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二十六章 不满了

听书 - 逍遥小闲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个惊喜?”

苏止溪有些好奇,问道:“什么惊喜?”

白一弦说道:“再过一个来月,不就是七哥的生辰了嘛。

我想着也没什么好送的。

而且年年送的都差不多。

价值再贵重,他也不稀罕。

毕竟他都是皇帝了,想要什么没有?

再说底下的那些臣子,和别国的那些,为了讨他欢心,是想着法子的寻找新奇以及贵重之物,

所以七哥什么都不缺。

所以,我今年打算给他弄点不一样的东西,给他一个惊喜。”

“不一样的东西?这我倒是相信,你一定会与众不同。”苏止溪目光一闪,抿嘴一笑,说道:“原来是给皇上的惊喜。

我还以为,是给我的呢。”

苏止溪难得这么俏皮的说话,白一弦哈哈一笑,放下燕窝盏,一伸手将她拉入了怀里,亲了一口,然后才说道:“你也有。

谁让你是我的亲亲夫人呢。

等你过生日的时候,我也给你准备个惊喜。”

苏止溪眉眼弯弯,笑道:“我随口一说罢了。

往年的都很惊喜,我也都很喜欢。

你实在不必费什么心力给我单独弄什么惊喜。”

白一弦笑嘻嘻的说道:“止溪,你对我咋这么好呢?

把我惯坏了可办呢。”

苏止溪娇声道:“你早都把我给惯坏了。”

白一弦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说道:“我的女人,我喜欢惯着,就算惯坏了,谁敢说什么?”

苏止溪脸色大红,心中又娇又喜。

两人说笑了一会儿,苏止溪又问道:“对了,你给皇上准备的什么惊喜?

能不能先告诉我?

我心里有点好奇。”

“本来是可以不告诉你的。”白一弦笑道:“其实也不完全是为他自己准备的。

到时候你们都可以感受一下。”

他想了想,最后说道:“所以,我还是不告诉你的好。

不然就没有惊喜了。

等到了那一天,你亲自去看看就可以了。”

苏止溪有些惊讶:“也有我的份儿?

可那不是给皇上的生辰礼物吗?”

白一弦笑道:“是给他的生辰礼物啊。

但并不是只有他自己才能使用的。

等做出来之后,你们都可以试试的。”

白一弦说到这里,心中多少有些迟疑,又说道:“不过,可能有些危险。”

苏止溪笑道:“没事,我相信你。”

白一弦摇摇头:“不是相不相信的事情,是这件事本身就有一定的危险。

算了,先做出来再说,我肯定会尽力保证其安全性的。”

“嗯。”苏止溪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白一弦想到了什么一般,又急忙交代道:“对了,我要给七哥一个惊喜这件事。

你可不要提前告诉他哦。”

苏止溪笑道:“放心,我不会多嘴的。”

“我当然相信你。”

白一弦抱着苏止溪,上下其手,忍不住说道:“止溪,我们回房,做些喜欢做的事情吧。”

苏止溪有些娇羞,点了点头。

白一弦笑着抱起苏止溪,刚要抱着抱着她回房,此时却有下人来报。

是府邸里的一些事情,需要王妃来处理。

苏止溪吓了一跳,急忙从白一弦的怀里挣脱出来就准备去处理。

被晾在原地的白一弦顿时不满,撒娇道:“止溪,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嘛。

你现在要陪我哎……。”

苏止溪急忙跟哄小孩一样的哄他道:“他们处理不了……。”

白一弦噘着嘴:“哼,处理不了?王府养他们是吃干饭的吗?

什么都处理不了,什么都要你来做,那还要他们做什么?

养老吗?

这么晚了,还有事情让王妃亲自去处理,我看他们一个个的也是不太想干了。”

眼见白一弦生了气,苏止溪急忙哄道:“乖啦,我一会儿就来陪你。

我命人给你准备水,你先泡一泡,好好解解乏。

洗好了就先躺着休息会儿。

我很快就处理好回来了。”

“那你快点回来哦。”眼见苏止溪非去不可,白一弦只好在后面依依不舍的叮嘱了一声:“我等你哦。”

“嗯,放心。”苏止溪安抚了一句,很快离开。

不一会儿就有下人过来禀告,热水已经放好了,请王爷过去沐浴。

等苏止溪再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半个时辰之后了。

白一弦早就睡着了。

原来是他太累了,泡完了澡,在床上等待,结果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苏止溪看着白一弦沉静的睡颜,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怜爱之意。

夫君就算是睡着的时候,都眉头紧皱。

不管是朝堂,还是府上,家国大事,事事都要他操心,还要费尽心力,帮亲人兄弟准备惊喜,实在是太累了。

她手指轻轻的在他的眉头轻轻的抚了一下。

明明很轻柔的动作,白一弦却似被惊动了一般,微微动了一下。

吓得苏止溪急忙就将手给缩了回来,生怕惊醒了他。

等待了一会儿,发现白一弦没有动静,这才放下心来。

最后,她也合衣在床沿躺了下来。

歪头静静的看着白一弦的睡颜,心中充满宁静祥和。

总是看不够呢。

明明已经嫁给他为妻,有时候却又对这轻易得到的幸福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总是莫名的心慌,担心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就要时时看到他,触摸着他,才会感到安心。

苏止溪久久的望着白一弦,忍不住悄悄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心中更加的安心,最后才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苏止溪醒来的时候,转头发现白一弦已经不见了。

转头望着外面的天色,也不过才刚刚蒙蒙亮而已。

一摸床,是凉的,可见人早就出去了。

也不知道几点出的门,但肯定是天还不亮就出去了,并且还没有惊动她。

这最近几天,夫君天天都是这么早就离开的,也就是昨天为了等艾萨克,所以才晚了一会儿。

苏止溪慢慢的起身,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这才命人进来梳洗打扮,走出了房间。

一问下面的人,果不其然,王爷天还不亮就起来了。

就让厨房简单做了一碗面,匆匆吃完就出门了。

走的时候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更没有说中午回不回来吃饭。

苏止溪一叹,点了点头,看来明天要早点起来,给夫君准备点营养的东西吃才行。

她挥手屏退了下人,吃过了饭就忙碌了起来。

没多久,宫里来人了,是皇帝派来的,找白一弦。

倒也没有什么圣旨。

是皇帝询问,白一弦好几天都不进宫了,问到底在忙什么,还问今天有没有时间进宫。

其实满打满算也没几天,毕竟艾萨克来的那天,白一弦还入宫来着。

苏止溪想了想,想着白一弦说的不能让慕容楚提前得到消息,便说王爷一早出去巡视庄子田铺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等回来了,再将皇上的话给带到。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