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宇宙职业选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夜。

杨府外,许景明趁着夜色悄然行走在周边巷道,熟悉着一条条小巷。

“杨家外围没什么守卫,探查很容易。但府内戒备森严,我没法进去,只能从虚拟世界网,购买杨府内部的录制视频了。”许景明想着。

又要多花一笔钱!

“呜呜呜——”巷道周边一些民居中,有哭泣声传出。

许景明微微摇头。

他这几天,听到过周围不少住户在夜里哭泣,大多都是家庭‘支柱’要被迫离开帝都。

“在大族眼中,这些手下们都是些可以牺牲的棋子罢了。”许景明想道,他在帝都这几个月,见多了这些事,暗暗叹息便离去。

在许景明隔壁一座民居内。

“别哭了。”脸上有着刀疤的男人安慰道。

“你这一走,就是遥遥几万里。”妇人伤心欲绝,“一路危机四伏,生死难料。”

“我一定会回来的。”刀疤男子低声承诺道,“我发誓,拼掉我的性命,我也一定会回来,见你和孩子们。”

妇人抬头看着男人:“我知道,你这一走……恐怕今生,我们一家人都再难相见。”

刀疤男子沉默。

他虽然发誓了,但他知道,想要逃回来是多么难。

“我如果三个月内没能逃回来。”刀疤男子低声道,“你就当我死了吧!我已经拜托王冲大哥了!你遇到麻烦,可以请他帮忙。他定不会推脱。”

“嗯。”妇人点头。

刀疤男子又沉默了。

他很难受,他知道没了家庭顶梁柱,一个妇人带两个娃娃,在帝都想要活下去是多么艰难。

“吱呀。”屋门忽然推开,一个瘦小男孩看着屋内的父母,开口道:“爹。”

刀疤男子一愣,立即起身走到了儿子身边,摸了摸儿子的脑袋,疼爱又不舍。

“爹,你明早就走了吗?”男孩看着父亲。

“明早就得进杨府,不能再出来了。”刀疤男子点头,“明早一走,爹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大娃啊,爹不在,你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一定要照顾好你娘,照顾好你妹妹。”

“嗯。”男孩连点头。

“早点睡觉吧。”刀疤男子说道。

“爹。”

男孩看着刀疤男子,“你教我的刀法,我还没学会呢!”

刀疤男子身体一颤,眼睛微微泛红。

“我要保护娘,保护妹妹。”男孩说道,“我要像爹一样厉害。”

“好,好。”

刀疤男子直接往屋外走。

父子俩在屋外的小庭院内。

“我们只有这一夜,你要强行记住。”刀疤男子左手拿着盾,右手拿着刀,男孩也拿着一小盾牌和一柄短刀。

“持盾进刀!”刀疤男子左手持盾,当即一个进步,刀光已然劈下。

男孩跟着学。

在屋内微弱烛光映照下,庭院中的父子俩,一个教,一个跟着学。

盾刀六十四式,学了一遍,再第二遍,再第三遍,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

“爹,我记住了。”男孩看着父亲。

“好。”

刀疤男子看着孩子,将一本书册递给男孩,“我今天教的,和书里写的你多对照对照,多思多想。”

男孩接过书册。

“记住。”刀疤男子看着儿子,“练盾刀之法,当心存念想!想你是为什么练的。”

“保护娘,保护妹妹。”男孩眼神坚定。

“那就牢牢记住。”

刀疤男子说道,“你的盾,你的刀,是为你娘,你妹妹练的!练的时候每一次都要牢牢记住!只有你的念想彻底融入你的盾法刀法,便可唤醒体内磅礴之力,方才能成入流高手。”

“我记住了。”男孩点头。

刀疤男子抬头看着已经走过来的妻子,妻子道:“吃了早饭再走吧。”

“叮当当——”

外面传来铃声响。

“杨府召集,容不得拖延。”刀疤男子苦笑道。

妻子眼睛一红,立即去屋内将男人的包裹取了出来,送到男人身边:“你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包裹里也有些面饼,路上没吃的可以顶上几天。还有……今早刚做的肉饼,都是你最喜欢的,你带着吃。”

刀疤男子看着最喜欢的肉饼,以后,怕是再也吃不到妻子做的肉饼了。

“即便九死一生,也得逃回来。”刀疤男子默默道。

“好,我带着吃。”

