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字卷 第三百三十九节 软骨头,帝党

听书 - 数风流人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www.qb5.ch

二人慢慢行走,都没有再说话。

齐永泰也意识到自己这个弟子成长速度太惊人了,从翰林院的小冯修撰,到永平府的同知,再到顺天府丞,然后就是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兵部右侍郎兼陕西巡抚,最后到现在的兵部右侍郎,短短几年间里,他就完成了一个初入仕途的年轻士人到三品大员的华丽蜕变。

从最初只能在一些具体事务上提出见解,到现在已经能够就某一领域的事务提出详细具体的体系性规划建议了,像现在他是兵部侍郎,就能根据战局变化,拿出一整套的建议意见,而且条条都有依据支持,并非无的放失。

也难怪叶方李三人都对自己有这样一个弟子羡慕不已,只说后继有人。

像朝廷与南京的谈判,齐永泰其实不太想告知冯紫英,因为这里边夹杂太多勾心斗角和阴微奥秘。

太上皇的心意,义忠亲王的目的,张氏一族的利益,士人群体的权益,江南士人和北地士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再加上士人对武人的打压和防范,与内忧外患形成的互动关联,都让这一场谈判充满了波谲云诡。

齐永泰担心让冯紫英掺杂其中只会让冯紫英小小年纪就被这些污浊之事所浸染,不利于冯紫英的成长。

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小觑了冯紫英,冯紫英的成长速度大大超出了预料,或许这和他的家世有关,对方已经能够很坦然甚至游刃有余地对待这一代表着阴暗面的一切了。

既然是这样,齐永泰也就可以抛却原来的那些担心,甚至可以和冯紫英就这些话题进行探讨了。

“紫英,朝廷现在的情形恐怕比外界看到的,比你们想象的还要糟糕。从海通银庄通过各种方式筹集回来的钱银已经基本告罄了,前期欠发了一年的官俸必须补发了,山西、大同、宣府三镇的重建,山西这边的平乱,山东的平叛,南直隶的战事,北线军团现在又东渡辽东,湖广的平叛,哪一样都要银子,可江南的赋税收不起来,北地的减免赋税也是迫不得已,这样一进一出,八百万两银子听起来数目巨大,但一花起来,就发现根本就不够用,而且这又面对着察哈尔人和建州女真的侵略,又得要花费,银子从哪里来?”

齐永泰喟然长叹,“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朝廷现在是负债累累,打赢这一仗,朝廷也要想办法来还账,若是打输了,我都不知道最终结果会是怎样,也许许多人就只能引退下野,潦倒一生了。”

“所以朝廷内心是想尽早拿下江南,平定山西,解决四川湖广那边,但面对南京的漫天要价,朝廷又不得不坚持,这就成了恶性循环,就看谁能经得起煎熬,若是稍有变数,恐怕对谁都是一场灾难。”

冯紫英建议道:“所以江南暂时不动,但山西和辽东乃至四川那边都得要抓紧,力求尽早解决,这样迫使南京那边不敢再拖下去。”

齐永泰微微颌首,但说易行难,辽东之局能维持现状就算不错了,山西那边袁可立才去,没有半年时间,能解决下来?

还有四川那边,这是最让朝廷不满的了,耗费之巨大,远远超出朝廷最初的预测,甚至翻了好几倍。

初步算了算,这几年为播州之乱加上后来安奢二家加入进来的粮帑消耗,就超过了六百万两银子,而当初给西南战事设定的花销就是二百万两银子,这翻了两倍还多。

当初熊廷弼去大家都给予厚望,结果呢,一年多了,冯紫英都把陕西之乱摆平了,熊廷弼还在四川与几个土司缠斗,这还是在王子腾已经主动脱离湖广的情形下,好在现在杨应龙即将伏诛,安奢二家也已经穷途末路,估计半年内西南土司叛乱就会画上句号。

冯紫英清剿陕西名义上只花了朝廷三十万两银子,其实远远不止。

不仅仅是山陕商人支持了数十万两银子,关键是冯紫英采取了以战养战的方式,利用利用乱军为王前驱,大肆屠杀剿灭地方豪强士绅,抄家灭族,通过从这些地方士绅身上来榨油养活自家。

冯紫英也算过,单单是从这些豪强劣绅身上他就榨取了超过三百万两银子的钱物,没有这样一笔巨额收入,他既养不起这些乱军,进而将他们转化为卫军,也无法赈济灾民让他们不至于继续变为流民乱民,那样一来陕西民乱哪有这么容易就平定下来的?

