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过最重要的是,落鳞城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新龙帝曾经带兵来攻打过落鳞城,结果就差点陨落在落鳞城的沉龙港口!没错,落鳞城在一开始的时候是不叫这个名字,但是它真的有一个港口名为沉龙。”

孟富贵笑着说道:“据说当年新龙帝是有意选择了沉龙港口作为主攻点,想要测试一下自己是不是真龙天子,结果要不是新龙帝的护心镜帮忙挡了一箭,恐怕新龙帝这个名号就不复存在了,而那块护心镜也就是落鳞城的名称由来;不过沉龙港口是落鳞城最大的港口,而且地势也比较平坦,所以也挺适合作为主攻方向,因此新龙帝应该不会为了一个名字而赌上自己的性命。”

“原来如此,不过当年的新龙帝也挺自信的啊,竟然敢进攻这种易守难攻的城池,毕竟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跨河作战和登岛作战都是很难的,除非进攻方能够做到实力碾压,而防守方只需要坚守几个关键地点,就能够源源不断的消耗敌方的兵力,守个几年都不成问题,因为城中不会缺水缺粮,毕竟旁边就是一条大河,有取之不尽的澹水和鱼虾。”

刘星喝着水,好奇的问道:“所以当年的新龙帝是怎么拿下落鳞城的?按理来说落鳞城当时只要下定决心死守到底的话,恐怕新龙帝只能等到攻下其它的城池之后再来劝降落鳞城,否则就得以五倍以上的兵力,不计代价的强攻落鳞城。”

“里应外合。”5

孟富贵认真的说道:“盟主你们应该都看过《水浒传》吧?这本名着的大部分地方都很出色,但是一直受人诟病的一点就是在战场上的智斗过于普通且重复,比如智多星吴用在小打小闹的时候智计频出,结果一到战场上就只会一招里应外合,先想办法送几个好汉进入敌军的地盘,然后约定一个时间让这些好汉在城中搞事,外面的大军就趁机进攻;当然了,在真实的战场上,里应外合之计其实是最好用,如果让我来当军师的话也会很喜欢用这招,而新龙帝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安排了一队武林高手假装成商队的护卫,然后在商船上还准备了不少火药。”

“接下来的故事就很简单了,那就是武林高手们将火药布置妥当之后,就让新龙帝引兵来攻,等到落鳞城的主力部队来到防守位置之后,他们就直接点燃了火药,将敌军的后路给彻底切断,并且还抓到了一些有价值的人质,最后就成功的逼迫落鳞城选择投降;不过有一说一,新龙帝的气量还是挺大的,自己都差点陨落在落鳞城,结果还是不计前嫌的放过了所有人,并且还让他们能够传承落鳞城的城主之位,当然落鳞城也从此以后都是唯新龙帝马首是瞻。”

说到这里,孟富贵的表情突然也变得疑惑了起来,“落鳞城的城主说白了就是落鳞城的商会会长,也是所有港口在名义上的主人,当然这些港口实际上是归属于不同的商行,也可以说是不同的家族,但是这些家族在这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直都在联姻,所以早就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效忠于新龙帝的落鳞城只要愿意的话,别说是那些神秘组织了,就连普通的三教九流之类也没有办法在落鳞城立足,毕竟在落鳞城除了那些商行的人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常住人口了。”

刘星深以为然的点头说道:“没错,落鳞城说白了就是一个大型港口加中转站,所以除了那些商行之外就不会有人常住在落鳞城,而且如果常住的话还会非常的引人注目,就像一个学校里的走读生突然要住校,肯定会引起那些住校生的注意,毕竟宿舍里突然多了一个人,明眼人都会注意到的。。。所以孟掌柜你的意思是,落鳞城之所以会允许那些神秘组织在城中活动,可能是得到了新龙帝的支持?亦或者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

“没错,虽然落鳞城看似是一个容易藏污纳垢的地方,但是实际上只要勤加打扫的话,那还是可以做到干干净净的,所以我也怀疑落鳞城是想要靠着自己的地理优势,来一个真正的钓鱼执法。”孟富贵点头说道。

“那就有意思了啊,所以问题来了,这个落鳞城是在那位皇子的治下?”刘星开口问道。

“落鳞城还是属于三皇子的治下,不过也算是位置最边缘的一座城池了,所以距离落鳞城最近的远西城,恐怕也有上百公里的距离,因此落鳞城如果遭到进攻的话,十有八九是得不到支援的,毕竟远西城的兵力也不算多,根本抽不出人手来支援落鳞城。”

孟富贵一边说着,一边倒了点茶水在桌子上,然后用手指蘸水在桌面上开始画图,“这里就是落鳞城,在它西边三十里处有一座属于六皇子的登城,这座城池的面积不算大,但是驻扎了不少的士兵,因为登程本来是一处堡垒,后来新龙帝为了操练新兵而将这座堡垒扩建成了登城;所以六皇子在被分封到领地之后,就重新启用登城作为自己治下的新兵训练中心,也就是他治下的所有城池在招募到了新兵之后,就会把他们送来登城进行训练。”

“当然了,六皇子这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且六皇子也没有多做掩饰,直接将自己麾下的精兵安排在登城当教头,或者接过捕快衙役,城门卫兵等位置,所以如果有必要的话,登城立马就可以拉出一支近万人的大军!再加上城中的所谓训练装备,这支万人大军不用几天就可以直接出兵了,而且周围的士兵也可以直接动身来到登城领取武器装备,所以这支万人大军的后援也不需要担心。”