刀疤男子背着盾牌和包裹,腰间佩刀,拿着肉饼边走边吃,就这么走出了门。

妻子和男孩遥遥看着,屋内有啼哭的婴儿。

“爹。”男孩眼中含泪,紧紧握住了手中的短刀。

……

刀疤男子和众多人们都来到了杨府,足足两百多人汇聚在一处大院内,院子走廊上站着一人,正是杨家二公子‘杨燎’。

“从现在开始,你们起居都在杨府内,不得出去一步。”杨燎冰冷道,“大家都清楚,此去东域路途艰险,消息不容外泄。若是有人胆敢私自出府,哼哼,你们知道后果。”

众人都乖乖听着。

“不过你们也放心,我们两百多人一起行动,个个至少也是入流高手!还是有把握抵达东域的。”杨燎道,“到时候你们也能吃香的喝辣的,更不用愁女人了,你们也能在东域娶妻生子。”

“好了,都去吃早饭去吧,我是不会亏待自己人的。”杨燎说道。

“是。”

所有人都退去。

只剩下几名贴身护卫跟随杨燎,杨燎很快就返回自己住处。

“哼。”

在屋内,杨燎嗤笑一声,“我三叔还劝我,让手下们自我选择!愿意跟着去的就带着去,不愿去的,可重金悬赏,诱惑带着一起走。实在不愿去的,无需强迫。哈哈哈……真是愚蠢!重金悬赏?难道他出金子?”

“杀一儆百,不就个个乖乖跟着去了?按照三叔说的法子,我手下估计最多能凑一百五十人。现在却是两百多人,而且只需基本工钱即可。”杨燎想到钱,立即走到床铺,取出铺子下面的一条腰带。

腰带里面是一块块金块。

“50块金块!每块10两插在腰带内。”杨燎看着这些金子,眼睛都亮了,“我堂堂杨二公子,手上也就积攒了这点钱财。一共也就五万两银子,我可真穷啊。”

杨燎浮想联翩。

想到随父亲,去金库见到的场景。

“那一堆金块,得多少?怕是得数万两黄金吧!那就是数百万两白银!”杨燎心痒痒的,“也不知道我这支队伍,能分多少?”

杨家这次准备派出一支支队伍分开行动,悄然离开帝都。每支队伍都携带部分金银。

“还有我的美人,路途孤寂难耐,得带着一起走。”杨燎想着,便将金腰带扎在腰间,外面套着外套。

自从自己的钱财换成黄金后,杨燎一直很小心。

在府内,他也不会离自己庭院太久。

一旦出门!必定随身携带。

他担心有人偷偷摸他住处,偷他的钱财。

“这才安心。”杨燎拍了拍金腰带,只觉得心满意足,“谁都别想偷我的金子。”

……

吃了早饭,杨燎便带着人离开了杨府,前往他养在府外的一位美人住处。

“美人。”

杨燎来到美人住处,见到美人后,先是一同快乐了一番,才开始说正事。

“过几日我就要带人离开帝都。”杨燎说道,“你也跟着我一起走。”

“我?”躺在他怀里的美娇娘一怔,“府内能同意吗?”

“放心吧,我的队伍里,我说了算。”杨燎自信道。

“可一路到东域薛城……”美人犹豫,“太远了。”

杨燎摸了下美人,笑道:“那都是公开说法!实际上天下大乱,我们杨家怎么可能全部都去东域薛城?东域薛城距离帝都几万里,实在太过遥远,赶过去路上得死多少人?”

美人恍然。

“而且去了薛城那边,你以为那边的杨家人会乖乖听我们的?”杨燎嗤笑,“不管是为了杨家存续,还是为了不内斗。我们帝都出去的各个队伍……目标都不是薛城。”

“那是哪?”美人问道。

杨燎微微一笑:“就算是我,现在也不清楚准确地点。但我可以肯定告诉你,就是在东域!因为如今天下局势,唯有东域秩序还算稳定。还能给我们杨家一个个分支扎根的机会!”

