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字卷 第四百一十三节 人去势变风渐起

听书 - 数风流人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www.qb5.ch

沈自征走了,沈宜修心情很好,陪着丈夫到后花园散步,晴雯也跟在身后。

午后的阳光散落在后花园里,落下斑驳影痕,五月的京师城,已经有了几分热劲儿,放眼望去,草木葱茏,绿意盈眼。

「这边还是小了一些,加之缺了水源,所以不能和那边儿比。"女儿午睡还未醒沈宜修挽着丈夫的胳膊,亲昵地将头靠在丈夫肩膀上。

照理说这种行为在这个时代是不允许也不合时宜的,哪怕是夫妻,不过这是在后院,只有夫妻二人,自然没有谁会来破坏兴致,晴雯倒是很羡慕沈宜修的大胆。

「嗯,抓紧时间早些搬过去吧,眼见得天时就要热起来了,那边有沁芳溪,还有水面与原来东边连起来了,大了许多,暑气顿消,夜里乘凉消暑再合适不过了。"冯紫英笑着道:「你也是去看过的,选好了居所么?」

「妾身倒不太讲究这个,不过听说太太她们不太愿意过去?」沈宜修问道。

「嗯,母亲习惯了这边,看吧,她要留在这边也由她,只是咱们就得要经常往这边跑,我再劝一劝。」冯紫英对老娘不愿意搬过去也无奈。

「太太年龄大了,念旧,不过那边环境也要宽敞许多,日后肯定是要长久住那边的,所以迟早还是要搬过去。」沈宜修点了点头,「咱们府里添丁增口,加上下人也越来越多,这边委实太拥挤了一些,而且宝钗和黛玉两位妹妹对那边也熟悉,再好不过了。」

「她们都有各自的旧居,宝钗的蘅芜苑,黛玉的潇湘馆,迎春的缀锦楼,岫烟的芦雪广,妙玉的栊翠庵,你可以住稻香村或者怡红院,到时候改个名字就行,也可以住东府那边逗蜂轩、凝曦轩以及天香楼,很宽裕。"冯紫英也不在意,「当然主居还是在中间,省亲别墅这个名字肯定不能用了,原来据说还叫天仙宝境,但也不合适,我觉得蔚为大观这个名字也挺好。」

「相公的意思是把'蔚为大观'作为原来省亲别墅的称谓?「沈宜修柳眉微撇,品味一番,也觉得挺合适,「嗯,倒是挺有意思,原来整个园子叫大观园,现在居中的建筑群落就叫蔚为大观,也蛮合意的。」

「虽说三房是各家但是从为夫的角度来说,却是一家人,所以三房都住在里边,才像是一家人,宛君你就住居中的大观楼,宝钗和黛玉分住东西两翼的缀锦阁和含芳阁,其他人也各有安排,我让鸳鸯、平儿和金钏儿她们都去看过了,大体差不多,也征求了她们的意见,都挺满意。」

这住进大观园是一件大事儿,意味着三房的女人们将会混居在一起,再不像这边各自住各家的。

大观园里现在分成了两重,一重是原来省亲别墅里,诸女都能分到一处楼宇,算是正屋,而一重像蘅芜苑、潇湘馆、芦雪广、暖香坞这些,就算是别宅了,住哪边也由得女人们自己选择,夏日里肯定是宁肯住别宅,但冬日里则可能住正屋要更热闹一些。

「爷只要满意就好,妾身想大家也乐意住在一起,如爷所言,虽说是三房,其实是一家,儿女都是爷的血脉,从宗法上来说是分属各房,但是从感情上来说,却是嫡亲兄弟姐妹才是。」

