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兵败被俘

听书 - 天唐锦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贞观勋臣之中,尉迟恭排名前列,诸如李靖、李勣、侯君集、程咬金、秦琼这些人全部排名在他后边。玄武门之变结束,李二陛下攫取军政大权,论功行赏,尉迟恭食邑一千三,长孙顺德食邑一千二,侯君集、张公谨、刘师立食邑一千,秦叔宝、程咬金食邑七百。

后来设立凌烟阁供奉贞观勋臣,基本以此作为理据。

而排在尉迟恭前边的是关陇领袖长孙无忌、宗室名帅李孝恭、以及杜如晦、魏徵、房玄龄、高士廉这些文臣,可以说尉迟恭乃是凌烟阁上武勋之首。

之所以尉迟恭的地位如此之高,在于其超强的个人武力,也在于拯救李二陛下的性命于乱军之中。

但若是由此便轻视贬低了尉迟恭的用兵之道,那便是大错特错。

右侯卫的确功勋不显,那只是作为李二陛下最为信任的心腹总是戍守长安,轻易不会外派作战的缘故。

而如今地位尊崇尉迟恭被晋王李治一个“封建一方、传诸子孙”的承诺彻底打动,甘愿站在晋王一方对抗朝廷中枢,必将全力以赴,谁敢轻视?

……

程处弼站在大雨之中,握着腰刀的手紧了紧,压抑着心中的紧张,面上却丝毫不显,声音平静低沉:“全军列阵,抵挡敌军,谁敢后撤,定斩不饶!”

“喏!”

麾下将士轰然领命,各自奔赴自己的部队,迅速列阵迎敌。

经过关陇兵变,数次参与大战且取得最终胜利的东宫六率早已脱胎换骨,道一句当世强军绝不为过,跟随程处弼、李思文两人前来驻守广通渠两侧的军队虽然不是东宫六率精锐,但战力不低、士气旺盛。

即便来袭之敌乃是当朝名将尉迟恭,却也浑然不惧。

但程处弼心里明白,战场之上士气的确可以左右胜败,但仅仅依靠士气是不行的,此番尉迟恭既然亲自上阵,率领的军队更超过万人,可见此战之决心……

回首看着身后亲兵,低声道:“用最快速度赶回长安向卫公禀报军情,无论如何,不得延误!”

“喏!”

身边亲兵应了一声,抬头见到程处弼再无别的吩咐,遂转身飞身上马,调转马头,狠狠一鞭子抽在马臀上,战马嘶鸣一声,踩踏着满地泥水,向着长安方向四足狂奔。

程处弼深吸一口气,眯着眼睛望着远处白茫茫一片风雨,心神慢慢稳定下来,将强敌来袭的恐惧尽皆排除,剩下的唯有身为军人死战不退的坚毅。

……

风雨之中,数千轻骑兵沿着广通渠畔的官道狂飙突进,马蹄每一次落下都将路面泥泞踩踏的四散飞溅,战马身体连带这马上兵卒尽皆泥水满身,仿佛泥人一般,时不时有战马蹄子踩入浅坑摔倒在地,身边袍泽却浑然不顾,只一味的鞭策胯下战马,快速向前冲锋。

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战士,明白对敌之时越是一往无前的决死冲锋快速冲垮敌人防线,自己本身的折损死伤便越少,反之,越是惜命、越是裹足不前,留给敌人的反应时间越多,遭受的损失就越大。

身在万军之中,个人因死亡而带来的恐惧往往会被身边冲天士气所感染、冲澹,尤其是作为一整个集体,越是愿意为袍泽抵挡箭失、冲锋在前,反而越是不容易死。

天上乌云凝聚、阴暗无光,马蹄声轰然如雷、震荡天地,箭失与雨点混杂一处、迎面袭来,兵卒们将身体紧紧贴着马背,尽量减少暴露的面积,即便倒霉被箭射中,也咬着牙一声不吭,死死拽着缰绳,冲锋速度不减。

全速奔驰之下,一箭之地转瞬即逝。

这数千骑兵犹如利剑一般直直向前,待到敌军已经严谨排列的阵型之前,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冲锋着便向敌军阵前林立而起的长矛直直撞了上去。

矛尖轻而易举的刺入战马躯体,战马沉重的身体加上奔跑的速度构成巨大的惯力,任凭长矛刺穿身体,狠狠撞在长矛手的身体之上。战马嘶鸣之中,长矛手惨呼着被撞得倒飞出去,撞乱身后原本严整的阵列。

