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军心动荡

听书 - 天唐锦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www.qb5.ch

萧瑀问道:“登善有何良策?”

他已经察觉到浓重的危机感,却苦无破局之良策,此刻见到褚遂良主动提及,遂有此问。

虽然以文采名闻天下,但其人之智谋却不可小觑,否则当初先帝也不会将其收在身边,欣赏其文字是一方面,随时以政事予以谘寻也是有的。

褚遂良从茶几下摸出几块香炭填进红泥小炉,又将温凉的水壶放到上面等着水开,低声道:“那封‘自白书’或可帮您免罪,但您认为一旦晋王战败,它能帮助您重回陛下对权力核心么?”

萧瑀摇头,叹气:“怎么可能呢?不过是自保之手段罢了,这件事你若是恨老夫,老夫能够理解,但也请您明白,老夫自身之生死荣辱不算什么,可既然身为族长,必然要为家族谋划,老夫不能让兰陵萧氏毁在我的手上。”

言语神色情真意切,但褚遂良信他个鬼……

轻咳一声,褚遂良道:“吾等身在朝堂,于权力中枢浮沉挣扎,亲朋故旧家族血脉荣损与共,早已身不由己,在下又有什么好怨呢?况且就算没有宋国公您,也会有别人……事已至此,徒想无益。反倒是宋国公您,还应做两手准备才是。”

萧瑀想了想,道:“登善贤弟不看好晋王成事?”

褚遂良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谁敢说绝对呢?晋王自然有可能胜,但也有可能败。直至眼下,大军向霸桥挺近却并无军队前来阻挡,整条霸水防线好似死物一般视如不见,这其中固然有可能是那些人都打算袖手旁观、隔岸观火,可未必没有得到陛下之授意的可能。”

萧瑀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说,陛下故意放任晋王南下,甚至会任由晋王顺利渡河与尉迟恭会师,直至彻底搅起漫天风雨、坐视关中局势骤变……陛下在退避三舍、引蛇出洞?”

现在不仅晋王不知会有什么人支持他,就连陛下也弄不明白谁忠、谁奸,所有人都表面恭顺,暗地里各自打着小算盘,逐个分辨肯定是行不通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那些心怀叵测、不忠于皇帝的人主动跳出来。

怎么才能让那些人跳出来?

自然要让他们见到不利于皇帝的事情发生,只需晋王率军突破霸水防线直抵长安城下,那些人必然或是起兵响应、或是舆论支持。

所有的变故都必然在晋王兵临长安城下那一刻发生,因为太早则胜负未分,跳出来的风险太大;太晚则大局已定,没有了“从龙之功”自然利益大打折扣。

如此说来,陛下与晋王的想法居然不谋而合,他们都在等候那些人做出决定……

褚遂良颔首道:“最起码,咱们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萧瑀默然。

岂止是“可能”?

结合当下局势,这根本就是“肯定”……

他又叹了一声,道:“如此说来,陛下那边似乎有必胜之心啊。”

没有绝对的把握,岂敢这般引狼入室?搞不好弄巧成拙遭受反噬,不仅彻底失败,更会留下千古笑柄……

水开了,褚遂良执壶斟茶,道:“所以,宋国公需要做好两手准备。”

萧瑀正襟危坐,虚心道:“愿闻其详。”

褚遂良将茶水推到萧瑀面前,缓缓道:“当下之局势,可以具体分析。晋王若胜,宇文士及以及关陇勋贵必然重新起复重用,权力、地位都将远远大过您,您现在就必须想办法予以压制,或者削弱其实力、减小其功劳。若陛下胜,单凭一份‘自白书’并不能让您重回朝堂权力中枢,您应该做得更多才行。”

所以萧瑀帮助晋王反叛这件事,其实做得很蠢,本以为可以借助晋王重新成为宰辅之首,甚至整个兰陵萧氏由此一跃而成为天下第一等的氏族门阀,结果两边不讨好,极有可能无论最终谁胜谁负,萧瑀都将投闲置散远离中枢,甚至遭遇清算。

萧瑀对此予以认可,问道:“那应该如何操作?”

褚遂良喝了口茶水,神情很是澹然自若:“其实,削弱宇文士及的功勋,以及帮助陛下做一些事情,两者之间并不相悖。”

萧瑀目光闪烁,并未出言打断。

褚遂良也没等萧瑀发问,自顾续道:“……如今晋王帐下,宇文士及在外、崔信在内,关陇勋贵与山东世家以成彼此竞争之势,若无意外,他日晋王成就大业,这两者便会瓜分最大的利益,您以及您身后的江南士族必然遭受打压。如此,何必施驱虎吞狼、借刀杀人之策?”

