破落家具,下意识问道。

“嗯,有电工证,会接一些电线”周洋点点头,看了远处的夕阳,纠结了一下再次补充了一句:“一天工资能有一百块,而且搬东西也能赚点,我刚拿到驾照,觉得租车划算一点,所以就租了”

“赚六万,你要赚多久?”

“如果房东都是包吃包喝包住的话,大概三年就可以了,如果不包的话,可能晚一些如果我不生病的话,我可以每个月都给你还一点。”周洋继续回答。

“贷款呢?你有身份证,可以贷款吧?我帮你找点门路,你贷个几万块出来,我们就算两清了。”

晦气!

中年人觉得非常晦气。

“我贷不了。”

“为什么贷不了?”中年人问道。

“为了治病,该卖的都卖了,该抵押的,该贷的都贷了,贷款还没还清之前的那笔八万块,还有各种信用卡刷出来的钱,这些都没还”周洋喉咙再次干涩了起来,声音越来越轻了。

“”中年人胡子略微一颤,脸上肌肉跟着抽了一下。

他口中的烟终于落在地上。

盯着周洋阴晴不定了许久以后,终于再次点燃了一根烟。

乱糟糟的头发以及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同时,还有那一看就非常廉价的老旧电工工作服

他最终叹了一口气,烟被吸进了肺里,呛得他咳嗽了起来。

这他妈的什么人间疾苦被我遇到了?

歪脖子树下的瘦小青年看着自己那辆破碎的面包车,以及那根差点就要他命的树枝

最终目光盯着周洋。

他妈的!

这家伙差点就送我见上帝了!

“我不会赖账的等我送完东西,我会赔你们,要不我先打个欠条?”周洋看着气氛沉默,最终下定了决心回答道。

“你怎么赔?”中年人觉得自己闷得慌。

“我说过,我可以每个月还你们一些,或者我替你们打工,直到债务还清了为止”周洋认真地看着中年人回答道。

“你觉得你在剧组里能做什么?”中年人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周洋。

“不知道,不过,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身力气,帮忙搬点东西还是可以的,你们剧组,总要一个搬东西的吧?”

周洋很真诚。

发自内心,甚至是骨子里的那种真诚。

“我跟副导演商量一下怎么处理,你在这里等着,对了,你得把身份证押给我”

“我身份证没带”

“在哪?”

“出租屋里。”

“驾驶证呢?”

“这倒带来了,我去找找”

两人目送周洋把账单收好,慢悠悠地朝面包车走去,刚走两步,周洋又停下了脚步。

“那个哥。”

“怎么了?”

“能帮忙把面包车抬起来吗?驾驶证被压在车里要不,您帮忙叫个吊车,或者走保险先拉起来?”周洋转过头看着中年人,最终表情很纠结。

“行了行了,那你在这里不要动,我找副导演商量一下,记住,不要跑知道吗?”

“我不跑,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要讲信用,一无所有的时候更要讲信用,这点我是懂的。”

“懂就好,行了,你就站这吧。”

“好!”

周洋目送中年人朝着歪脖子树边上走去。

两人似乎出现了激烈地争吵。

瘦小的年轻人回头看了一眼周洋,眼神似乎很诡异,随后又继续跟中年人激烈地争吵了起来。

似乎要动手开打的模样。

隐约间,周洋听到了“巨星”“剧本”这些字眼

夕阳西下。

周洋老老实实地站着原地。

他看着夕阳,整个人犹如一根木桩一样站着一动不动。

如果上天再给周洋一次机会的话。

周洋大概不会接客户的单子,更不会租车,租了车也不会图快走这条泥泞的小道。

甚至,在两年前,都不会喝那口酒

至少,不喝那口酒,自己就不会来到这个世界。

当夕阳落山。

橘红色的晚霞布满天边的时候

两人终于达成了一致走了过来。

“行吧,剧组正好需要一个干杂活的人”

“你索性就跟着剧组吧”

“好的,哥!”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