骑兵则在战马倒下之前自马背上飞身而起,手里的横刀、长矛挥舞,悍不畏死的冲入混乱的阵列之中。

人与战马的鲜血在大雨之中迸溅而起,几乎一瞬间便染红了脚下泥水横流的土地,恣意流淌。

没有丝毫缓冲,一上来便是惨烈至极的厮杀。

东宫六率兵力较少,虽然广通渠一侧的官道狭窄易于防守,但敌军轻骑的冲击力太强,阵型被迅速冲垮,且另有一支轻骑兵脱离大队,沿着官道之下的农田饶了一个圈子,全速冲击后阵。

程处弼将兜鍪戴好,飞身上马,抽出横刀,沉喝一声:“随吾杀敌!”

双腿一夹马腹,领着亲兵与后备队向着农田而来的敌军冲去,纵然敌军数倍于己,却面无惧色。

农田之中,双方混战一处,战马嘶鸣跌倒、兵卒惨呼阵亡,大雨倾盆也洗不清这惨烈虐杀、尸横遍野。

尉迟恭顶盔掼甲,带着后阵骑兵紧随而至,抵达营地之时,这一支东宫六率军队已经死伤殆尽,千余俘虏被缴械之后看押着跪在农田的泥泞之中。

一个校尉带着几个兵卒押着一人过来,禀报道:“启禀大帅,敌营已破,前锋正渡河冲击北岸敌军后阵,现俘虏敌军主将程处弼,敢问大帅如何处置?”

尉迟恭手握着缰绳,听取汇报之后,对身边亲兵道:“向后传令,全军加快速度,务必于天黑之前彻底歼灭李思文部,为大军前进肃清障碍。”

“喏!”

亲兵得令,调转马头,打马往来路急行,前去传令。

尉迟恭在马背上微微俯身,看着披头散发被押着依旧一脸倔强的程处弼,翻身下马。

看着这位身陷令圄仍桀骜不屈的小辈,身上的甲胃几乎破碎一半,伤创数处鲜血几乎染红了半边身子,尉迟恭倒是和颜悦色:“败军之将,有何话说?”

“呸!”

程处弼一口浓痰吐向尉迟恭,只不过给剪住双臂摁在地上难以发力,这口痰自是没有吐到尉迟恭身上,咬着牙红着眼,道:“要杀要剐随便,尔等乱臣贼子,迟早阖家老少给老子陪葬!”

“闭嘴!”一旁的兵卒见他出言不逊辱骂大帅,狠狠一个嘴巴抽在程处弼脸上,骂道:“信不信剁了你的舌头!”

尉迟恭浑不在意,摆摆手制止兵卒的殴打,抬眼看了看官道一侧的军营,不少兵卒正在打扫战场,无数尸骸被堆放一处,更多的伤兵则在大雨中哀嚎着等待救治。

战场之上身负重伤,往往与战死等同,因为刀剑之伤太难救治,即便当时不死,之后也要历经痛楚折磨而死,还不如战死疆场来得痛快。

加上这场大雨,伤创之后被雨水浇透,眼前这些伤兵能够活下来的没几个。

尉迟恭定定的看了一会儿,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回身低头看着跪伏在泥水里的程处弼,微微弯腰伸出大手拍了拍对方的脑袋,见对方一脸“士可杀不可辱”的怒气梗着脖子避让,遂咧开嘴笑道:“还不赖,没给你爹丢脸!”

平素都叔叔伯伯的喊着,虽然现在分数敌我、疆场之上一决生死,但是胜负已分的情况下,哪里还能生起杀心?

皇权之争,并不携带私人仇恨。

再想起自己家那几个傻儿子……唉。

直起腰身,微笑道:“谁是正朔,谁是反贼?胜负未分的情况下,这些实在说不准。你还年轻,不懂得这其中的道理,吾也没心思与你计较。”

言罢,不再搭理程处弼,吩咐校尉道:“送回潼关关押起来,寻到郎中好生医治,别给弄死了,怪可惜的。”

“喏。”

校尉将程处弼押走。

尉迟恭抬眼看了看河道上自下游驶来的舟船、木排,正排列一处有站立其上的弓手向着北岸李思文营地一轮一轮施射,遂翻身上马,大声道:“传令下去,不必在意死伤,迅速歼灭这支敌军,扫清障碍,直奔长安!”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