萧瑀的智慧自然母须多言,能够从一个亡国皇子潇洒从容的混迹大隋朝堂,直至走到大唐宰辅,说一句当世人杰亦不为过。

他只是某一些时候一叶障目,看不清楚,得了褚遂良的提醒已经醍醐灌顶,完全醒悟。听到“驱虎吞狼”“借刀杀人”这两个词,脑子里已经瞬间了然,且很快便出现了如何设计以及种种可能……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得不赞叹褚遂良一句,此人虽然并无大智慧,担当不起一国宰辅之重任,但做一个查缺补漏、出谋划策的谋士却是绰绰有余。

怪不得之前太宗皇帝对待一个白身的褚遂良如此宠信看重,一直予以提拔并赋予重任,让他留在身边参赞要务。

如果此计能成,不仅可以一举扭转“两边不讨好”的困境,反而彻底交好两边,无论最终晋王成事还是自己重回陛下身边,地位、话语权都将大大提升。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妙啊。

……

当晚,大军宿于昭应境内。

褚遂良洗漱一番用过晚膳,站在营帐门口眺望夜幕之下苍茫的骊山,心潮起伏片刻,转身回到一张简易的书桉之后,研墨提笔,写就一封书信,而后吹干墨迹,装入信封之中,掏出火折子吹燃,将一块蜜蜡烤化以之封口,又掏出自己的铜印摁在上边。

一切完备之后,将跟随自己多年的仆从叫进来。

“这封信你收好,明晨拔营之时趁着兵卒换防、营内杂乱,你偷偷潜出去隐匿于骊山之中,或是等到大军启程,或是你自寻路径,务必在十日之内将这封信交到李勣手中。”

吩咐完,他又面色凝重的叮嘱道:“若出现差错,无论如何要先毁掉这封信,绝不能落入他人之手,否则,非但吾难以幸免,整个钱唐褚氏都将遭受牵累,大祸临头。”

仆从知道褚遂良这两年连连背运、危机不断,此时偷偷与李勣联络,必然事关重大,不敢怠慢,接过书信躬身道:“恳请家主念在奴婢这些年忠心服侍的份儿上,若是奴婢有何不测,多多关照家中妻儿,来生来世,当衔草结环以报。”

似他这样的家奴,生死皆操之于主家,若敢背叛,或许能逃脱一时,但家中妻儿、亲卷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更何况他生下来便是褚氏的仆从,一生一世,也只能效忠褚氏,不敢也不会背叛。

生死事小,若是不能完成家主的嘱托,那才是大事。

褚遂良缓缓道:“此事若成,必然记你一功,准许你脱去奴籍,携带家卷前往褚氏在外地的商铺任事,子弟可入褚氏族学。”

仆从激动跪地,连连磕头:“家主放心,即便是赴汤蹈火,奴婢也定会将这封信交到英国公手中!”

子弟可入褚氏族学,那是为褚氏立下大功才能有的待遇,而一旦进入族学,便是与褚氏嫡支子弟成为同窗,日后学成,必然成为褚氏所仰仗的心腹。

对于一介仆从来说,可谓一步登天。

褚遂良和蔼的拍拍他的肩膀,温言道:“去吧,时刻小心,不能疏忽大意。”

“喏!”

仆从起身,走出去返回住处做准备,只等天亮换防之时趁乱潜出军营。

褚遂良送走仆从,一个人将书桉上的笔墨纸砚收拾好,回身在床铺上躺着却毫无睡意,辗转多时反倒越来越精神,干脆起身,走出营帐在附近散布。

眉毛紧锁,心事重重。

他白天劝说萧瑀要做好两手准备,向陛下递交投名状的同时消减山东世家的力量、打压宇文士及,但是他自己却深陷泥潭不可自拔,浑然不知未来如何。

所以他决定赌一把。

将赌注压在晋王身上是不行的,只要晋王成就大业,萧瑀再怎么也必然是朝中前三的重臣,到时候自己这个书写“自白书”的“罪魁祸首”便成为萧瑀最大的隐患,其必除之而后快。

自己那里还有活路?

反之,若是晋王战败,陛下坐稳皇位,自己或许可以凭借“内应”之功劳,推翻那封“自白书”将所有罪责都推到萧瑀身上,从而完成自救。

当然,如果最终晋王获胜、陛下败亡,自己私下联络陛下对事情必然发作,到时候不仅是萧瑀想要斩草除根,便是晋王也绝对容不得他这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内鬼……

然而事到如今,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只希望陛下那边确实如自己所想,是故意引诱晋王继续深入,以便将那些心怀叵测、不忠于陛下对乱臣贼子都找出来,一个一个收拾干净,彻底掌控朝堂。

正自忧心彷徨、患得患失,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自后营疾驰而来,一路上不少巡逻兵卒纷纷出言喝止,却又马上散开让出去路,任那骑兵直抵中军帐外。

“启禀殿下,潼关急报!”

虽然并未说明详细情形,但这一声却在深夜的军营里远远传出,继而引发一阵骚乱。

谁都知道水师与荥阳郑氏联合一处自洛阳一路攻城拔寨,直逼潼关,而潼关如今兵力空虚,只要敌军勐攻,顷刻间便可攻陷。而潼关那边深更半夜送来急报,很显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