现在袁可立去山西,情况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山西士人在朝中事北地文臣的主流,乔应甲、韩爌、孙居相孙鼎相两兄弟,这些都是北地士人中领袖和中坚力量,他们和山西地方上士人关系密切,若是袁可立也要这么做,三五个倒是压得下去,朝里也能容忍,若是像自己在陕西那般走一路屠一路再收拾一路,靠这种方式来筹集粮饷,那肯定会引来无数攻讦,袁可立吃不消。

另外,晋北这边是丰州白莲和土默特人,士人还是支持朝廷抵抗的,总不能直接挥刀向他们吧?

更何况,袁可立恐怕也未必有自己那个胆量来养寇纵虎,这些文人很珍惜自家羽毛,哪里像自己这样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所以山西这一仗打肯定是能打赢的,但是这就要靠朝廷鼎力支持了。

冯紫英知道袁可立去山西,户部就先给了一百万两银子作为压箱底儿的本钱,后续还会陆续给予全力支持,这和自己去陕西是可谓相差悬殊。

不过冯紫英也不嫉妒,这其实是变相对自己本事的一种认可嘛。

“内阁和兵部在你回来之前就已经给熊廷弼去了信,要求他在年底之前解决四川战事,他回信说力争在明年二月底之前解决,朝廷也应允了。”齐永泰半晌才冒了一句话:“这四川战事的消耗大大超出了朝廷预计,打乱了朝廷的计划,所以才会导致如此被动难堪,熊廷弼的表现不尽人意,让人失望。”

“齐师,算是不错了,当初就不该让稚绳兄未来,他已经熟悉了情况,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如果让稚绳兄直接接管整个四川湖广军务,我敢说今年上半年西南战事就结束了,飞白兄去又得要重新熟悉适应,没半年不行,然后杨应龙安邦彦和奢崇明他们得了喘息之机,难免就会拖延战事,飞白兄总还是把战事打下来了,朝廷不能太苛求。”

冯紫英的话让齐永泰略感诧异,想了一想才解释道:“让稚绳回来也是有原委的,杨鹤打得不好,让稚绳接掌,湖广士人那边面子上就难过了,飞白去了,他们都是湖广人,所以东鲜(官应震)、子舒(柴恪)他们就没异议了。”

冯紫英恍然大悟,这里边还有这个原委啊。

朝中北地士人和湖广士人结盟,关系融洽,齐师肯定要考虑到这一点,若是因此让北地士人和湖广士人起了嫌隙,白白让江南士人得利,那反为不美了。

“那尔张公(李廷机)已经致仕,官师可是要入阁?”冯紫英问道。

齐永泰迟疑了一下,缓缓摇头:“这也是朝廷在和义忠亲王谈判的一个关键问题,南京提出他们的人要有一个入阁,也就是瞅准了尔张致仕留出来的阁臣缺额,但内阁不愿意接受这个条件,我是希望东鲜入阁,但叶方二人也不太支持。”

“哦?叶方二位也有人选?谁?存之公(高攀龙)?明起公(黄汝良)?他们俩资历不足以服众啊,总不会是季晦公(刘一燝)吧,那太可笑了,您也绝不会答应啊。”冯紫英讶然。

叶方二人如果再推一位江南士人入阁,那对北地士人就是碾压式的优势了,五位阁臣,叶方二人本来就是首辅次辅,李三才虽然籍贯是北地士人,但态度一直偏向江南,如果再来一个江南士人,那就是三个半对齐永泰一个北地士人了。

“你把叶方两位想得太简单了,他们当然知道我不会答应你说那几位,所以他们也很矛盾。”齐永泰捋须沉吟,“嗯,还有个事儿,六吉(顾秉谦)来找我,希望我支持他入阁,我都有些诧异,六吉来找我请我举荐他,……”

换源app,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顾秉谦?这个前世历史上公认的软骨头?阿附魏忠贤的家伙?

顾秉谦资历没有问题,在礼部尚书任上也多年了,而且元熙帝时期就是礼部侍郎,资历深厚。

但此人却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他出身江南,苏州昆山人,照理说根正苗红江南士人,做到礼部尚书,那天经地义应该是江南士人领袖了,但他却不是,反而不受江南士人待见,就因为他太受永隆帝的信任了,是彻头彻尾的帝党。

江南士人中两大不受本群体待见的,顾秉谦一个,张景秋一个,两个都是南直隶人,两个都是帝党。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