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戊·稳如泰山(蓝色):你的下盘稳定,更不容易因敌人的冲击而发生动摇。】

【丁·弓马娴熟(白色):提升你的骑术与射术。】

【丁·忍饥挨饿(蓝色-发散):对于饥渴,你拥有比常人更高的耐受力。该效果可以影响身边的人。】

看到这里,赵海平不由得一愣。

“新的天赋技能?自带发散效果?”

这三个天赋,之前他都已经见过,尤其是忍饥挨饿,早在武卒试炼的副本中就已经尝试过了。

只能说为了不喝马粪汁,这个天赋简直比金色天赋还要更加重要。

但此时,这个天赋再次出现,后面却多了一个“发散”的备注。

发散的意思是说,这从一个给自己用的天赋技能,变成了一个光环效果,也能影响到身边的人。

“只是,忍饥挨饿这个天赋有什么用呢?

“在这个乱世之中,粮食确实不多。如果早些拿到这个技能,说不定还能在没饭吃的情况下多守几天潼关。

“算了算了,还想什么潼关的事。

“箭失和石头都没了,就算不用吃东西也守不了多久。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守不守潼关似乎对这个副本的通关也没什太大的影响……”

考虑一番之后,赵海平还是选择了这个带有发散效果的“忍饥挨饿”天赋。

而后,他带着身边的这些人,准备在长安附近游荡。

至于目标也很明确,那就是长安周边的神策军!

按照史料记载,此时关中其实仍旧有数万神策军。

这些神策军的战斗力其实不能太指望,但再怎么说,也比之前张承范带去守潼关的那三千人要好得多。

毕竟,留在长安城的那些神策军都是富家子弟,而这些外派出去的神策军,只要是散在关中、不在京师,富家子弟的比例反而要大幅下降。

这种苦活累活,富家子弟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而从史料记载上来看,凤翔节度使郑畋之后也确实派人招抚散布在关中的数万神策军,将他们纳入到凤翔的梁军中,从而军威大振,之后才击败了黄仙芝。

这些神策军大部分都是长安人,黄仙芝在进入长安之后烧杀掳掠,失去民心,原本观望的他们在得知长安城的事情之后,便心中悲愤,有了同仇敌忾之心。

但此时,黄仙芝才刚刚要进入长安,这些神策军还都在迟疑、观望。

其实这些人观望,一方面是因为黄仙芝的大军来势汹汹,他们也和其他节度使一样陷入了迷茫;而另一方面,主要还是因为梁僖宗的朝廷实在腐化得不成样子,根本就没能统合长安周边的兵力,甚至没有给这些神策军下达过明确的指令。

从梁僖宗连宗室和百官都没告诉就仓皇出逃这一点来看,他能干出这种事来一点也不稀奇。

所以,赵海平考虑一番之后,有了打算。

他此时仍旧有张承范的身份,而张承范的官职毕竟还是左神策军大将。在这种紧急事态下,他还是可以招揽这些神策军为自己所用的。

如果能将这些神策军全都聚拢起来,或许能够通过简单的训练让他们具备一定的战斗力。

再加上赵海平的领兵能力,或许就能找到打败黄仙芝的契机。

“哎,这梁末的乱世,还真是难以收拾的乱局啊。”

赵海平一边避开黄仙芝的兵锋往长安周边进发,去寻找其他的神策军,一边感慨于目前的窘境。

不得不说,梁末乱世对于穿越者来说,简直是一个噩梦难度的副本。

赵海平倒是也想尝试其他的办法,但思前想后,此时也只有四方势力可以考虑。

而这四方势力,其实都很不靠谱。

梁僖宗就不说了,田令孜这个坑爹的大宦官一直都在,梁僖宗虽然还是名义上的天下共主,但这就是妥妥的昏君一枚,投靠他指定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第二方势力便是黄仙芝,但从各个方面来看,黄仙芝就是典型的农民起义军,无法约束下属,做不到令行禁止,破坏旧制度是没问题的,但想要建立一个新世界,那是想多了。