“呃,这就有点难办了啊。”

刘星叉腰说道:“一支训练有素的万人大军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中间再夹杂着一些武林高手的话,那么寻常的城池如果没有做好准备的话,恐怕撑不了多久就会被破城,毕竟我记得远西城和博阳城的兵力加起来都不一定能超过五位数,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兵力是分散在各处的县城与乡镇,所以也只能看当地的门派给不给力了。”

“没错,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六皇子如果有机会的话,应该都会以登城作为主要出兵点来进攻三皇子,因为距离登城最近的远西城和落鳞城都没有多少兵力,而旁边的其它几座城池也不过尔尔,所以很难抽调出援军前去支援远西城或者落鳞城,毕竟它们也已经自顾不暇了;而且落鳞城和远西城的城中都保存着大量的物资,也完全能够让那支万人大军做到以战养战,同时也占据了重要的道路节点,之后不管是回过头来吃掉附近的那几座城池,还是长驱直入的进攻粱城都可以。”

孟富贵一边说着,一边点出了远西城附近几座城池的大致位置,“这几座城池的话都没有什么特点,驻扎的兵力也就在两三千人左右,如果要坚守城池的话倒是可以再凑出两三千人,所以再加上当地的门派弟子们,只要不出太大的意外就可以守几个月的时间;但是我们之前也已经讨论过了,这些城池选择死守的可能性并不高,毕竟对于他们来说三皇子和六皇子没什么区别,所以在合适的时候选择放手对大家都有好处。因此我认为这些城池是守得住初一,守不过十五的。”

这时苗毅开口说道:“没错,我觉得三皇子也没有指望这些城池能够防守太长的时间,所以在明知道六皇子最有可能从登城出兵的情况下,也没有向这些城池增兵,因此我怀疑三皇子是已经准备好放弃这些城池!”

“苗毅你说的没错,三皇子的确是没有向这些城池增派兵力,而且他手下的精锐士兵也一直驻守在粱城和附近的荷花城,所以很多人都认为三皇子是准备死守不出。”

孟富贵想了想,点头说道:“这么做虽然是怂了一点,但是我觉得这也无可厚非,甚至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还是那句话,除非是三皇子的嫡系,否则那些太守和城主是不会铁了心的坚守不降,而且拿下这些城池的六皇子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彻底控制这些城池,毕竟他也不可能下狠手做某些事情,除非他是准备让剩下的城池都下定决心,死守到底!所以我们能够直接认定新龙帝国的大部分城池都是墙头草,你只要能让风头变得大一点,那这些墙头草就会乖乖的听命于你。”

“所以想要争夺这些城池其实很容易,说一句望风而降都不会过分,因此三皇子放弃防守这些城池也没有问题,毕竟他手下的精兵也就那么多,如果全撒出去的话恐怕是一点波澜都掀不起来,所以还不如集中兵力守住几个关键城池,然后静待事态的变化;我相信不管是三皇子还是其他的皇子,都应该知道在开始涨潮之后,自己是不可能独善其身的,除非自己愿意退出这场赌局,所以六皇子如果派出重兵来进攻三皇子的话,那么他的后防可就会出现问题了。”

刘星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没错,除非六皇子能够很快打赢三皇子,否则他在前期占领的城池都会一点点的还回去,而这一来一回反而会让他得不偿失!我有听于雷说过,三皇子最近都在荷花城训练自己的亲兵,所以我怀疑三皇子很有可能会选择几座城池进行坚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远西城就是其中之一,因为远西城的现任太守可是三皇子的老师,算是三皇子心腹中的心腹;而且三皇子也不可能放弃外围的所有城池,将兵力都收缩在粱城附近,因为这么做虽然可以让自己的防线变得牢不可破,但是在进行反击的时候也会有些力不从心,只能慢慢的进行推进。”

“所以三皇子应该会让某些城池作为支点,这不仅可以牵制更多的敌军,而且在等到合适的时候就可以来一个中心开花,迅速的夺回失地,同时还可以反过来包敌人的饺子,这样就可以快速的做到反败为胜;我想三皇子之所以会支持我们联盟,可能也是因为我们联盟的位置靠近远西城,所以三皇子就可以用赏赐我们的名义将各种物资送到甜水镇,甚至是安排一队士兵在甜水镇附近驻扎,这样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三皇子就可以命令我们去支援远西城。”

说到这里,刘星就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后脑勺,“如果事情真按照我们的想法发展,那么六皇子就有可能派兵包围远西城,而我们甜水镇距离远西城可不远啊,所以很有可能成为六皇子的新目标,尤其是当他得知我们和三皇子的关系,因此我们的压力可不小啊。”

刘星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都陷入了沉默,因为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如今甜水镇的玩家和npc都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乌合之众!

所以刘星可以想象甜水镇在面临六皇子大军的围攻时,只要没有一触即溃就算成功。

“那就只能看三皇子愿意给我们多少赏赐和帮助了,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随手放几箭,然后就往树林里面跑吧,这样也算是对得起三皇子了。”

苗毅耸肩说道:“如果三皇子愿意派兵来协助我们的话,那我们倒是可以试着多守一段时间,只是现在的时间可能不太够了啊。”

就在这时,蔡龙带着鸽饲料和一只鸽子回来了,于是苗毅一边喂着那只迷路的鸽子,一边将它身上的紫色水珠涂在了自家鸽子的身上。

然后,这只新来的鸽子就变得有些焦虑不安,在桌子上来回踱步转圈圈。

果然有问题。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