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字卷 第一百一十八节 西来首难,迎难而上

听书 - 数风流人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李桂保虽然只是冯紫英的护卫首领,但是也毕竟在江湖上闯荡过多年了,对这些事情多少也有了解。

乱军其实就是乱民集结起来,混入了逃卒、溃兵这一类有一定军事技能的人员,进而通过时间和战斗锻炼逐渐形成的这类半军事的组织。

如果这些乱军说要和边军这些精锐比,他们不值一提,但是对付地方上的卫所军队,已经差不了多少,甚至更强一些了,毕竟大周的卫所军队素质实在羞于提起。

这些乱军能够纠合起来,原来是为了生存,但是当势力膨胀起来,再加上一些野心家混入进来之后,就渐渐蜕变成了为了利益和野心而战的群体了,主导这个群体行动的人已经不再是那些为了果腹湖口的寻常乱民了。

“也就是说,一旦几方就瓜分城内的人财物达成一致,他们就会合力进攻,而吴堡县城很难守住?”李桂保沉吟着问道。

“嗯,应该守不住。”来人很肯定地道:“吴堡县城守军不过五六百人,民壮大概有二三百,其余的都是逃入城中的士绅地主们的家丁家奴这一类的人员,或许小规模地接战还能勉强凑合,一旦像大规模全面攻城,他们多半是没有章法,抵挡不住的。”

李桂保知道自己这个算是师侄的精悍男子的情况,弘农卫军户出身,在陕州曾经干过民壮教头,后来门里安排他进了洛阳镖局中一干就是十年,算是门派里在北地十分得力的人手。

此番自己紧急情况下将他抽调来,也是考虑到他在河南山西陕西三省都曾经多次走镖,三省情况都比较熟悉,黑白两道都能说上话。

“定峰,你预计他们会什么时候开始对吴堡县城发起进攻,如果拿下吴堡县城之后,又会如何?”李桂保摩挲着粗粝的下颌,思考着问道。

“师叔,这可不好说,现在陕西那边乱成一锅粥,随便哪个野地里钻出来的角色都能称王称霸,拉起三五百乱民,就敢说自己是一路诸侯,很有点儿隋末十八反王的架势,不过现在陕西那边这等反王可太多了,我估摸能有三五十家,……”

刘定峰一边说,一边苦笑,“乱世草头王,什么人都冒出来了,大字儿认不到几个,一个个都觉得自己要成开国将相的感觉,让人无法想象。”

气氛一下子轻松了一些,李桂保也笑了起来,随口问道:“定峰,你接触过几个?”

“两三位吧,咱们在陕西那边还是有些人脉关系的,少不了要和那些江湖绿林的人打交道,这些人中也有不少搅合在里边了,也有不少当了其中头目,所以能拉扯上关系的引荐一下,见过面,呵呵,……”刘定峰八字胡都笑得动起来,“若是这帮人都能成气候,那真的是天要亡我大周了。”

李桂保最后想了想,还是道:“定峰,我待会儿带你去见一见冯大人,他可能还会问得更细一些,也可能会问及咱们门中一些在陕西那边的布置和隐秘,你也不必藏匿什么,如实说便是,……”

“如实说?”刘定峰讶然地掀起浓眉,“师叔,合适么?有些是咱们门中秘不外传的隐秘,冯大人是代表官府,若是知晓了,……”

李桂保摇摇头,“这位冯大人可不简单,他对江湖这一套不陌生,我那位上司吴大人原来便是在南直隶的两淮都转运盐使司里那边专门和江湖门派打交道的,是冯大人岳丈麾下出来的,对江湖绿林都是了如指掌,瞒不过的,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说出来,想必冯大人也不会在意这些,他曾经说过,朝堂江湖,本来就是一体,江湖门派要做的就是协助朝廷维护好整个大周社会秩序,而江湖只是其中一面一部分罢了,我觉得甚是有理,……”

见自己师叔对这位冯巡抚评价如此之高,刘定峰沉吟了一下,才缓缓点头,“师叔既然这般说,那我也无话可说,只是……”