更何况投靠了黄仙芝,既不可能被黄仙芝重视,也很难和黄仙芝手下那些骄兵悍将为伍。

第三方势力是沙陀骑兵首领李克用,而第四方势力则是此时仍在黄仙芝手下逐渐崭露头角、后来投降梁朝的朱温。

反正不管是哪一方,都不像是能匡扶社稷的明主。

归根结底,梁末这段的历史,是武人不受辖制、藩镇割据后无限混乱的历史。

藩镇化和兵强马壮者为天子,是这段历史的主旋律。

不仅仅是整个梁朝藩镇化,就连藩镇的内部,也在进一步的藩镇化。

藩镇的首领,其实说白了就是无数军头推举出来的盟主。如果这个盟主不能满足手下军头的利益,也是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废掉的。

比如李克用的儿子李存勖,初期南征北战、攻无不克,看起来蒸蒸日上,可一旦他存了要集中兵权、拿捏手下武将的想法,大好局势立刻就崩盘了。

而直到齐朝建立,齐太祖才最终将这些藩镇割据之下的武人们给压制住。

至于齐朝以文抑武造成了种种严重的问题……那就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总之,赵海平们心自问,即便以他的水平,在这个乱世中也很难真的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不过,这个副本的终极目标应该也不是要挽救梁末的困局,这个困局目前来看确实是有点无解的。

除非是有梁太宗、盛太祖那样的终极勐人横空出世、快刀斩乱麻,否则只能一直乱下去。

这一阶段的目标,应该就只有打赢黄仙芝这一个目标要完成而已。

想到这里,赵海平还是继续踏上了寻找其他神策军的路途。

……

在赵海平领着残兵搜寻关中其他的神策军时,楚歌仍旧在以郑畋的身份进行尝试。

他已经试过很多种方法。

比如,试着让心腹将领直接杀死前来招降的黄仙芝使者王晖,又或者更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用更多符合这个年代的说辞去尝试说服这些将领。

但无一例外,这些尝试全都失败了。

而这其中的死结,说白了就只有一个。

那就是人心!

斩杀黄仙芝的使者确实可以强行让凤翔守军没有了退路,但黄仙芝大军压境之后,楚歌却发现将领们依旧没能同心同德。

所以一打起来,还是没有任何胜算。

至于种种凝聚人心的说辞……

任凭楚歌舌灿莲花,说得天花乱坠,但在切实的利益面前,诸将却还是表面感动,心中却没有真正地拧成一股绳。

这让楚歌感到十分费解。

到底是缺了什么东西?

根据史料上的记载,郑畋明明就是说服了诸将,然后整军备战、大败黄仙芝。

可现在,他即便是拿了归序者的天赋技能,却还是做不到郑畋当年做的事情。

楚歌确信,自己必然是遗漏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信息。

于是,他暂时退出了游戏,准备再去查阅更多史料。

首先查到的还是这段史料。

监军彭敬柔与将左序立宣示,代畋草表署名以谢仙芝。监军与使者宴,席间,将左以下皆哭。使者怪之,幕客孙储曰:“以相公风痹不能来,故悲耳。”

这其中的关键在于,“席间,将左以下皆哭”。

他们到底为什么哭?

而这次查阅史料,楚歌发现后面还有一句。

“民间闻者无不泣。”

也就是说,这次宴会上,不仅是各个将领皆哭,甚至这件事情传到民间,听说了这件事的老百姓就没有不哭泣的。

而郑畋因此才认为人心尚未厌恶梁朝。

而此时,这些人没有哭,说明还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契机。

而这个契机,多半就在宴会上……

楚歌仍旧毫无头绪,于是他决定继续在史料中查找其他记载。

直到他翻到另外两则史料,一个大胆的想法才终于在他脑海中浮现!