“我带上两百多入流高手,其中也有一流高手二流高手,这么多高手……足以在一个城池,完全扎下根基了。”杨燎说道,“到时候,我这一分支,我杨燎就是家主!一切我说了算!而你……我可以答应你,当我的三夫人吧。”

美人犹豫。

“杨家规矩森严,你之前一直没法进府,以后到了东域,我说了算。你自然如愿以偿了。”杨燎抬了下美人下巴,“别发傻了,赶紧收拾下随我悄悄进府,先以丫鬟身份待在府内,到时候跟着我一起出帝都。”

“二公子。”美人眼中含泪,“我生在帝都,长在帝都,我兄长他们都是在帝都,而且……此去东域,我也怕!”

帝都,本就在北域的范围内。

所以要前往东域,首先得闯过北域大片范围,这片范围危险度也是极高。

“你不愿去?”杨燎看着她。

“望二公子看在我跟随公子多年份上。”美人垂泪。

“我可以强迫那些手下跟着我,但我不能强迫枕边人啊。”杨燎慨叹一声,手指如电,掠过美人的喉咙。

美人难以置信捂住喉咙,脸上满是痛苦之色,鲜血从手指缝中咕咕流出。

她死都没想到,一直宠爱她的杨二公子会如此狠辣,仅仅几句话,就要杀她。

杨燎起身,瞥着床上痛苦中死去的美人。

“我得不到的。”杨燎轻声道,“那就毁掉。”

杨燎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这座幽静院子外。

“公子。”外面有仆人和护卫们。

“回府。”

杨燎眉头微皱,有些扫兴,他上了马车。

马夫驾驭着马车,护卫们护卫着前行。

远处——

许景明在一棵大树的枝杈上坐着,茂密树叶下,外人还真难注意到藏在大树高处的一人。

“来了。”

许景明遥遥注意到一支护卫队伍护持着马车,正在朝这方向前进。

马车队伍左转右转,逐渐进入一条僻静巷子。

“白天动手就是麻烦,得避开人一点。”许景明轻轻一跃而下,身影轻盈如猫,走到一旁茶水铺喝茶的三名八阶高手身边,“可以动手了。”

三位八阶高手点头起身。

白天动手,动静越小越好!

许景明仅仅带着三名八阶高手一起行动。

“杨二公子,是杨家家主的二子,颇受宠爱,也是这次行动的诸多队伍其中一支的首领。他这个身份……一定了解杨家的很多秘密,甚至可能知道金银藏在哪。”许景明想着。

杨府实力太强,府内又暗藏机关陷阱,自己队伍硬闯进去,那是送死。

杨二公子,就是许景明找的一个突破口。

许景明带着三名八阶高手,就这么走进了僻静巷子内。

僻静巷子中。

一群护卫们保护着马车前行!

忽然前方出现了四人,许景明以及三名八阶高手一同走来,四人分散,足以拦住巷子了。

“让开!”

杨家护卫们有人遥遥喝斥。

许景明四人却没有避让,而是继续一步步走过来。

“嗯?”这些护卫们觉得不妙。

“公子。”有人低声提醒。

车厢内的杨燎还在可惜美人的死去,他低头看着手指:“我也是没办法,心怀怨恨的枕边人,我睡觉都不安生啊。你可别怪我。”

杨燎听到外面声音,掀开车帘,便看到远处走来的四人。

轰——

许景明四人走过来,忽然周围天地仿佛扭曲了一般,恐怖的心灵意识冲击在每一个护卫的大脑,也冲击了杨燎的大脑,让杨燎面容痛苦扭曲。

杨燎身边的九名护卫,有一名一流高手、八名二流高手,已经很精锐了。

可在恐怖的心灵冲击下……

唯有一流高手还能掌握自身身体,但他丝毫不敢动:“好可怕!”

“这?”杨燎在冲击下,更是觉得世界都扭曲了,眼前四人仿佛四位魔神。

四人就这么走到车厢前。

许景明一伸手就抓住了杨燎脖子,略微一发力,杨燎脊椎一震,整个人就陷入了瘫痪。

“走。”

许景明抓小鸡一样,抓着杨燎。身后三名八阶高手跟着。

“你们留在原地一炷香时间。”许景明声音回荡在每一个护卫、仆人身边,“胆敢擅动的,死!”

说完后。

许景明他们几人带着杨燎离去。

这些护卫们、仆人们个个在原地,都不敢动一步,他们感觉到恐怖心灵力量还笼罩着他们,未曾远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