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总裁:请别调戏未婚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www.qb5.ch

2谣言四起

就在路小漫往前一步,几乎要对着那团黑影打过去的时候,也就是对着萧景朔打过去时,她的脚似乎绊倒了什么东西,来不及睁眼,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往前重力下陷,也就是说,路小漫即将要摔倒。

感觉到这一事实后,她慌忙的随手一拉,也不管随手抓的是什么,就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死死不松开。

“完了,完了,就这么摔在这个人面前,好像有些不甘心。”路小漫倒去的一瞬间,竟然还有闲情想这个,真是小孩子不知深浅。

萧景朔当然没料到会被路小漫抓住衣服,很不习惯的拉住她的手,使劲的将那个即将到底的女生往回拽,以尽可能最大的力量拉回她。路小漫这么一个身材瘦小的女生,本身是不太重的,但加上重力和空气阻力的作用,这个过程竟然有些艰难。

还好,萧景朔还是拉回了她,可是路小漫对于这一突变,也是尽量的依靠这个人的力量,所以当她睁开双眼时,她竟然双手把着萧景朔的两只手臂,此情景约莫是琼瑶奶奶的言情剧里男主和女主深情款款的对望。

萧景朔的样子,可以称得上是绝世的帅哥了,而且他已经穿上了衣服,白色的衬衫将他显得更加俊朗。可是长得好看的人,你就温温和和的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得了,为什么总是摆一副臭架子,装什么冷酷,又不是什么冷面杀手。

路小漫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萧景朔的下巴,真是长得矮愁死人,小漫一米六的小个头,竟然眼睛平视的位置还不到萧景朔的下巴,什么天理!

不过,单看这个角度的脸型,可不可以说他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没天理啊!没天理!这么帅的一个人,竟然用他那双眼鄙视的看着路小漫。

这感觉很奇怪,总之让人不喜欢,萧景朔不喜欢,路小漫更不喜欢。

凭什么?凭什么这个男人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调戏她?何况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怎能有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发生?

“你,你这个混蛋!”意识到自己好像被耍了一样,路小漫举起手就向着萧景朔抡过去,这个色魔,这个禽兽,怎么可以离自己这么近,近的连呼吸都能听到。

“你怎么会这么暴力?”萧景朔当然不会让她得逞,打他,有第一次,不可能有第二次。他一副玩弄的姿态握着路小漫的手臂,“刚才这种情形,你还没有吸取教训?你真的很热衷于激怒我是吗?”

混蛋?禽兽?这些词语根本不具备杀伤力的形容,这种人这种事就是世风日下,世态炎凉,道德沦丧。

尽管路小漫在心里已经几乎将萧景朔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但是还是不足以解气。

“谁想激怒你!”她路小漫从来不说谎,我演我的戏,你只要配合我就好了,干嘛随便挑我刺,明明都是在努力的当演员,为什么你却总是一副大导演的样子。

“你这样很难吸引我,我不高兴了你知道后果的!”萧景朔一味的挑逊,也不怕惹怒路小漫,在他心里,路小漫是什么,成不了什么气候,只是一个被自己家人用来商业牺牲的物品。

“你放开我!”路小漫不知道有什么后果,她不喜欢这个人,甚至现在讨厌,不,应该是很讨厌。她扭动着自己的手,可是好像没有用,被那个人死死的抓住,还有那眼神,明明就是看不起自己,准确的说就是没把自己放眼里。

不知为什么,一股怒气冲上脑门,她想都不想,偏头就将萧景朔的手臂咬在嘴里,再一用力,一使劲就生生的继续将那块肉含在嘴里,死死咬住。

“啊!”萧景朔果然尖叫了,还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声音,对不起,此时某个人真的很高兴。

萧景朔早就顾不得路小漫在干什么,看着自己被咬的痛处,然后愤怒的看着路小漫,眼里在喷火,路小漫觉得没看错,可是她干嘛要怕!天不怕地不怕,难道怕你一个萧景朔不成。

“活该!”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竟然在偷笑之余还蹦出两个嘲笑的字眼。

“你这女人!”萧景朔看着早就退居到门口的路小漫,正要杀过去,将这个女人好好的教训一下,也让她以后长长记性,不是什么人的手都可以咬的,不是所有的老虎都是病猫,不是摸完老虎屁股都会没事的。

“滴答!滴答!”一阵手机铃声貌似在催促着他,他拾起搁在桌子上旁边的手机,随后紧蹙着眉头,接听了电话。

“臭小子,我一个老人家等你一早晨,你怎么还不把我的孙媳妇儿带回来,我不是说了九点到家的吗?你又到哪里鬼混去了!”