第一则史料,是来自于另一个版本的史料记载。

与之前的那一则史料相比,基本上完全一致,只有两个字不同。

监军与使者宴,乐奏,将左以下皆哭。

上一则史料并没有记载“乐奏”这两个字,只是说在席间诸将和士兵皆哭,所以才让楚歌感到迷茫,认为这是必然发生的事情。

但现在看来,如果这第二则史料记载的是真的……

那么这个“乐奏”,极有可能是让“将左以下皆哭”的一个关键因素!

那么问题来了,乐奏,是什么乐呢?

楚歌又从另一则史料中找到了答桉。

这一则史料是来自于梁朝初年,梁高宗在位时期。

“三年七月,上(梁高宗)在九成宫咸亨殿宴集……”

这段史料记载,当年梁高宗在咸亨殿设宴,而乐曲奏响,此时有太常少卿上奏说:《破阵乐舞》是宣扬宗祖盛烈的曲子,自从先皇(梁太宗)驾崩之后,便不再吹奏,是因为担心陛下听到此曲因怀念先皇而感怆,臣在乐司任职,认为此时应当奏《破阵乐》,发孝思之情,与天下同乐。

于是梁高宗深以为然,令奏《破阵乐》。奏罢,“上(高宗李治)欷歔感咽,涕泗交流,臣下悲泪,莫能仰视”。

终于,一直被遮掩的谜团,在楚歌的面前展开了。

他不由得恍然:“是……秦王破阵乐!”

史料中对于当时具体演奏的什么曲子,已经没有记载。

但从史料的种种细节,却可以大致推断。

在宴请黄仙芝使者的过程中,奏响乐曲,而将士们纷纷落泪。

既然史书中提到了奏响乐曲,那么这乐曲跟将士们落泪显然有直接的因果联系。而一般悠扬舒缓的宫廷音乐,又或者那种恬然自得的靡靡之音,显然不可能具有这样强大的感召力。

而且,之后还提到“民间闻者无不悲泣”,如果仅仅是将士们落泪这件事情,恐怕不足以达成民间闻者悲泣的效果。

一定是这首曲子本身,连带着将士们落泪的事实,才让民间闻者也纷纷悲泣!

那么,这首曲子是军乐,又在民间有很大的影响力……

答桉几乎是呼之欲出了。

正是《秦王破阵乐》!

按照史料记载,《破阵乐》,太宗所造也。太宗为秦王之时,征伐四方,人间歌谣《秦王破阵乐》之曲。……百二十人披甲持戟,甲以银饰之。发扬蹈厉,声韵康慨。享宴奏之,天子避位,坐宴者皆兴。……自《破阵舞》以下,皆雷大鼓,杂以龟兹之乐,声振百里,动荡山谷。

也就是说,《秦王破阵乐》是康慨激昂的军乐,最具感召力。

而高宗皇帝在朝堂上听《秦王破阵乐》之后,与诸臣“涕泗交流”,更是印证了这一点。

……

楚歌不由得默然无语。

“原来……如此!”

其实在第一次扮演郑畋苦劝诸将未果之后,楚歌就隐约意识到缺了点什么。

而且,是缺了人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他已经想方设法劝说诸将,但都没有用,诸将还是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想法。

而楚歌也没想到,真正让这一切扭转的,竟然是两百多年前梁太宗的一首乐曲!

这个结果让楚歌感到诧异,但仔细一想,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为什么之前无论郑畋说什么,都无法真正凝聚这些将领?

因为他在梁朝,只不过是前任宰相、一方节度使而已。

就算做得再多,也终究无法唤醒人们对于梁朝的怀念、留恋与向往。

但是,梁太宗真正地重塑了整个民族的精神,让强大的梁朝立国两百余年,威服四夷,同时也将开拓进取、豪迈兴盛的基因植入到了所有人的思想之中。

而在梁朝将灭、听到《秦王破阵曲》的这一刻,这些将领们被唤醒了内心深处的骄傲与自豪。

在这个瞬间,他们仍旧愿意承认自己是梁朝的子民。

他们仍然愿意拿起武器,为梁朝而战!

楚歌扮演一方节度使绞尽脑汁也无法解决的问题,却被两百多年前梁太宗的一首乐曲……简单地解决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