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2章 资本家的骨头

听书 - 重返1989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陆峰让马万军守好钨矿,如果扛不住了,可以多雇佣一些人,自己今天就联系外事部门进行沟通,让他把收购的所有资料整理出来,发现其中有漏洞的,及时跟当时的卖方进行补充。

挂了电话,陆峰急忙通过市里给外事部门打电话,电话打到了外事部门非洲司,陆峰把企业的情况说了一遍。

对方告诉陆峰这件事儿他们在协调中,不过能够发挥的空间不大,一来是南非的特殊的历史原因,二来则是米国和欧洲都在施压影响力,可以说南非现在已经成为了外交战场。

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因为陆峰。

陆峰听到这些话很是无语,对方告诉陆峰,现在他们能做的事情不多,只能保障人员安全。

“那有没有其他方法让南非在这件事儿保持中立?”陆峰问道。

电话那头颇为无奈,提出了一个风趣的建议,说道:“我听说你口才很好,可以试着去跟曼德拉谈谈。”

陆峰听到这个回答也很无奈的表达了感谢,随后挂断电话。

办公室内,下午的阳光穿过玻璃,将房间照耀的有些晃眼,陆峰有些疲倦的用手揉着脸,他有一种无力感,佳峰太大了,这个庞然大物被攻击的四处漏风,他堵不完的窟窿。

上一世他参加了一些总裁班,里面的老总跟他们吐槽说,管理大企业是非常累的,这个世界上最舒服的人,就是个人资产十个亿左右。

当时这话被班里的很多同学私底下拿出来说笑,现在陆峰算是确切的感受到了。

办公室门被敲响,朱立东推开门走了进来,开口道:“陆总,关于古德利举办派对这个事儿,我跟魏总聊了一下,认为非常严重,今天我给市场部开会的时候点了几个人。”

陆峰长舒一口气靠在位置上道:“想怎么举办怎么举办吧,全公司上上下下几万人,管不了啊,你去告诉一声柳城,研发公司的管理层和核心人员禁止参加,谁要是参加,直接开除。”

朱立东被这话说的一愣,坐下来道:“那年底董事局会议,怎么办?”

“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是四处起火!”陆峰拿出一包烟点着一根道:“南非那边的情况非常焦灼,我们的威胁不足以拿回丢掉的货物,反而容易丢掉南非的矿产。”

陆峰抽了一口烟,自嘲道:“这要是把矿丢了,不就相当于提刀上门要账,账没要回来,刀被人扣下了嘛。”

朱立东这才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问询了起来。

“我感觉这几年自己好累啊,处理不完的事儿,光刻机得找人运回来,冯家的事儿我也得管,现在非洲的事儿我还得管。”陆峰长叹了一口气道:“真的累了。”

“海外的事情,要不然让凯文去吧,现在海外市场部很清闲,他对于国际上的事情比较了解。”朱立东提议道。

“让他闲着吧,我怕处理不好。说起海外市场部,现在除了周边几个国家外,我们在外面也没多大的市场,他们部门能做到自负盈亏吗?”陆峰问询道。

“这几个月的时间运作的不错,主要是新加坡,泰国,菲律宾这些市场,月均利润在两三千万左右,上个月他还来总部了,跟我一块吃了个饭,说现在海外市场不行,他都见不到你了。”朱立东带话道。

陆峰笑了一下道:“当初是雄心壮志,谁知道是现在的局面,既然部门能自负盈亏就不裁撤了,那边事情紧急,我打算自己去一趟。朱总,我今年对你的期望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可能保证一两个人在董事局上出现。”

朱立东想了想点点头,旁敲侧击道:“就算是明年我们出局了,我也在家等你组建新公司!”

