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字卷 第三百三十八节 微妙之局,尔虞我诈

听书 - 数风流人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何至于此?」「不至于。」

麻承宗和麻承宣都连摇头。

「我们麻家承他冯铿的情,这没什么,他也需要我们。」麻承宗沉声道:「既然他举荐大哥去宣府任职,甚至还同意承训从榆林镇带两部兵力到宣府,说明宣府现在的情况的确很糟糕,而且兵部那边也有消息传来,主要是担心察哈尔人南侵,要让大哥扛起这个担子,只要这一仗打好了,大哥也就算是对他有个交待了。」

麻承勋微微摇头:「这桥归桥,路归路,我打赢这一仗,是责任所在,让我当宣府总兵却战败了,你觉得我这个宣府总兵还能当下去么?欠冯家的情是另一回事,无论我打赢打输,都欠了冯家的情。」

这才是正理。

麻承宗和麻承宣都不得不承认。

「不过也如你们所说冯铿走了文官路,他既然当了兵部侍郎,现在朝廷局面也不平静,肯定希望在战局上能有所突破,若是我能在宣府总兵任上干得漂亮,那当这个总兵也就理直气壮了,不用被人在背后指指戳戳。」麻承勋又道。

「承训如果带两部来配合大哥,大哥这个宣府总兵就好当了。」麻承宗由衷地道:「这一点上,冯铿还是帮了大哥大忙,若是只把大哥孤伶伶丢到宣府,那这一仗就凶险了。」

「一样不好打,兵凶战危,察哈尔人蓄谋已久,土默特人和丰州白莲现在攻势如火如荼,敢说和察哈尔人他们没有关系?没准儿还和南京那边有瓜葛呢。」麻承勋显然要冷静低调得多,「不过既然应承了这桩差事,那就没甚好说的,还得要把咱们麻家威风打出来,让察哈尔人见识见识,也让他们明白,在那里,麻家人都一样不好惹。」

对于麻家人的反应,冯紫英并没有太多关心。他的确是起了过拉拢麻家的心思,在自己着力培养的如左良玉、黄得功、贺虎臣、杨肇基以及陕西那

帮武将都资历太浅的情形下,他必须要作另一手准备。

左良玉他们这帮人,三五年之内都不可能做到总兵这个位置,能够在游击、参将这一类位置上坐稳,掌握一定军权,就算是不错了。

麻家是一个值得下手的对象,在朝廷其他文臣对麻家人猜忌排斥的情形下,自己稍稍施以援手,麻家人就会感恩戴德。

当然,眼下宣府总兵人选里边也只有麻承勋更适合,这也是出于公心。

面对察哈尔人,还得要长期和蒙古人打交道的这些宿将来应对才更有把握。

所宰带来的消息可谓恰到好处,而职方司得到的消息就要晚几日才送到,这几日很关键。

起码无论是蓟镇还是宣府这边都提前做了一些准备,纵然无法一一布置到位,但一些关键和重要关隘就能确保握在手里了。

「朝廷究竟是怎么考虑的?」冯紫英陪着齐永泰在后花园散步,「家父来信说是朝廷意思暂时在江北放慢进攻节奏,这对我们很不利才对啊。」

「令尊没和你说陈继先的问题?如果令尊攻势太猛,陈继先恐怕就要抢先一步下南京了。」齐永泰摇头。

「哦?怎么陈继先还觉得他能割据江南?」冯紫英嗤之以鼻,「那他未免把他的淮扬军想得太厉害了一些,淮扬军能比得上宣府军还是登莱军?「

「可如果他抢先南下,牛孙二人也退回江南,王子腾也缩回江南划江而治,怎么办?继续打下去?让江南化为一片废墟?」齐永泰反问。

「所以朝廷就这样不肯逼得太紧,给他们喘息之机?」冯紫英不以为然「我理解朝廷的难处,但是现在这种情形,南京那边会得寸进尺,谈判无法取得诸公想要的条件或者结果。」

齐永泰看

了一眼冯紫英,笑了起来,「朝廷想要什么样的条件或者结果?」

冯紫英也不遮掩,「齐师,无外乎就是廷推权力要以例制形式确立下来吧?皇上用中旨直接任命的大

臣将不再具有合法性,又或者解散内阁的权力进一步缩小,除非首辅主动辞职,否则内阁不能解散?都察院有权弹劾首辅?」

冯紫英信口说了几条,这都是他这一段时间道听途说和自己添油加醋的拼凑起来的。

齐永泰浓眉一扬,「紫英,你从哪里想到这些的?都察院也可以罢免首辅?那首辅威信如何确立?」

「如果皇上也不能解散内阁,都察院也无权弹劾首辅,那首辅岂非无人能制?若是首辅犯下重大过错,但其本人又不肯主动辞职,那怎么办?」冯紫英据理力争。

「那怎么可能?」齐永泰哑然失笑,「若是大家都觉得他该辞职,他还能恋栈不去?」

「呵呵,那可不一定,而且意见也不一定完全一致,比如大部分阁臣或者重臣觉得他该辞职,少部分认为他不该辞职,又或者我们北地士人和湖广士人都认为他该辞职,但是江南士人都觉得他不该辞职,他