“放心,门中那边,我一力担待。”李桂保知道刘定峰担心什么,慨然拍了胸脯。

听完李桂保带来的刘定峰介绍,冯紫英才意识到,虽然自己已经尽量把陕西局面往糟糕地想了,但是还是低估了局面恶化的迅速。

乱军甚至已经在进攻吴堡了,吴堡一丢,那也就意味着碛口渡可能被乱军控制,成为一个威胁山西危险之地,乱军可以东渡进入山西。

这里不像更北面的老牛湾渡口,那里两边都是边塞要地,榆林、山西二镇并立,乱军根本就打不过去,而碛口渡西边吴堡无甚险要之处,而东面就是临县地盘,一样也是寻常之地。

既无卫军驻守,民壮组织状况也一般,一旦乱军真的寻到足够的渡船东来,那真的就要在山西的腰腹之地上插一刀了。

之前冯紫英就提醒过杨元,但是杨元却是大同总兵,这边却已经是太原府的西南角了。

山西镇的辖地虽然在理论上也包括这里,但是实际上更多的兵力都集中在孟家峪——兴县——可岚州(镇西卫)——宁化所——芦板寨——猩口寨——定襄——榆枣关以北这一片,跨过这一条线以南的山西境内,驻军数量就急剧减少,而且多以卫所军队为主,边军几乎没有。

柴国柱的山西镇被苏成度给折损大半,可谓损失惨重,要重新组建起来并非易事,所以主要军队都抽调到了北面,南面更少,甚至连卫所军队抽调去充实山西镇边军,许多地方都是空有名头,但实际上都是空空如也。

“多谢定峰带来的这些消息了,看来我这个陕西巡抚一旦踏入陕西之地,弄不好就要陷入泥潭中啊,这吴堡县城虽说只是一座小城,可是它却是在榆林镇的眼皮子下啊,从鱼河堡出来,过了碎金镇就是米脂,米脂到绥德和吴堡都差不多,也就是几十里地,可榆林镇的大军难道就无动于衷么?”

冯紫英这话并不是在问刘定峰,而纯粹是一种感慨了。

他不清楚延安府和榆林镇的关系如何,但是现在看来双方的关系应该是很糟糕才对,否则延安府向榆林镇求援,贺世贤再说边地紧张,也会要照顾一下颜面出兵来帮忙扫荡一番的。

但现在看来,葭州、米脂和绥德虽然看起来还没有遭遇丢失的威胁,但是既然连吴堡都这样了,那绥德和米脂又能坚持得了多久?

若是绥德和米脂丢了,南面的鄜州、洛川和宜川贼势更是猖獗,这中间延安府府治所在的肤施城,还能存活下来么?

延安府若是丢了,这局面就会非常艰难了,所以延安府不容有失。

冯紫英心情有些沉重,吴堡若是沦陷,自己连过河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迫在山西这边逗留,可越是逗留下去,陕西局面群龙无首,只会更加混乱糟糕,给乱军以可乘之机。

“大人,榆林军其实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的,起码绥德和米脂以及葭州都还在朝廷手里,虽然乡间野地中还有乱军活动,但是他们都没有敢攻打绥德和米脂,这就是机会。”李桂保插话道。

“呵呵,要说人家一点作用都没有,那肯定有些苛刻刻薄了,但他们这种行事,就让延安府下辖的州县情况都很不妙,南边也就罢了,但北面居高临下,而且又是依托榆林军的关键之地,如果被拦腰斩断,那延安府危矣,延安府是陕西嵴梁,若是这里断了,那我们就难了。”

冯紫英也知道日后肯定是要用榆林军的,但是用归用,却不能一味依赖,否则到时候只怕又要出乱子。

他一时间也有些急躁心思,现在自己必须要尽快过河,否则碛口渡被乱军控制,自己一行就只能再继续南下,过了孟门渡,穿越秦晋大峡谷,也就到了龙门渡,从那里渡河。

龙门渡的确好过,但是那里太靠南了,过河已经是西安府的地界了,北面的洛川、宜川、宜君这些县份应该都被乱军控制了,自己再要北上,一样需要穿越乱军控制区,白白耽搁时间不说,危险并没有减轻。

“那大人的意思是……”李桂保和刘定峰都听出了冯紫英的言外之意,有些骇然,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一位可真的是不怕死么?

“即刻过河,吴堡县城若是被攻陷也就罢了,尚未攻陷,我们就得要想想办法,先争取把吴堡县城保下来。”冯紫英一字一句地道。

刘定峰大吃一惊,“大人,这如何可能?乱军兵力起码在三千人以上,而且四周还有乱军呈蚁聚之势,吴堡根本就保不下来,被攻陷也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且大人如何能自陷险地?一旦有事,必定朝野震动,后果不堪设想,……”

不得不说这刘定峰口才不差,做事看样子也颇为得力,冯紫英都生了爱才之心。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