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4章 宇文皓有新的想法

听书 - 医妃倾天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074章宇文皓有新的想法

回到北唐,宇文皓马上就钻御书房去了,想把堆积的奏本全部看了。

毕竟,十天啊,怕是案头堆积如山了。

可到了御书房,却见奏本只有零散几本,他打开看了一下,这几本都已经有了朱批,就差盖章了。

这些都是各地兴建水利的奏本,他看了一下,批得很好。

一开始以为是首辅,但仔细看字迹却不是他,是太子批的。

宇文皓怔了好一会儿,当即命穆如公公传首辅觐见。

与老冷在御书房聊了一个时辰,宇文皓听了他离开的十天里,朝中发生的事情,还有太子监国的处理方案,他甚是惊愕。

知道儿子是好用的,但是没想到这么好用,有些地方做得比他还高明。

晚上,宇文皓就一直在沉思一个问题,但他没跟老元说,因为他觉得自己如果真这么做了,是有些自私的。

但是,他真觉得太子很好,或许有些事情处理得不大成熟,如果历练久一些,会更好的。

他在,太子可以放心历练,但是也只有掌权,才能真正历练。

他想了许久,却见老元还没回房,一问之下,才知道她在小书房里忙活。

他知道她忙什么,回来的时候,她说新研发的一种药开始做试验了,之前做试验的药也开始上市,她拿了一大堆的数据回来看。

念及此,他又想要放权的心思更加坚定,因为,放权才能让老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老元一直为他牺牲自己的事业,但是,她这么聪明有本事的人,理应站在她该有的岗位上。

之前总要两边跑,离开的时间不能太久,匆匆往来,辛苦得很。

如果每一次回去,能在那边留的时间久一些,她或许能更有成就的。

夜凉如水,他坐在廊下,瞧着弯弯的月儿,穆如公公也坐在一旁打瞌睡。

“穆如,困便回去睡,这里不必你守着的。”宇文皓道。

穆如公公立马坐直,“年纪大了,不困的,睡不了多久。”

“还说不困?你的眼皮子都抬不起了。”

“不困,闭目养神。”穆如公公耷拉着眉毛,困出了三层眼皮。

宇文皓看着他总说老却不服老的样子,忽然心念一动,问道:“穆如,想退休吗?”

“退?休?着什么急呢?人死了自然就退了,休了。”

“你一辈子都在宫中,不觉得无趣吗?”

“奴才能去哪里?奴才在皇上身边就踏实。”

“那如果朕去了别的地方呢?”

穆如公公努力睁开眼皮子看他,“去别的地方?就是去您每次去的地方吗?皇后娘娘真正的娘家?”

穆如公公许多事情都心里有数,但是他从不问。

“嗯,算是吧。”

穆如公公道:“反正,皇上在哪里,奴才就在哪里,或者说皇上希望奴才在哪里,奴才就在哪里。”

“外头天高海阔,你该出去走走的。”

穆如公公沉默了,他在宫里大半辈子了,外头说什么世界?他去过,在京城附近转悠过,近些年,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梅庄,去给太上皇请安。

沉默良久之后,道:“外头的世界太危险了,老人不该到处去的,容易被骗。”

宇文皓把他拽过来,摁在自己的身边坐着,“你放心,若真去了外头,必定是朕陪着你。”

穆如公公问道:“公主去不去?”

“公主偶尔去。”

穆如公公道:“公主若不去的话,奴才就不去了,奴才到了外头,放心不下公主的。”

“老穆如啊,做长辈的是要懂得放手,让孩子们自己去闯自己的天空。”

“这话不对,闯得再高,不还是要有自己的窝么?窝里头不得有人守着么?”

“也就是说,在你的心里,朕没有公主重要了?”

穆如公公睁开眼睛,“皇上怎能这样问呢?奴才心里最重要的人,是的,是公主,主要是不放心啊,怕在身旁的日子不多,日后嫁出去了,不知几时才能见上一面,能在一起的时候,便守着吧,奴才老了。”

宇文皓看着他的头发,确实是白了许多,皱纹也不少,年纪都写在脸上。

“穆如,下一次朕再出去带上你,让你吃很多你之前不曾吃过的,见你不曾见过的,哦,当然,还要带你去医院检查身体。”

老元总是把老人家健康挂在嘴边,所以老五总觉得老人就是要住院检查身体的。

老穆如为皇家服务了大半辈子,有什么好的东西宇文皓想跟他分享,嗯,老冷和红叶他们是不配的。

他们还能再干几十年,过几十年之后再带他们去检查身体吧。

老五这心思也藏不住,等元卿凌回来之后,他便试探地问了一句,“想不想回去定居半年甚至一年?”

“嗯?”元卿凌抬起眸子,“怎么说?”

“我们这一次回去,我让大包监国,看过他批阅的奏章,一个字,赞,想法新锐又稳重,也看跟老冷聊过,老冷对他赞不绝口,有我当年的风范。”

元卿凌笑着说:“所以,你想退休?”

“借病,半退休,然后带着你到皇家别院去养病。”

元卿凌靠在他的肩膀上,道:“这件事情啊,我不能给你太多的主意,你要自己做决定,但如果你觉得需要征询别人的意见,那么你去问无上皇和太上皇。”

“嗯,确实要跟他们聊聊的。”宇文皓翘起脚,一副恣意淡定的样子,“就是我这个年纪就想退隐,会不会多少有点不要脸了呢?”

“不会啊,你在位也很多年了,做了不少实事,而且只借病半退,如果包儿还不够成熟,你可以病愈的啊。”

宇文皓点头,他觉得北唐或许需要一位新大佬,走一条强国富民的道路。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