沈宜修这番话说得情通理顺,情义皆顾,冯紫英听得很高兴,长房贤妻,能这般态度,这后宅之事日后也会少许多,他最是放心。

晴雯在二人身后听着对话,心里也佩服自家主母,说得堂皇大气,任谁来都得要觉得自家主母大度宽宏,宝姑娘和林姑娘无论怎么做,都落了下风。

********

「太上皇驾崩了?什么时候?」冯紫英一边换衣,一边问道。

「应该就是申时。」汪文言接上话:「问了信使,他也

语焉不详,只说内阁一接到消息,就立即召集重臣入宫,另外也要请大人主意宫禁。」

「今日是谁值守宫禁?」冯紫英想了一想,「是旗手卫许朝?」

「应该是。」汪文言点点头,「太上皇驾崩应该无大碍,仁寿宫那边早就有预兆了,这两日太上皇都一直昏迷不醒,水米不进,也差不多了。」

「是差不多了。」冯紫英轻轻一叹,太上皇这一去,就算是为新的太上皇腾出了位置,永隆帝就可以就位新的太上皇了。

冯紫英赶到仁寿宫之前,现在宫门上见了全副武装的张瑾和许朝。

显然也是知晓了情况,宫门上甲士林立,张瑾和许朝都在宫门上亲自坐镇。

一番寒暄之后,冯紫英并没与其他多余的话,只是要求他们两人稳住局面,务求平稳过渡。

宫门上的甲士亲一色来自许朝率领的甘肃镇边军,虽然换了旗手卫的服饰,但是那悍野桀骜的气息却扑面而来,和往日旗手卫那懒洋洋温吞吞或者耀武扬威色厉内荏的气质截然不同。

张瑾是个沉稳性子,遇上许朝的骁悍,倒是配合默契。

冯紫英叮嘱之后,便徒步赶往仁寿宫。仁寿宫外已经人头涌涌。

内阁诸公都已经到了,其他各部的尚书侍郎以及都察院的都御史和副都御使佥都御史也都到了,但兵部尚书张怀昌没到。

他需要坐镇兵部那边,以防不测。

乔应甲去了巡城察院坐镇,掌控五城兵马司,加上萧如薰坐镇京营,孙承宗去了通州,负责城外边军的统御,这样一来基本上局面都在掌握中了。

虽然不认为太上皇驾崩能对朝局有多大冲击,但是以备万一却是必不可少的。

这都是早就计划好的,一旦有什么变化,各司其责,各自奔赴各自岗位履职,所以也算有条不紊。冯紫英的责任就是宫禁,上三亲军须得要牢牢控制住。

这一点冯紫英还是有把握的。

和内阁诸公打了个招呼,又和高攀龙、黄汝良、顾秉谦、崔景荣、刘一燝、官应震、张景秋等人——见面之后,冯紫英就可以走了。

一个小小的兵部右侍郎,还没有资格在这种场面下表演,他来的意义就是让在座的大佬们放心,告诉他们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见冯紫英要走,顾秉谦走了过来,「紫英,要走了?」

「六吉公,恭喜了。」冯紫英含笑揖了一揖:「还得去几道宫门上转一转。

「呵呵,还在未定之数,那边恐怕还有异议。」顾秉谦嘴角带笑,摆摆手。

那边是指南京,或者说义忠亲王。

内阁推举顾秉谦入阁,接替致仕的李廷机,原本齐永泰想要举荐官应震入阁,但叶向高和方从哲不同意,最后折衷由顾秉谦入阁,而官应震接替顾秉谦担任礼部尚书。

这也是内阁的一个提前准备。

随着义忠亲王入继大统趋势越来越明显,内阁阁臣之争也会显现出来。

义忠亲王提出了要让汤宾尹和缪昌期入阁,在顾秉谦尚未入阁之时,如果汤宾尹和缪昌期入阁,那就意味着六位阁臣义忠亲王一党据其二。

这是叶向高和齐永泰他们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这边先就启动了顾秉谦入阁程序,先占据一席。

至于另外一席,就让汤宾尹和缪昌期去狗咬狗吧。

大周内阁阁臣数量从未有过明确定数,最高的时候曾经有过七位,那是广德帝时候,但时间很短,不到一年时间,就有一位致仕,大部分时候都是保持在五位左右。

「那边有异议?」冯紫英轻蔑的一笑,「咱们朝廷定了的事儿,何曾需要那边同意?若非顾全大局,朝

廷恐怕连谈都懒得和他们谈吧?」

冯紫英的桀骜霸气也引来顾秉谦一笑。

这小子虽然已经是三品大员了,可还是有些武人习气。

据说因为看上了史家女儿,居然唆使贾家来请求史家女儿与孙绍祖的婚约无效,顾秉谦当然不会不卖这个面子,很爽快地让礼部裁定解除了婚约。

「紫英,咱们之间这么说没啥,外人面前还是不能这么说。」顾秉谦目光阴柔,「咱们朝廷诸公须得要从江山社稷考虑,可能和义忠亲王个人想法略有出入,也很正常,不过他若是要入继大统登上帝位,那么可能就需要摒弃一些私人情绪,更多的地从大周江山永固来考虑问题了。」

冯紫英无所谓地笑了笑,「六吉公我们是这么想的,但那一位能这么大度么?」

顾秉谦脸色也变得有些阴郁,「我相信他会的,否则内阁也不会同意他回来。」

「但愿吧,不过朝廷早些做足准备也是应有之意,我倒是觉得或许这一轮弥合分歧之举也许会很短暂,一旦局面稍稍稳定下来,或许那一位就会明白,有时候很多东西是需要割舍的呢。」冯紫英话语里多了几分打趣。

顾秉谦很喜欢冯紫英的口吻,在他看来这才是文臣治世的世道,义忠亲王凭什么就来捡落地桃子?没有任何付出和努力就轻而易举身登大位,这未免太不公平,也对永隆皇帝是一份羞辱。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