自己也不愿意辞职,那怎么办?以往是皇上来决定,但是现在既然要从义忠亲王那里把这个权力拿回来,那也该重新选一个方式来加以制约,当然,这可以在我们自己内部,比如都察院的御史们,超过一半或者七成御史认为其该被弹劾,那他就该被罢免。」

冯紫英的这个说法让齐永泰陷入了沉思。这倒是一个很新奇的说法。

以御史们的意见来作为首辅是否该辞职或被罢免的依据,以往御史们也可以弹劾首辅,但是毫无疑问,这种三五个御史的弹劾没太大意义,还有首辅不接受弹劾,皇帝直接驳回,都很正常,也有皇帝留中不发的,那首辅就会提出辞呈,皇帝最终会决定是接受辞呈,或者驳回弹劾。

但现在冯紫英提出的设想不一样,直接由御史来决定超过一定数量,比如一百一十多位御史其中有一半或者七成以上的御史都弹劾你,这就不仅仅是某个地域士人的态度了,而是你做的某些事情让绝大部分的士人都觉得你不合适了,那这种情况下你还不辞职,那就真的是有违道义道德了,都察院是否可以强

自己也不愿意辞职,那怎么办?以往是皇上来决定,但是现在既然要从义忠亲王那里把这个权力拿回来,那也该重新选一个方式来加以制约,当然,这可以在我们自己内部,比如都察院的御史们,超过一半或者七成御史认为其该被弹劾,那他就该被罢免。」

冯紫英的这个说法让齐永泰陷入了沉思。这倒是一个很新奇的说法。

以御史们的意见来作为首辅是否该辞职或被罢免的依据,以往御史们也可以弹劾首辅,但是毫无疑问,这种三五个御史的弹劾没太大意义,还有首辅不接受弹劾,皇帝直接驳回,都很正常,也有皇帝留中不发的,那首辅就会提出辞呈,皇帝最终会决定是接受辞呈,或者驳回弹劾。

但现在冯紫英提出的设想不一样,直接由御史来决定超过一定数量,比如一百一十多位御史其中有一半或者七成以上的御史都弹劾你,这就不仅仅是某个地域士人的态度了,而是你做的某些事情让绝大部分的士人都觉得你不合适了,那这种情况下你还不辞职,那就真的是有违道义道德了,都察院是否可以强制弹劾成功,剥夺其首辅职位?

「有点儿意思。」良久,齐永泰才道。「齐师,和南京的谈判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白白便宜了外人。」冯紫英进一步道:「如果朝廷真的打算和义忠亲王妥协,那还不如让家父再狠狠打一打,当然不必打过江去,就在江北打一打,然后这边和义忠亲王谈好条件。」

「嗯,你这个建议倒是不错,但义忠亲王那边还在谈他之后的皇位问题,叶方二位还是倾向于义忠亲王之后由皇上一脉来继任,……」

冯紫英笑了起来,「那怎么可能?义忠亲王就不会答应吧?」

「所以这才有的谈啊。」齐永泰也笑了,「我看叶方二位也未必就是真的要坚持这一点,还是想要借此逼迫义忠亲王在内阁组建和廷推制度上的律法化,形成制度体例,但这又是义忠亲王纠结所在,一旦他同意了,就算是其子接任,这种制度一旦形成,再想要改,就难了,他担心自己和其子变成傀儡,成为张氏一族的罪人,……」

冯紫英恍然大悟,都是一帮老狐狸,斗智斗勇,就这么磨着,都想获得更有利于己方的条件,这一届内阁如果做成这桩事儿,那对士人来说,他们就是英

雄楷模了,为士人争取到了更大的权力。

「那义忠亲王就有些难了,再拖下去,对他局面也许越来越不利,到最后皇位都落不到他这一脉了,可一旦妥协,日后要想再在朝廷上扳回这一局,为自己争取权力,就难了。」冯紫英抿嘴一笑,「但齐师,你们也要注意到辽东、察哈尔,以及白莲教的威胁,我们未必就占尽上风,一旦局面有变,义忠亲王可能就有其他想法。」

「是啊,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看战场上的局面,我们既不能让南京方面破罐子破摔,把江南打烂,又要保持足够优势,让其不得不接受我们的要求,这可真的是考较人。」齐永泰叹道。

「那能不能让陈继先为我所用,替朝廷拿下南京?事后再来慢慢解决他的问题。」冯紫英思索了一下道。

「陈继先会答应么?除非朝廷承诺他永不削藩,让他淮扬镇变成江南镇,永镇江南。」齐永泰扭头反问:「这个条件谁敢接受?」

「兵不厌诈,……」冯紫英话音未落,齐永泰打断:「这不可能,陈继先没那么蠢,一旦内阁答应,他肯定会公之于众,或者用其他方式吵得沸沸扬扬,比如报纸上,到时候朝廷否认还是承认?」

冯紫英不好回答,的确,如果用报纸方式对外宣布,朝廷不可能不回应,届时反而弄巧成拙了。

这个局面就有些微妙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