“用不着在家等,下半年想继续跟着我的,可以继续在飓风资本任职了。”陆峰说道。

朱立东听到这话心里有底了,点点头没说话。

“对了,新总部和天津厂区的三期厂房我就不去视察了,你们高层组个团,去看一看。只要大使那边联系好,我就出发。”陆峰吩咐道。

朱立东走后,陆峰站在楼上看着外面,只是默默的抽着烟,傍晚时分找了很多南非方面的资料翻阅。

回到家里,江晓燕打过来电话说自己加班,陆峰自己去接的多多,俩人在外面简单的点了四菜一汤,吃饱后才回的家。

“爸,你怎么愁眉苦脸的啊?”多多半躺在沙发上问道。

“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穿个裙子躺在那,那个姿势好看啊?”陆峰躺在沙发上呵斥道。

“这不是跟你学的嘛。”多多把裙子收了收道。

“爸爸在为地球的另一边发愁呢。”陆峰也是没人诉说,干脆把南非的情况跟多多说了一下。

“那么多人称赞他,不是为了称赞,就是为了让他接受难民啊,那些人多穷啊,去了不干活儿,就知道吃。”多多气鼓鼓道:“我要是曼德拉,我就不要难民,我宁愿其他人都骂我。”

“你不懂,大名一旦喊出去,没那么容易收,这里面还伴随着其他的利益,比如投资,国际上的声援,各种合作。”陆峰随口道。

“那我也不要,谁家愿意收留穷鬼,我如果有个国家的话,我就收留有钱人,聪明人。有钱人来了给我花钱,聪明人替我干活。”

陆峰稍微一想,看着她道:“你说的那是米国。”

父女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陆峰忽然想起了妙妙,朝着多多问道:“你想有个妹妹吗?”

“我妈怀上了?”

“你这孩子,都聊些啥呀?”陆峰没好气道:“谁教的你?我是说比如,这孩子都是垃圾桶捡来的,你要是喜欢,我出去遛弯看看能不能捡一个。”

“那肯定好啊,我有个妹妹,就能让她给我拿东西,端茶倒水,啥都可以指使她干。”多多得意道。

“你是长了一身资本家的骨头。”陆峰感叹道。

晚上十点多,江晓燕满脸疲倦的回来了,进门先检查了一下多多作业,随后就去洗漱了。

床上,陆峰靠在床头上说道:“我这两天可能要出去一趟。”

“去吧去吧,别说话了,睡觉,我累的都不想呼吸了。”江晓燕说完没动静了,好一会儿抬起头道:“你要走?过几天我也去河北出差啊,多多咋办?”

俩人对视一眼,都不说话了,这几年来这孩子在两口子的精心照料下,独自生存能力明显比其他小朋友高一大截,这也是企业家的痛,顾得了大家,顾不了小家。

“找个保姆吧,长期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陆峰提议道。

“保姆?把孩子卖了,咱俩都不知道,让家里人来吧,你妈或者我妈。”江晓燕说道。

陆峰听到这话有些挠头,这两家谁来都是个事儿,可是交给外人又不放心,思来想去也没个托付的人。

“从老家找个远房亲戚吧,找个人品好的,信得过的。”陆峰躺下道:“就这样,不想俩家来了鸡飞狗跳。”

江晓燕点头同意了下来。

第二天上午,陆峰接到了大使的电话,说他可以来看看,曼德拉不一定见他,不过这边的几个高层人员可以见一面,对于保证佳峰集团人员安全还是有益的,到时候让陆峰带上当初购买所有钨矿的手续,得到当局的支持。

陆峰同意后,立马通知机组人员,让飞机准备好,随时走人。

欧洲,钨矿的价格还在飞涨,索罗斯和罗伯逊确定了计划后,将钨矿的价格快速拉升,盘中一度到达七万美金大关。

已经收盘,施罗德投行总部会议室内坐着十几号人,约翰翻看着手里的资料,看向众人问道:“他们主动拉升价格是什么意思?逼死自己人吗?”

现场众人面面相觑,都不太敢说话,各自看着自己手里的分析表格。

“你说说。”约翰随便指了一个人道。

“老虎基金和量子基金对于这几家企业还是比较熟悉的,我认为他们可能掌握了其他钨矿渠道,彻底将全球钨矿期货都打上去。”

这话一出,你们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

“有没有可能,这是假象?把价格拉到高位后开始出货。”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以股票的方式去聊期货本身就有问题,聊了半天最后得出结论,还是要看这几家企业的基本情况是否得到扭转。

约翰看众人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宣布散会,事后准备跟陆峰通个电话问一下最近的情况,同时他也受邀参加了一次高层会议,在会议上得知最近在南非发生了什么,顿时感到事情不太对。

会议散去后,约翰急忙追上走在前面的施罗德首席执行官,上前低声道:“我们不能任由米国在南非施加压力,最近的期货上我们整整压上去几十亿美金,而且我们也有众多资产在那边。”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