对方几乎是在咆哮,路小漫隔着老远都能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正是萧爷爷的。看到萧景朔被爷爷训了,别提心里有多高兴,她对着萧景朔做了一个鬼脸,还不忘幸灾乐祸,你也有今天,不肖子!

“是,爷爷,我马上就回去!”萧景朔放下手机,顺手将手机塞进兜里,随手拿起早就熨烫好的西服,轻快的套在身上,继而向门口的路小漫走去,他不再像刚才那么气愤,反而平和了许多。

路小漫看着他的冷静,才明白这场游戏,已经参与进来,再也没有退路。

萧景朔走到路小漫的身边,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还是瞬间荡然无存,他嘴角一挑,将手放在自己的腰间,示意着路小漫挽过去。

不是第一次,这种挽着他的情景,走出这个门,已经是第二次了,她不再是那么生疏,微微一笑,轻轻挽过他的手臂,转身和他一起走出这个门。

路小漫明白,出了这个门,便要开始演戏,一场接着一场。没有庞大的明星阵容,也不需要导演喊卡,只是需要悄无声色的引诱着所有的人,陪着萧景朔和她演戏。

而后有什么片酬,别人她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损益,但对于路小漫来说,演好这场戏,就可以拯救路氏家族,可以让日趋损益的企业再次重振往日的风采。

百益而无一害!为什么不这么做呢!至于路小漫的贞洁嘛,反正知道萧景朔不好自己这口之后,就很放心,能成为他萧景朔的未婚妻,世上还能有谁?

“萧少尽然和这个女人过夜了!”

“什么这个女人,你都不看新闻的哦,她可是萧老爷钦点的萧家儿媳,正牌的!”

听着过路的服务员的小声议论,果然,真的上了头版头条,果然消息传播的够快,快到酒店的服务员都能那这个来消遣娱乐话题。

可在听到别人说自己和自己的未婚夫过夜的时候,还是很不舒服,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是早晨她来找他而已,什么过夜,胡扯!

她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冲上去告诉她们,八卦就八卦,乱说是不可以的。萧少爷素性风流,是个什么样的人人尽皆知,睡了一夜的女人就不会再睡第二遍,她可是正牌的未婚妻,是那种随意就跟男人过夜的人吗?

可冲动还是只能冲动的想想,想实在的干点什么是不可以的。她只能将满腹的不满意化作满脸的微笑,幸福,甜蜜在脸上荡漾。

是啊,装,就是要这样装下去,让别人感受到他们有多恩爱!

萧景朔自然是知道路小漫在想些什么,这个女人,太无趣,让人一眼看透。在面对萧景朔的时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为了钱,另一种是为了色,不用说,路小漫看中了他的钱。

这种掉进钱眼里的女生他见的多了,共同之处就是会演戏。但有一点不一样的就是,别的女人对于他只有尊敬和害怕,而这个人竟然是毫不畏惧。

难道只是她还不够了解他,不知道他的手段有多厉害,还是她在见自己之前,根本就没有初步的打听一下自己。想到这里,萧景朔眉头紧皱着,忽而又开朗了的想着,“不过是为了让我注意她罢了!”

两人亲密无间的走着,脸上都是婚恋中幸福的暖意,那么真真切切。在外人眼里,谁能想到,今天只是他们第二次见面。就连路小漫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演技,能在这些人面前表现的如此从容不迫,真是太好了。

站在她身边的人平时怎么样,她管不着。他过他的,我过我的,分开后又是路人,但在一起就是最亲的人。

走出酒店的大门,果真围上来了许多当地的记者,这种阵容,昨天路小漫已经见识过了。她竟可能的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记者,然后看着萧景朔,含情脉脉。

“请问,路小姐昨天晚上和萧先生订婚典礼之后,就一直和他在一起吗?

呸!什么之后一直在一起,你们难道不调查他萧景朔的行踪吗?明明是跟另外一个女的去的酒店,怎么冤大头就变成我?路小漫虽然很气愤,但是碍于人太多,我忍!我忍!

含情脉脉是外人看来的,而路小漫本人的意思就是,剩下的交给你了,你要是敢乱说你死定了!

萧景朔看着她微笑,在大场合让自己来主宰,让别人看出她的小鸟依人,看出她和自己有多么‘恩爱’,表演很到位,技巧很高明。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